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萧默寒的脸?!
    :

    御无双走到了两位院长的面前:‘擎伯伯,单伯伯,魏老师。”

    三人看到御无双,脸色都缓和了一些。

    “无双,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在朝月城的时候,我就和师妹说好了,师妹要是通过考核,就做我的嫡系师妹。她聪慧、悟性高,师父肯定会喜欢她的。”御无双老成道,“师父昏迷不醒,无双作为师父的亲传弟子,可以做这个主吧,让秋明月入御兽院。”

    从御无双一出现,其余人都震惊了。

    这秋明月难怪一进来就这么嚣张,原来是有后台啊!

    御兽院唯一的亲传弟子居然为她说话!

    看来秋明月能打破记录,成为御兽院唯二的弟子了。

    众人看秋明月的眼神顿时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两位院长也有些犹豫了:“这……”

    御院长没昏迷的时候,对御无双这个弟子的宠爱是有目共睹的,御无双的话确实有几分分量。

    魏老师很喜欢秋明月,替她说话道:“既然无双喜欢,这丫头又是一片赤诚之心,那我看……”

    “魏老师,我觉得有不妥。”南宫锦溪飘然而至,打断了魏老师的话。

    “无双,你虽然是星晗的关门弟子,但是收徒这样的大事,你也无法代替他做决定,我觉得这件事还是问过星晗好一些。”南宫锦溪道。

    “但是师父昏迷了……”

    “星晗昏迷,你们无法和他交流,但是我能和他交流,我去问问星晗的意见吧。”南宫锦溪道。

    南宫锦溪在乾坤学院的地位特殊,除了她超凡的炼丹天赋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她和御星晗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

    整个乾坤学院,也只有南宫锦溪敢直呼御兽院院长的名字了,就连其他两位院长,都得尊称御星晗一声‘御院长’。

    “收徒确实是大事,锦溪,你去问问吧。”

    南宫锦溪来到御兽院外。

    御星晗的门紧紧关着,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禁止。

    “无双,把禁制解开吧。”

    御无双不情不愿地解开了禁制。

    南宫锦溪走了进去。

    房间里云雾缭绕,寒冰床上躺着一人,一身黑衣,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依稀窥见的一丝真容,俊美无双。

    南宫锦溪在他的面前跪下,想要碰触,去被一阵光圈挡在了外面。

    “星晗,那贱人竟然妄想做你的徒弟,真是不自量力!你是我的,我不会允许任何女人靠近你的。”

    众人在聚贤堂里等着。

    过了一会儿,南宫锦溪就回来了。

    “两位院长,魏老师,我问过星晗了,他说他不想收明月师妹做弟子。”南宫锦溪道。

    “看来她没这福分啊。她想进御兽院,但是人家院长不收啊。”

    “呵呵,白高兴一场了。”

    “御无双说了不算,这御兽院院长的事,还只有锦溪师妹能做主啊。”

    御无双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扭着小脑袋,又没法辩驳,只能鼓着一张小脸。

    秋明月拉了拉他的小手:“小师兄,这可不是我不信守承诺。既然这样,那我就进炼丹院吧。”

    秋明月对御兽院和那位奇怪的院长并没有什么兴趣,要不是因为喜欢御无双……

    炼丹和炼器对她而言没什么区别,她只想快速进阶。

    事后,御无双很不高兴。

    “南宫锦溪胡说八道,师父肯定想收你做徒弟的。”

    “哟,你这小家伙,比人家小情儿还懂人家心思?”

    御无双气恼地看着她:“你不进御兽院,连‘师兄’都不叫了!”

    秋明月哄他:“我只是暂时呆在炼丹院,都以后有机会了,我就去给你做嫡系师妹。”

    “真的?”

    “真的!”

    “拉钩。”

    一大一小的两个手指勾在一起。

    御无双带着秋明月逛御兽院。

    御无双还是不甘心:“师妹,我带你去见师父吧。”

    秋明月对他师父不感兴趣,但是看着御无双兴冲冲的样子,不想灭了他的兴致。

    “好。”

    御星晗所居的凝心居,位于鹿麋山的至高点,也是整个鹿麋山灵力最浓厚的地方。

    这个地方被御星晗所占据,其余两院,不仅没有丝毫怨怼,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更可以看出这一位院长在乾坤学院的与众不同。

    秋明月跟着御无双来到凝心居。

    她完全是被御无双拉着来的,完全不知道能踏进凝心居在乾坤学院是多么了不起的事。

    整个学院,能进凝心居的不过寥寥数人。

    秋明月一踏入凝心居,就有种坐下修炼的冲动。这里的灵气实在太浓厚了。

    御无双解开了房间的禁制,拉着秋明月走了进去。

    房间里白雾腾腾的。

    秋明月隐隐约约看到寒冰床上躺着一个人。

    “那就是我师父。”御无双拉着秋明月走到了寒冰床前,然后跪了下去,“师父,无双来看你了。”

    床上躺着的是一个身形伟岸的男人,即使已经昏迷两年,他身上的肌肉依旧结实且具有爆发力。

    最诡异的地方在于,秋明月看见他的脸,觉得俊美无匹,如神祇一般。但是下一瞬,就忘记了他的长相。

    秋明月觉得有些邪。

    御无双的手搭在无形的结界上:“师父已经昏迷两年了,就那样突然昏迷,没有任何预兆的,就连单伯伯和擎伯伯都不知道原因。他们都说师父会醒过来的,但是好难等。师父是我唯一的亲人。师父昏迷的时候,身周就形成了结界,我甚至连碰触他都不行。”

    御无双的小脸上写满了伤心和难过。

    秋明月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将他搂进了怀里。

    “不过这也挺好的,其他人也不能碰触,包括南宫锦溪。”

    “你师父喜欢,你怎么就不喜欢了?”

    御无双任性道:“我就不喜欢。”

    那这御星晗还是喜欢南宫锦溪的咯。

    秋明月盯着那躺着的人,总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吸引力吸引着她。秋明月伸出手,她本来以为自己的手会碰到冰冷的结界,却没想到手直接穿了过去,碰到一个温暖的身体。

    也就在那一瞬,秋明月看见了躺着的人的长相,也记住了。

    同时,她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床上的人面色有些苍白,脸部线条冷硬,棱角分明,双目紧闭着,鼻梁高挺,薄唇紧紧抿着,俊美到了极致。

    萧默寒!

    寒冰床上躺着的人竟然是萧默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