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秋明月又赢了!
    :

    梦玄灵看着秋明月迟迟不动静,更加得意了。

    “秋明月,你不行就直接认输算了,拖延时间有什么用?”

    “是啊,现在怕了吧。刚刚吹牛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结果呢?”

    “虽然说乾坤学院很多学生都能炼出六品丹药,但是不是你这废物能做到的啊。”

    “灵犀。”秋明月用心音和灵犀交流。

    “娘亲。”灵犀怯生生的,知道自己做错事了。

    “你变成一个药鼎。”

    “哈?”

    “我不想说第二遍。”

    灵犀意识到娘亲有些生气了,赶紧钻进空间里,想着药鼎的样子,努力变了一个。

    秋明月的手伸出手,掌心朝上,下一瞬,手心里就多出一个药鼎。

    众人一见,忍不住笑出声。

    这药鼎也长得太迷你、太歪瓜裂枣了!

    这么丑的药鼎真的能炼丹吗?

    秋明月将药鼎放在手心,盘腿坐下,然后将红果放了进去,盖住了盖子。

    她用灵力化作文火,开始炼丹。

    “娘亲,我好热,冷一点。”

    秋明月收回灵力,重新发力,这次的火小了一些。

    “娘亲,这么冷,你是要冻死灵犀吗?”

    秋明月收回了灵力,再次发力,这次火大了一些。

    “炼丹最忌火力不均匀了,秋明月究竟会不会炼丹啊。”

    “红果这么珍贵的药材,被她浪费了,可惜了。”

    “用一颗红果换秋明月爬到药草园门口还是划的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秋明月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秋明月,你还是直接认输吧。我的时间有限,没空在这里和你磨。”梦玄灵道。

    秋明月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神直直盯着梦玄灵:“从这里爬到药草园门口的时间还是有的吧。”

    梦玄灵懒得理会她的风言风语。

    “快把你炼的‘六品’丹药拿出来啊。”梦玄灵道。

    秋明月打开了药鼎的盖子,从里面取丹药。

    “娘……娘亲,好痒。”灵犀笑个不停。

    “娘亲,那是灵犀的屁股,别摸。”

    “娘亲,你摸到灵犀的胳肢窝了。”

    秋明月:“……”

    一会儿,秋明月终于从里面掏出一枚靛色的丹药。

    “梦玄灵,这就是你要的六品丹药啊。”

    梦玄灵脸色一变,走了过来,那确实是六品丹药。

    她不信!

    肯定是秋明月以假乱真用原有的丹药代替的!

    梦玄灵取过丹药,放在鼻尖闻了闻,那上面居然有红果的香气!

    秋明月居然真的会炼丹,还炼出了六品丹药!

    梦玄灵的脑袋晕乎乎的,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

    这一下,众人也都震惊了。

    谁都没想到被分到丙班的人居然能炼出六品丹药。

    早上,秋明月在分班的时候确实炼出了三品丹药,但是很快传出那丹药并非秋明月炼出来的,而是她将炼好的丹药放进去。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这次无数双眼睛盯着,秋明月根本没有机会做手脚。

    难道说早上夜如绣说的话是假的,那三品丹药真的是秋明月炼的?

    “梦玄灵,这六品丹药在这里,接下来该轮到你履行诺言了吧。”

    梦玄灵站在那里,咬着唇,一句话都不发。

    她的眼眶红红的,像是随时可能哭出来。

    她可是凤离国的公主,做出这样丢脸的事,传出去简直丢了凤离国的脸。

    “什么诺言啊?”一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这男人正是甲班的老师,殷长风。

    梦玄灵红着眼睛,将赌约的事说了。

    殷长风哈哈笑了两声:“这开玩笑的事罢了,难道你这位同门真的小心眼到让你爬到门口去吗?”

    殷长风看着秋明月,脸上没有任何温度。

    丙班的人敢欺负到他甲班的头上?

    秋明月嗤笑一声,这老师还真阴险。她要是让梦玄灵爬了,就是她小心眼。之前,她一时不应赌约,还连带老师被梦玄灵骂了没骨气。

    秋明月道:“老师,我这也是为同门着想啊,她要是不爬,传出去不就没骨气了吗?当然,如果她不介意被说‘没骨气、说话不算数、不遵守诺言’,那我也无所谓啊。”

    殷长风脸色一变,这学生竟是连他的面子都不给了!乙班和丙班的学生为了能有机会进甲班,都对他很尊敬,这学生还真是不识好歹。

    殷长风被她一堵,还真没话说。

    梦玄灵的嘴唇上都咬出了血。

    爬,极大的羞辱,以后她会成为乾坤学院的笑话。

    不爬,不守诺言,同样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她现在处在两难的境地,根本不知道选哪条路走。

    梦玄灵浑身发寒,她该怎么办?

    “玄灵师妹,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先回去休息吧,这赌约的事,等你身体好了履行也可以。”夜如绣的声音插了进来。

    殷长风连忙借机道:“快扶玄灵回房间。”

    夜如绣这女人,心机还真是深,这么一句话就破解了僵局。梦玄灵的身体一直不好,是不是就可以一直不履行了呢?

    看来今天是看不了好戏了。

    秋明月有些遗憾。

    不过机会有的是,梦玄灵这一赌注,她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下了。

    辛元洲气得回了丹房,又有些不放心,转头回了药草园。

    其实也是他这个老师没用,害得他的学生总受到其他班级的排挤。

    这有什么办法呢?到他手里的学生没有好苗子,他教不出好学生,地位更低,更没有好苗子,如此恶性循环,就成了垃圾班的垃圾老师。

    辛元洲快步朝着药草园走着。

    这一次,他就是一把老脸不要了,也要护着这学生,不能让她被羞辱。

    一个小姑娘,忍受这样的屈辱,以后还不要走上歪路?!

    如果真的要爬,那就让他这个老师来爬好了!

    辛元洲决然想着!

    等辛元洲到的时候,就看到甲班的学生扶着脸色苍白的梦玄灵逃也似地离开了。

    辛元洲觉得有些不对劲。

    “梦玄灵这次是失算了。”

    “是啊,谁能想到丙班的学生真的能炼出六品丹药呢!”

    辛元洲听着那些议论声,突然愣住了。

    丙班的学生炼出六品丹药?

    他们是说——秋明月用红果炼出了丹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