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臭虫的味道怎样?
    :

    秋明月一直在躲避,每次金子晋要刺中要害的时候,秋明月都堪堪躲过。

    金子晋越来越兴奋,下一招肯定必中!

    小贱人,居然敢反抗自己,本公子今天就要你知道厉害!

    金子晋将所有灵力聚集在剑尖,朝着秋明月的胸口刺去!

    轰!

    眼前的桌子化成了碎片,但是秋明月呢?

    金子晋一惊。

    声音在背后响起:“你在找我吗?我在这里啊。”

    金子晋立即回头,只看到秋明月的身影一闪而过。

    “我在你背后。”

    金子晋立即转身。

    “呵呵。”

    笑声在背后响起。金子晋再次转身……

    金子晋一直在原地打转,根本看不到秋明月的人,也无法发起攻击,转到后面头晕目眩,下一瞬,金子晋便感觉脖子一凉,秋明月手里的破铜烂铁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虽然是破铜烂铁,但是也能要他的命啊。

    金子晋连忙道:“师妹,有话好好说。”

    “坐下!”

    金子晋就在椅子上坐下。

    秋明月将那碗满是臭虫的饭推到了金子晋的面前:“吃!”

    金子晋的脸色瞬间白了:“这怎么能吃?”

    “师兄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这可以补充营养,你不是要我尊师重道吗?我现在就把这充满营养的饭留给师兄吃啊。”秋明月笑得十分无害,在金子晋眼里却如小恶魔一样。

    他低估了这个土包子!

    秋明月手里的剑抵得用力了一些:“吃!”

    “你要是杀了我,你也会被逐出学院的!”

    秋明月轻笑道:“我是被逐出学校,但是你却死了。”

    疯子!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秋明月不怕,他怕!

    金子晋脸色一白,只能张开嘴,将那混杂着臭虫的饭吞了下去。

    呕!

    恶心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金子晋想要呕吐,秋明月又将一勺抵到了他的嘴边。

    “天啊,好恶心,那可是混杂着臭虫的饭!这么难吃都能吃下去。”

    “是啊,我看着都觉得想吐。”

    夜如绣听到里面的议论声,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这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

    金子晋是南宫锦溪的头号仰慕者,她故意告诉金子晋,秋明月惹南宫锦溪不开心了,金子晋立即摩拳擦掌要狠狠教训秋明月一番。

    金子晋将臭虫倒进秋明月的碗里时,就立即有人去禀报负责学院纪律的魏老师。夜如绣作为魏老师最得意的学生,很多事务都由她通传。

    夜如绣拖延了一点时间。

    她就是想让那个土包子学学怎么做人。

    夜如绣跟在老师的身后,一起走进了饭堂,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整个人惊呆了。

    吃臭虫饭的不是秋明月,而是金子晋!

    金子晋的嘴里塞满了饭,臭虫还在里面爬着。

    好恶心!

    夜如绣一进去,秋明月就朝她投来一瞥,眼神里竟是带着一丝蔑视。

    气死她了!

    金子晋这个废物!

    夜如绣尽管心里如泼妇一般大骂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依旧骄傲出尘。

    “住手!”老师大吓一声。

    秋明月这才放开他,金子晋直接朝着地上呕吐了起来。

    呕!

    他像是要把胃吐出来一样。

    魏老师命人给了他一颗平胃丹,金子晋才好一些,但是脸色发青。

    一想到他吃了臭虫,其他人都离他远远的。

    秋明月冷笑着看着这一幕,要不是自己足够厉害,现在他的下场就是自己的下场。

    在乾坤学院,强者为尊的法则依旧适用。

    “究竟怎么回事?”老师问道。

    金子晋立即指向秋明月,仇恨道:“是她,她不仅殴打同门,还强迫同门吃下有臭虫的饭。老师,我恳求将她逐出学院!”

    魏老师主管纪律,为人严苛,学生犯错,必定重罚。

    呵呵,秋明月,这可是你自找的!

    夜如绣决定加一把火:“明月师妹今天刚入学就殴打师兄……”像是有些难以相信。

    金子晋立即道:“老师,您看我身上的伤痕,都是她打的!”

    夜如绣更加震惊了:“金师弟这伤……明月师妹,你这是起了杀心啊。”

    “是啊,我要不是躲得快,就被她杀了。”

    “明月师妹,刚入学的时候不是一人发给你们一本校纪吗?难道你都不看的吗?”

    这两人一唱一和之下,魏老师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秋明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乾坤学院没法容下你这样目中无人、没有纪律的学生!”

    金子晋的眼中闪过一丝大仇得报的快感。

    当然不是赶出学院那么简单,只要秋明月踏出乾坤学院一步,自己就要了她的命!

    夜如绣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丹阳,姑姑帮你报仇了,秋明月入学第一天就被赶出学校,将会成为整个天下的笑柄!她的修行路彻底完了!

    诡异的寂静。

    秋明月沉默片刻:“老师,我做这些其实是为了维护师兄的声誉和学院的纪律。”

    “你说什么?”

    “老师,你看,师兄让人杀我,我要是不反抗,那师兄就违反了校纪第一条,不能残杀同门。师兄往饭里加臭虫,我要是不帮助师兄让他把饭吃掉,那他就违反了校纪第三条,不准浪费粮食。这无论哪一条,师兄都会被赶出学校。我刚刚入学,更知道进入乾坤学院有多难,怎么忍心师兄被赶出学校?”

    秋明月这话一出,事情瞬间就发生了反转。

    秋明月不是行凶者,转眼成了关爱同门的好师妹。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

    “你、你胡说八道!”金子晋大吼一声。

    “校纪第二十八条,公共场合不能大喊大叫。这虽然不用开除学籍,但是也得罚抄《冥思心经》三百遍。”秋明月用同情的眼光看着金子晋。

    金子晋连忙闭嘴,忍着怒气低声道:“老师,她冤枉我。”

    “你是在质疑老师的判断力吗?学校饭堂有录像石,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老师都知道。”秋明月道。

    金子晋呆愣地看着她,哑口无言。

    魏老师是个刻板的人,奉校纪为神圣,秋明月一个刚入学的学生能背出这么多校纪,他其实已经刮目相看了。

    魏老师从录像石里看到刚刚发生的事。

    金子晋往秋明月的碗里加臭虫。

    金子晋的人先动手。

    谁对谁错,一目了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