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沈夜荷自取其辱
    :

    秋云泽和秋明月之后,是宫天河和一个不知名的少年。

    四个人走到了监考官的面前,将自己从乾坤秘境里的东西放进去。

    每人一个盒子,盒子上写着每个人的名字,东西放进去后,盒子就合上,只有主考官才可以打开盒子,判断能不能通过考试。

    “请四位到等候区等候结果。”

    四个人就走到了等候区。

    秘境的门再次打开,这次出来的就是丹阳公主了。

    比起前面四个人,丹阳公主显得格外狼狈,脸上全是伤痕,身上居然还披着一件男人的衣服。

    丹阳公主将自己拿到的东西交了上去。

    她一到等候区,沈夜荷连忙走了过去,脱下自己的披风披在了丹阳公主的身上:“看来我儿遇到什么稀世珍宝了,经过一场恶斗才拿到的吧。”

    丹阳公主低下头,眼睛里闪过一丝心虚。

    沈夜荷并没有看到。

    等待结果的过程格外漫长。

    秋明月一派怡然自得的样子,脸上没有丝毫紧张。不仅如此,就连她身边的两个少年都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是知道自己没戏了,所以一点都不紧张吧。”

    “是啊,所以只有丹阳公主紧张。”

    “你们说秋明月和她那个废物弟弟上交了什么?不会是路边捡来的石头和野草吧?”

    “这样随便,小心惹怒了主考官,下次连参与的资格都没了。”

    众人一边等着结果,一边议论道。

    本来有人提议开赌局的,却被人骂了回去,这不是明摆着丹阳公主赢吗?赌什么赌!

    过了一会儿,主考官的结果就出来了,写在一张绢布上,递给了监考官。

    “现在,由我来宣布结果。”监管官庄严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结果。

    “朝月城参加第十六届乾坤学院的学生共三万人,进入第二关的共五十人,进入第三关的共二十人。最终通过入学考试,被乾坤学院录取的共四个人。”

    四个人!

    怎么会有四个人?

    人群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有些意外。

    监考官继续道:“这四个人的名字是:宫天河、秋明月、秋云泽、甄宝。”

    监考官的名字一报出来,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五个人,最应该录取的居然没录取,最不应该录取的居然全都录取了。

    “监考官大人,你不会说错了吧,你刚刚说的是不被录取的名单吧?”沈夜荷不禁问道。

    监考官看向她,面色有些不悦:“皇后娘娘,我念过书,识字。”

    “不,我的意思是秋明月和秋云泽不可能通过入学考试的。而本该通过的我的女儿却没有名字。”

    “皇后娘娘,那你在质疑主考官的判断吗?”监考官看向她,面色已经相当不悦。

    沈夜荷知道乾坤学院不能得罪,但是她根本不能接受这件事!

    沈夜荷的女儿和废物儿子都通过了考试,为什么她的女儿不行?肯定是有什么问题。

    “我要求主考官呈现刚刚他们交上去的东西。”沈夜荷道。

    “皇后娘娘,你是在公然挑衅乾坤学院的威严。”

    “是又如何?你们给出的结果太不可信了。”沈夜荷强硬道。

    监考官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有人走了过来,在监考官的耳边说了什么,监考官道:“主考官同意呈现刚刚五位学生交上来的东西。”

    很快,五个盒子就摆在了监考官的面前。

    监考官一一打开。

    “宫天河,鬼面蛇内丹。”

    鬼面蛇那是相当稀有啊!

    “甄宝,八品魔兽白狼之皮。”

    八品魔兽的皮毛,那绝对是无价之宝!

    “秋云泽,奇异果。”

    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异果!

    “秋明月,重明鸟之蛋。”

    天啊,神兽之蛋!

    这一样比一样珍贵,看的众人完全傻眼了。

    “丹阳公主,含羞草,六品灵植。”

    这最后一个报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笑出声。含羞草属于谁家门口随便一扯就一大堆的那种。虽然是六品,可炼丹,但是和前面四个无价之宝比起来,那就像路边的杂草,太不值钱了。

    “皇后娘娘,你的意思是乾坤学院该录取交了含羞草的学生,而不要交了重明鸟之蛋的学生?”监考官问道。

    沈夜荷感觉到无数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都在嘲笑着她。

    她堂堂皇后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

    沈夜荷拉着丹阳公主就上了马车,一进马车,就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丹阳公主的脸撞在马车上,吐出一口血,脸迅速肿了起来。

    “废物!我好不容易拿到了《乾坤秘境攻略》给你,你居然给我这么个结果!”皇后气极。

    “《乾坤秘境攻略》就是垃圾!还不如秋明月在地摊上买的攻略!”丹阳公主愤怒地回嘴道。

    皇后母女恶狠狠地瞪着对方,互相指责着,没有之前的母女情深,就像两个非要争个输赢的泼妇。

    ……

    沈千柔左手拉着秋云泽,右手拉着秋明月,口里一个劲儿地念道:“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秋明月笑着道:“娘,你可以掐一下云泽,如果疼的话,就知道不是做梦了。”

    沈千柔从善如流,掐了一下秋云泽,秋云泽露出吃痛的表情。

    沈千柔道:“原来是真的,不是做梦。”

    秋云泽:“……娘,姐姐,你们欺负我。”

    秋云泽的表情变得可怜兮兮。

    秋明月眸光一闪:“不准欺负吗?”

    秋云泽的表情立即转为讨好:“行,您俩老开心就好。”

    沈千柔决定做一顿好吃的,好好庆祝一下。

    今晚月色正好,三个人好好吃了一顿,就坐在院子里赏月。

    沈千柔开心之余,又有些难过:“这样的夜晚只有一个了,明天你们就要跟着乾坤学院的人去乾坤学院了。乾坤学院建在三国交界的鹿蘼山上,一旦入学,不得随意下山,以后你们俩就不能回来了,再见面就是四年后。”

    沈千柔很快转悲为笑:“这么好的事,我难过什么呢?明月,云泽,你们完成了娘未完成的梦想,到了乾坤学院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学有所成。而且,你们让娘好好出了一口气,以后谁敢瞧不起、欺负我们?”

    秋明月和秋云泽坐在沈千柔的两边,脑袋靠在沈千柔的肩膀上。

    “娘,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不用担心。”

    “娘,你要注意身体。紫嫣和秋瀛会保护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