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长得帅的都类似?
    :

    萧默寒刚刚的冷酷和凌厉消失了,轻轻呼出一口气:“碍眼的人终于走了。”

    秋明月扭头,直直地盯着萧默寒:“御星晗?”

    萧默寒摸了摸鼻子:“本王刚刚扮得像吗?本王不知那御星晗说话的语气是怎样的,所以就敢说一个字,没想到那两个老东西居然被本王骗过了。小丫头,本王是不是很厉害?”

    萧默寒冷厉的眼眸里带着一丝得意,明显是求表扬的意味。

    秋明月推开他,回到竹屋里,继续剥蛇胆。

    萧默寒:“……”

    秋明月剥得相当专心致志,萧默寒在她的面前走来走去,都没有得到她半分注意力。

    萧默寒不由得有些委屈:“小丫头,我好不容易来一趟,难道这些蛇胆比本王还有趣吗?”

    秋明月抓起一把蛇,就扔到了萧默寒的身上:“剥。”

    萧默寒:“……”

    萧默寒只得认命做苦力,拿起自己的贴身短剑,一刀下去,一个蛇胆出来。

    如果之前“御星晗”搂着秋明月的情景已经让擎天破和单清水震惊得无以复加了,要是再看到“御星晗”正乖乖坐在秋明月身边,像小媳妇一样,剥着自己心爱的宠物的胆,那估计要怀疑人生了。

    两人很快解决了一堆魔兽的胆。

    秋明月将蛇胆全部扔入炼丹炉里,以灵气入药鼎,开始炼丹。

    一个时辰后,一颗绿豆大的解毒丹就炼成了。

    秋明月从空间里取出软趴趴的灵犀,将解毒丹喂着灵犀吃了下去。

    半晌后,灵犀才睁开眼睛,软趴趴地趴在秋明月的手上:“娘……娘亲。”

    秋明月紧绷着的脸终于松开了,抚摸着灵犀的小脑袋,眼神变得温柔了许多。

    萧默寒已经自动将所有的蛇尸都清理了,见灵犀醒来,这下总要轮到自己了吧……

    灵犀大难不死,显得格外粘人,两只小爪子扒在秋明月的衣服上,小脑袋拱啊拱。

    萧默寒看得怒火中烧,心中酸气往上冒着,这小东西!他,他都没拱过呢!

    下一瞬,灵犀的小身体就腾空了。

    萧默寒抓着它脖颈上的皮毛,脸色十分不善,冷眸中散发着强大的冷气。

    小东西,你居然敢动本王的人!

    萧墨寒浑身散发着冷气,足以震慑一切魔兽,但是灵犀可不怕他。灵犀眼睛水汪汪地盯着秋明月:“娘亲……”

    秋明月眼睛微微眯起,瞪着萧默寒。

    萧默寒:“……”

    萧默寒转拎为捧,语气变得极为温柔:“可怜的小灵犀,本王看看还有哪里伤了?”

    只是声音却令兽毛骨悚然,含着威胁。

    灵犀依旧不买账,眼睛里含着一泡泪:“娘亲……”

    萧默寒:“……小东西,本王给你三株千机草,快出去玩。”

    灵犀吞了吞口水,小眼珠骨碌碌地转着:“娘亲,他欺负灵犀……”

    “再加六株忘情草。”

    灵犀终于松口:“娘亲,王爷是世间难得的奇男子,你们好好玩,灵犀去孵蛋了。”

    灵犀欢欢喜喜地抱着蛋出去玩了。

    他堂堂摄政王,第一次被一只魔兽给威胁了!

    萧默寒将竹屋的门关上了,在秋明月的身边坐下,手搭在秋明月的肩膀上。

    “你和御星晗是什么关系?”秋明月径直问道。

    萧默寒道:“大概……没关系?”

    “那他怎么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秋明月继续问道。

    萧默寒:“大概……长得帅的人都差不多?”

    秋明月:“……”

    萧默寒:“小丫头,我们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却总提别的男人,我要不高兴了。”

    秋明月挑眉:“你不高兴会怎样?”

    萧默寒直接勾起秋明月的下巴,吻了下去。一时如久旱逢甘霖,她的唇很软、很甜,渐渐的,萧默寒就觉得自己的身上燃起了一股火,火越烧越旺……

    温柔的吻变得逐渐霸道起来,萧默寒的手紧紧扣住她的腰,按在自己的怀里,萧默寒恨不得将怀里的拆骨入腹……

    秋明月的脑袋瞬间成了浆糊,也没办法问御星晗的事了。她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浮浮沉沉,只有紧紧地抓住了眼前的人。

    秋明月的唇上传来尖锐的疼,这才醒神,睁开眼睛,就看到萧默寒赤红着眼睛看着她,那眼神像是凶猛的野兽,高贵、优雅,却也凶残。

    萧默寒紧紧地抱住她,等着身上的热气散去,手依旧扣得很紧。

    秋明月靠在他的怀里,小脸红通通的,小巧的耳垂也是粉红色。她漂亮的眸子里含着秋水,精巧的鼻子翕动着,嘴唇也是红艳诱人。

    “默寒,别走好不好?”秋明月任性道。

    萧默寒纵容道:“好。小丫头,我刚刚真想吃了你。”

    秋明月的手指戳着他坚硬的胸膛:“默寒,你知道怎么吃吗?”

    萧默寒张开嘴,就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表示自己很会吃。

    秋明月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眉眼里全是笑意,没了之前的冷酷和傲慢,完全就是个小女人:“默寒,你不会觉得这样就是吃了吗?”

    萧默寒点头,眼神特别单纯:“小丫头,你不会傻了吧?”

    秋明月趴在萧默寒的胸膛里,疯狂地大笑着,笑得一拱一拱的。

    堂堂摄政王,这也太纯情了吧!

    其实这也不怪萧默寒,他长到现在,除了处理政务就是修炼,不近女色,当然也不会去了解男女之事。

    纯情的摄政王,特别有让人欺负的冲动。

    秋明月不怀好意道:“默寒,不如我来教你吃吧。”

    秋明月笑盈盈的,用力一推,就将萧默寒推倒在了床上,自己爬了上去……

    萧默寒竟然有些期待。

    “呼呼……”

    秋明月刚刚对付极品魔兽,使用灵力过度,直接趴在萧默寒的胸膛上睡了起来。

    萧默寒:“……”

    萧默寒看着她的睡颜,替她脱去外袍和鞋子,枕着自己的手臂睡着。

    秋明月无意识地往他怀里缩着,萧默寒将她搂紧了。

    第二日,秋明月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身边的位置空了。

    秋明月有种莫名的失落,心里像是空了一块。

    明明说了不走的,却还是走了。

    骗子!

    秋明月心里有些气闷。

    秋明月还发现一件更气闷的事,自己被男色所惑,竟然没从萧默寒的口里问出他和御星晗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