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后辈无能?
    :

    丹阳公主蹲了下来,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秋明月,没想到吧,连上天都在帮本公主呢!”

    秋明月冷着脸看着她,体内的灵力涌动地越来越厉害,她必须找一个地方静下来修炼进阶,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走火入魔。

    但是,现在她的处境很不妙。

    丹阳公主看蝼蚁一般看着秋明月:“选个死法吧。”

    这种将秋明月踩在脚底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公主,这样让她死了岂不是便宜她了?”沈阳陌连忙道。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不如把她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切下来,等最后一块肉切完的时候,再一剑刺入她的心脏?”沈阳陌建议道。

    丹阳公主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从哪里下手呢?”

    丹阳公主手里的匕首在秋明月身上比划着,最终停在她的脸上:“就从这里开始吧。”

    丹阳公主手里的匕首刚要刺下去,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

    那只手的力气很大,几乎将她的骨头捏得碎裂开来。

    丹阳公主一转头,就看到宫天河冷漠的侧脸。

    刚刚秋明月要杀自己,宫天河作壁上观,现在自己要杀秋明月,宫天河怎么出手了?

    “天河哥哥……”

    咔嚓!

    丹阳公主的手直接断了,她手里的匕首就落在了地上。

    宫天河蹲下了身,眼睛里露出一丝柔情,将秋明月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走到秋云泽和甄宝身边,手一挥,他们身上的束缚就消失了。

    丹阳公主脸色惨白,捂着自己的手,看向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嫉恨。

    宫天河居然救了秋明月,对她那么冷漠,却对秋明月那个温柔!

    宫天河,真是瞎了眼!

    秋明月,真是个狐狸精!

    引诱了默寒哥哥,现在居然还引诱宫天河!

    宫天河抱着秋明月进入一个山洞,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垫在地上,让秋明月坐在上面。

    秋明月盘腿坐着,体内的灵力涌动地越来越厉害,她深吸一口气,开始调息,引导着体内的灵力。

    秋云泽和甄宝在旁边看着,大气都不敢喘。

    轰隆!

    一声惊雷自头顶响起,秋云泽和甄宝都忍不住跳起来。

    进阶了!

    秋明月也睁开眼睛,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她卡在玄力境二阶这么久,终于突破到了第三阶!

    自己要突破二阶,确实和乾坤学院有关。

    秋明月看着宫天河:“多谢。”

    宫天河摇头:“你不用谢我,我是在做我想做之事。”

    真是个怪人。

    寻宝的路继续前进,只是秋明月的队伍由三个人变成了四个人。

    秋明月在前面走着,宫天河就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秋明月想进御兽院,秋云泽想进炼药院,继续壮大他绝品丹铺的生意,甄宝想进炼器院。所以他们必须找到对应的三样东西,秋明月得到了重明蛋,解决了自己的问题,接下来就是极品药材和极品炼器药材了。

    没过多久,他们在悬崖边找到了极品药材奇异果。

    奇异果百年一开花,百年一结果,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药材,这是灵植空间里没办法种出来的,只有野生的,可以炼制七品还魂丹,只要魂魄尚在,都可起死回生。

    但是越珍稀的药材,就更有魔兽看守……

    树下的白骨就说明了一切。

    秋明月伸出手,拦住了想要靠近的秋云泽和甄宝。

    秋明月只觉得这奇异果数危险,怎么也没想到这其实是一个陷阱。

    浓雾掩盖了悬崖石壁上的几个血红的大字,这其实是一处封印,封印的是当年吞噬魂魄无数的大恶人风斩天。

    被封印的空间里,两个人坐在石桌的两侧。

    秋明月等人看不到里面的景象,里面的人却可以清晰地看清楚外面发生的一切。

    一白发白须的老者狂笑道:“哈哈哈,有人来了,只要本座的魔兽再吞噬一个魂魄,它就可以打破封印,将本座救出去了,那个时候,本座就毁了这个秘境!”

    这老者正是风斩天。

    另一人正是当年亲手封印风斩天的正派人士无崖子大师。

    两人都是一缕虚魂,要是风斩天一旦出去,无崖子再也没有第二次封印他的能力。

    无崖子看到有人靠近,紧张起来:“不过几个小子,看到奇异果数下的白骨,恐怕被吓得不敢靠近了。”

    风斩天笑道:“你低估了人的贪婪心,本座知道,他们一定会过来的!”

    无崖子紧紧盯着那几人,心里祈祷着,不要靠近!

    “姐姐,我们就不要这奇异果了吗?”秋云泽问道。

    “当然要,但是你们不准过去。”秋明月道。

    “姐……”

    “听话。”

    秋明月眼神一凝,秋云泽就乖乖点头。

    秋明月走了过去。

    宫天河想要跟着。

    “你也不准去!”

    宫天河只能将脚步收了回去。

    秋明月的语气很凶,但是还挺受用的。

    “你看着他们两个。”秋明月对宫天河道。

    宫天河点头:“好。”

    宫天河扭过头,盯着秋云泽和甄宝两个人看着。

    秋云泽:“……”

    甄宝:“……”

    看着还真是看着。

    “哈哈哈,还是个漂亮的女娃娃,玄力境三阶,肯定很美味,本座的灵兽这一次肯定可以饱食一顿了。”风斩天大笑道。

    无崖子一脸愤怒!

    贪婪害死了这么多人,奇异果树下白骨累累,但是依旧有人前仆后继,不怕死地过来夺宝!

    玄沧大陆的后辈真是不行了!

    本事没见长,倒是一个比一个还要贪得无厌了!

    自己当年费尽心思将风斩天这个恶人封印,没想到就败在后辈这些废物身上!

    封印里的无崖子气得暴走。

    风斩天则一脸喜意:“小宝贝,猎物来了,准备好出场,别一口吞下,要慢慢吃,才能品尝出美味哟~”

    秋明月一靠近,四周冷寂。

    越冷寂就说明越危险,秋明月手里的灵力鞭挥出去,卷住了一个奇异果,用力一扯!

    呼!

    一道白色的影子从树后面跃了出来,直接朝着秋明月扑去!

    这竟是一只八品魔兽白狼!

    秋明月看着它白色的皮毛,顿时眼睛一亮。

    这八品魔兽的皮毛可是炼器的好材料,要是她一并拿了奇异果和这白狼的皮毛,那就一箭双雕,直接可以出秘境了。

    秋明月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白狼,看得脾性暴躁的魔兽都背后发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