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让本小姐吃臭虫?做梦!
    :

    “如绣,你带着四位师兄师妹在学院里走走吧。”

    一身白衣、面容温婉的女子,从黑暗里走了出来,恭顺道:“弟子遵命。”

    夜如绣带着四人出去。

    “院长,刚刚那两个学生真是高傲,您跟他们说话,居然只是点了点头!”

    “他们有高傲的资本,一个年级轻轻玄力境,还有一个竟看不出修为……”

    “学院里随便一个学生不都玄力境?”

    “那个叫‘秋明月’天赋很好。”

    “再好能好的过院长您最得意的弟子锦溪小姐?”

    “哈哈哈,你怎么能跟锦溪比?天下都没有几人能跟她比,她是本院最骄傲的学生。”

    夜如绣带着四个人在学院里走着。

    一阵曼妙的乐声传了过来,让人如痴如醉,沉迷其中。

    “姐姐,你快看。”秋云泽叫道。

    秋明月扭头看去,就看到湖心亭中,百鸟绕梁,凤凰展翅,一年轻女子坐在那里,双手抚琴,身姿曼妙。百鸟环绕着她起舞,那女子如画卷里走出的仙子一般。

    女子站了起来,白色纱裙随风轻飘,她翩跹的身姿便一览无余,腰肢纤细,足下轻盈,不染纤尘,圣洁如雪。白皙的脸更是自然完美的造物,水润的杏眸,长长的睫毛,美丽清冷,又不失妩媚。

    行走的学生都忍不住停下来看着这一幕,完全看得呆住了。

    “锦溪师姐好美……”

    “百鸟绕梁,锦溪师姐的音阶又更进了一步。师妹不仅是炼丹天才,还是少有的音律师。”

    南宫锦溪走到了众人的面前,声音如空谷泉水一般悦耳:“师姐,新入学的师弟师妹?”

    “是啊。”夜如绣道,“锦溪师妹,几天不见,你又进阶了。锦溪师妹,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我一直觉得锦溪师妹是天下无双的,直到今天我看到了明月师妹,你们俩就像日月争辉,也只有明月能和你匹敌了。”

    夜如绣说着,就拉着秋明月的手走到了南宫锦溪的面前。

    秋明月没有看南宫锦溪,而是看向夜如绣,似笑非笑。

    这女人并不是在夸她,而是在给她树敌啊。

    夜如绣被她的眼神看得背后发寒,下意识地垂下了目光。

    “什么,这个土包子也能和锦溪师妹相比,夜师姐别是瞎了吧?”

    “秋明月?没听过,肯定不是出自世家。不知道是哪个山旮旯头出来的,走了狗屎运被学院录取了。”

    “看她穿的衣服,居然是普通的衣服,这也太穷了吧。那剑居然是三品神器,天啊,我丢在垃圾桶里都不会捡起来。”

    一群人窃窃私语道。

    南宫锦溪笑着道:“这位师妹,确实不错呢。”

    说完就翩然离去,转身那刹那,眼神迅速冷了下去。

    “小姐,气死我了,那个土包子居然想和您比,您怎么不狠狠地教训她?”侍女喜鹊忍不住道。

    “本小姐和她动手,岂不是降低了本小姐的身份?喜鹊,臭虫虽然碍眼,但是你踩死它,那就惹了一身臭了。”南宫锦溪道,眼睛里充满了不屑。

    “小姐,您真聪明。就算有臭虫,也不用您亲自踩死的。不知道多少人愿意为您效劳呢。”喜鹊轻笑道。

    秋明月这边。

    夜如绣转身要离去。

    “夜如绣,大岳的皇姓,再看你的年纪,你是夜丹阳的姑姑?”秋明月道。

    这女子确实比她想象的聪明,夜如绣转身,含笑道:“是啊,丹阳特意让我这个姑姑好好照顾你呢。”

    夜如绣的眼里没有丝毫笑意,反而带着一丝冷气,说着就离去了。

    因为夜如绣的一句话,秋明月就和“脸皮厚”、“不知天高地厚”联系在了一起,成为了新生里的笑柄。

    午时,饭堂。

    秋明月四人坐在一起用餐。

    “哟,这不是今天新来的师弟师妹吗?怎么吃这么点啊。小小年纪,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呀。”一年轻公子站在他们的面前,语气夸张道。

    这公子浑身都是神器,金光闪闪,财大气粗,就是南宫锦溪的头号追求者,金子晋。

    “这是明月师妹吧。师妹,师兄来给你加餐了。”金子晋说着,就将一把臭虫倒进了秋明月的碗里,还用筷子搅了搅。

    顿时,一阵臭味扑鼻而来。

    “师妹,这里面富含营养,特别美味,你一定要吃完哦。”金子晋笑眯眯,眼神里却含着威胁,“校规第一条,浪费粮食是要被开除学籍的。师妹好不容易进来乾坤学院,该不会想被灰溜溜地赶出去吧?!”

    明晃晃的威胁啊!

    “你在欺负人!”秋云泽忍不住站起来道。

    秋明月将他拉了下来,又扫过要动手的另外两人。秋云泽、甄宝、宫天河都只能憋气地坐着。

    “无论我发生什么事,你们看到什么,都不要理会。”秋明月道。

    秋明月在这三个男人面前很有威信,三个人都乖乖地点了点头。

    这一幕在金子晋看来,就是害怕了。

    他笑得更加嚣张:“师妹,你这么矜持,是想我喂你吗?”

    “既然你说很美味,那我就让给你吃吧。”秋明月大方道,将满是臭虫的饭推到了金子晋的面前。

    金子晋的脸色一变:“秋明月,你今天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乖乖吃了我就饶你一次,不吃,哼哼。”

    “我想知道‘哼哼’是什么。”

    “你!来人,喂她吃下去!”

    金子晋话音落,他的随从们就围了上来,朝着秋明月打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金子晋冷笑一声。

    砰!砰!砰!

    转瞬,那些攻击秋明月的随从们就全部摔在了金子晋的脚下,金子晋顿时傻眼了!

    这女人,这女人怎么这么厉害?居然一招解决了他的随从!

    “原来‘哼哼’不过如此啊?”秋明月轻蔑道,“我还以为多厉害呢。”

    金子晋气急:“秋明月,是你先对本公子的人出手的。你一个新生就这么嚣张,完全不把我这个师兄放在眼里,我今天就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

    金子晋说完,就拔出剑,朝着秋明月刺去,顿时,剑光闪耀,直指要害!这哪里是教训,明显是要秋明月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