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要进御兽院
    :

    夜如绣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秋明月怎么还活着?”

    有人道出了夜如绣的心声!

    秋明月怎么还活着?

    她明明将七品化尸丹扔进了她的房间里的!

    秋明月一脸无辜道:“我做了什么事,不能活着?魏老师,我是做错了什么事吗?”

    魏老师也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秋明月没有死,这就意味着,‘秋明月去偷锦溪的丹药,结果偷错了,偷到了毒、药,反而将自己毒死’的推断是错误的。

    而向来严谨自持的自己居然也信了。

    魏老师看着夜如绣。如果不是她说秋明月死了,自己也不会先入为主,看到那一滩血水就以为秋明月死了。

    夜如绣在魏老师怀疑的眼神下,几乎绷不住:“那滩血水怎么回事?”

    秋明月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红:“啊,我的灵兽是母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量有些猛。”

    魏老师更加尴尬了,瞪着夜如绣:“如绣,我需要一个解释。”

    夜如绣只得咬牙坚持:“秋明月偷了锦溪师妹的丹药是事实,锦溪师妹可以作证。”

    秋明月看着南宫锦溪,表情无辜:“锦溪师姐,你看到我偷了丹药吗?”

    秋明月和夜如绣两个人对峙,夜如绣明显处于劣势,被牵着鼻子走。

    南宫锦溪不想再纠缠下去,影响自己的声誉,直接道:“昨晚天太黑了,我估计是看错了。我相信明月师妹。”

    南宫锦溪这话一出,夜如绣直接哑口无言!

    夜如绣对于南宫锦溪就是一个卒,当卒有危险的时候,南宫锦溪就会毫不犹豫地弃卒保帅。

    秋明月比夜如绣更懂得这个道理。

    事情变得对自己越来越不利。

    夜如绣勉强露出一个笑,改口道:“看来都是一场误会。”

    秋明月勾起一抹冷笑。

    误会?可没这么简单就结束!

    “魏老师,我来乾坤学院前一直对学院怀着一丝很美好的期待,觉得乾坤学院是个开明、友善的地方,所以一直很努力。但是现在……如绣师姐没有告诉我聚贤堂的位置,我问了很久,才找到聚贤堂,等到了的时候,又有人告诉我你们来了我住的地方。等回来的时候,大家就说我死了,还说我偷了丹药。”秋明月咬着嘴唇,满脸委屈地看着魏老师,“魏老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秋明月这话里处处玄机,意在指责夜如绣不负责任,而且还冤枉她。

    秋明月的无辜可怜更衬托出夜如绣的不负责任和公报私仇。

    魏老师向来视规矩为一切,此时对自己最骄傲的学生已经失望透顶。

    他以为夜如绣也是公正的人,没想到居然看错了人。

    魏老师立即道:“乾坤学院确实是一个开明、友善的地方,刚刚发生的事是一个特例。夜如绣,你处事轻率,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还不向师妹赔罪!”

    她一个在学院里颇受爱戴的师姐居然要向一个师妹赔罪!

    秋明月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里面带着一丝嘲弄。

    夜如绣心中不甘,但是在魏老师的严肃的眼神下,只得道:“师妹,对不起。”

    秋明月依旧一脸天真无邪:“师姐,如果我说你死了,还说你偷了锦溪师姐的丹药,我说一声‘对不起’,你回原谅我吗?”

    夜如绣脸色一白。

    “师妹,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不要这么咄咄逼人的好。”

    “老师,师姐她威胁我。”秋明月咬着嘴唇,眼泪泫然欲滴。

    魏老师彻底怒了:“夜如绣,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接班人培养的,你太让我失望了。下去领罚,三十棍!”

    魏老师说完就转身离去。

    秋明月紧随其后。

    夜如绣站在那里,气得差点晕过去。

    她这次出手,不仅秋明月没死,还失去了魏老师的信任,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秋云泽紧紧挨着秋明月走着,朝着秋明月竖起一个大拇指。

    他姐厉害着呢。

    这乾坤学院的人会慢慢见识到。

    等人走光后,灵犀一下叫跳到了秋明月的头顶,用小爪子把她的脑袋弄成一团杂草。

    “娘亲,灵犀不是母的,灵犀、灵犀每个月才没有那么几天。”灵犀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

    好害羞~

    秋明月将小龙猫从脑袋上提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它:“小东西,你懂得还挺多的啊。”

    “这、这是常识。”

    秋明月直接从它的怀里掏出一本拇指大的小书,字很小,少儿不宜。

    “没收了。”

    灵犀:“……”

    这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早知道自己就假装一次母兽好了……

    …………

    聚贤堂。

    两位院长已经到了。

    炼器院院长擎天破、炼丹院院长单清水,都是五十左右的年纪,单清水浑身药香、气质优雅,擎天破面容俊朗、气势不凡,两人站在一起,各有千秋,谁都无法掩盖谁的光芒。

    二十个学生,按照上交的物品分配了学院。

    秋云泽是炼丹院,宫天河和甄宝都是炼器院。

    轮到秋明月……

    “秋明月,你是想进炼丹院还是炼器院?”魏老师用最和蔼的语气问道。

    秋明月道:“我想进御兽院。”

    擎天破和单清水对视了一眼,单清水开口道:“御院长基本上不开门收徒,这么多年了也只收了一个徒弟。两年前,御院长昏迷不醒。但是按照惯例,他是不会收徒的。”

    魏老师也赶紧劝道:“秋明月,炼器院和炼丹院也很强,拥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材料和最好的鼎炉,你要是学成,将来也前途不可限量。”

    他怕这丫头在两位院长眼里留下不好的印象呢。

    秋明月道:“但是我答应一个人,要进御兽院。”

    魏老师有些气了:“你这丫头,怎么不识好歹呢?这个让你许下承诺的人也是没脑子的,御兽院是这么好进的吗?”

    旁观的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御兽院,那可是乾坤学院中的乾坤学院,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想进就能进的。”

    “御兽师比炼丹师和炼器师厉害了许多,要是能统帅天下魔兽,那该多厉害啊。”

    “御兽院院长很神秘,多年前我有幸见一面,那风骨,真叫人永生难忘。”

    “而且御院长基本不收徒,这丫头做白日梦呢。”

    “魏老师,师妹不是不识好歹,是信守和无双的承诺呢。”稚嫩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正是御兽院院长唯一的弟子,御无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