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报复回去!
    :

    “是不是恨得要杀了我们啊?但是很可惜,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你这挣扎害怕的样子真有趣,哈哈哈哈。”

    “别跟他废话了,快送他上西天吧。”

    宫天宝拿出匕首,就要割断秋云泽抓着的藤蔓……

    哈哈哈,秋云泽,这一次,你死定了!

    见鬼去吧!

    秋云泽的心里眼里全是不甘心!

    他不想死!

    他死了,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姐姐和娘肯定很难过,而仇人泽拍手称快!

    他为什么这么没用?在仇人手下,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宫天宝狰狞地笑着,匕首靠近藤蔓……

    砰!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一瞬,宫天宝突然觉得手一疼,手里的匕首就落在地上,下一瞬,他的身体就猛地飞了出去。

    “秋明月!”宫天宝和沈阳陌俱是一惊!

    秋明月站在那里,风吹起她的黑发,黑色衣袍发出猎猎的声音,她绝美的脸上蒙着一层黑雾,冷静肃杀,浑身都是煞气,十分骇人。

    女人怎么能出现在浮生梦里?

    “姐姐!”秋云泽紧紧地抓着藤蔓,宛如抓着最后一丝活着的希望,看着秋明月,像是做梦一样。

    秋明月走了过来,拉住了藤蔓,用力一拉,就直接将秋云泽拉了上来。

    “姐姐!”

    六年前,他坠落悬崖,直接坠落到最痛苦的深渊,六年后,命运重复,他姐姐却如天神一样降临,救了他。

    他得救了!

    秋云泽紧紧抓住了秋明月的手。

    “云泽,我来了。”秋明月表情温和道,转而看向沈阳陌和宫天宝,表情瞬间转冷,眼神如寒冰一样慑人。

    沈阳陌站在那里,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僵了,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秋明月靠近。

    这女人怎么会出现?

    坏他们的好事!

    沈阳陌感觉到秋明月的杀意,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拿着剑,直接朝着秋明月刺去,秋明月伸出手,直接抓住了他的剑刃。

    沈阳陌手里拿着剑,刺也刺不进去,扯也扯不出来。

    秋明月冷笑着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跳梁小丑。

    啊啊啊!

    沈阳陌直接弃剑,手里聚集灵力,拳头朝着秋明月轰去。

    秋明月后退了两步,躲过了他的拳头,转而一脚踹在他的腰上。

    砰!

    沈阳陌摔在地上,头直接钻进了土里,一动不动!

    喀嚓!

    喀嚓!

    两声响声后,沈阳陌的手就断了,无力地挂在两侧。

    “云泽,想要报仇吗?”秋明月问道。

    秋云泽重重地点头:“做梦都想!”

    这几年他过得暗无天日、猪狗不如的日子,都是拜这两人所赐!浓烈的恨意完全占据了他的心脏!

    刚刚这两人对他做的事也是无耻至极,让他恨不得将他们挫骨扬灰!

    秋云泽走到了沈阳陌的面前,一巴掌狠狠地打了过去。

    啪!

    又是一巴掌!

    秋云泽像是疯魔了一样,一巴掌一巴掌地甩在了沈阳陌的脸上,最后成了拳打脚踢,要将这些年受得委屈和痛苦完全发泄出来!

    沈阳陌也从最开始的嚣张变成破布一样,开始求饶。

    “秋云泽,别打了,我错了……”

    宫天宝看着这一幕,正准备悄悄离去。

    只是他还没有走几步,衣服突然被一只手抓住了。

    秋明月笑着,但是那笑却让人从脚底冒出一股寒气。

    “宫天宝,你和沈阳陌不是好兄弟吗?这上西天的好事,怎么能少了你呢?”

    宫天宝的身体都忍不住发抖起来,强行争执道:“秋云泽,这算什么本事?自己打不过我,还要靠一个女人!”

    秋明月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砰!

    宫天宝的身体狠狠地摔在地上。

    轰!

    灵力球轰在他的腹上,宫天宝吐出一口血。

    喀嚓!

    宫天宝身上的骨头被碾碎。

    “呵,你被一个女人打成死狗就是本事了?”

    秋明月要让这些杂碎也感觉到云泽的痛苦,虽然这些痛苦还不及云泽所感受的万分之一!

    “想不想感受一下荡秋千的感觉啊?刚刚你们将云泽吊起来的时候,是不是很羡慕啊?”秋明月笑得像一个恶魔。

    “不要!”

    “我们不要被吊起来!”

    “秋明月,你敢?!”

    这世界上还没有她不敢的事。

    秋明月并没有理会这两个杂碎,而是用一根藤蔓将这两人吊了起来,然后放在悬崖边,就像荡秋千一样。

    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另一端则拽在他们刚刚狠狠欺侮过的秋云泽的手里。

    “快拉我们上去!”

    “秋云泽,你杀了我们就等于得罪了宫家和沈家,宫家和沈家会灭你们九族的,就连你家里的蚂蚁都放过!”

    “如果现在拉我们上去,我们就不和你计较!”

    宫天宝和沈阳陌声嘶力竭道。

    秋云泽笑眯眯晃了晃手里的藤蔓。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惊声尖叫起来,吓得脸上完全没了血色。

    “你们要是求我,我可能就拉你们上来了。”秋云泽道。

    那两人吓得魂都没了。

    “求求你,秋云泽,放过我们吧。”

    “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知错了。秋云泽,你是我爷爷!”

    两人争相求饶道。

    “但是,我突然改变主意了呢。只有杀了你们才能解我心中的气啊。”

    秋云泽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在宫天宝和沈阳陌听来,就像恶魔的声音!

    这两个无耻之徒刚刚做过的事,他现在还给他们,让他们也体会一下绝望和痛苦。

    秋云泽放手。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迅速朝着悬崖下坠去。

    呼!

    下坠!

    下坠!

    风声从耳边吹过,距离山崖底越来越近。

    他们就要摔成肉酱了。

    沈阳陌和宫天宝完全吓傻了。

    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冲了过来,从秋明月的身边跃了下去,带起一阵凛冽的风,他的身影极速下坠,抓住了藤蔓,然后一脚蹬在山崖的石头上,转眼,又回到了秋明月的身边。

    宫天宝和沈阳陌腿一软,直接坐在地上,脸上苍白无血色,全都是傻的。

    秋明月的眼神落在白衣公子的身上,那男人负手而立,面容清俊,宛如谪仙。

    秋明月眯着眼睛看着来人,眼睛里涌现出一丝忌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