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两个无耻之徒!
    :

    “姑娘,你再这样下去,是要取消乾坤学院的考试资格的。”守门人道。

    守门人一扭头,就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连忙恭敬道:“少爷。”

    “这是秘境的钥匙。”

    一只小手伸到了秋明月的面前,上面是个圆形的石头。

    秋明月低着头,看着这个只高到她腿上的小孩。

    “孽海花秘境在一刻钟后开启,你进入浮生缘秘境,就意味着放弃乾坤学院的入学考试。这些,你都想好了吗?”

    秋明月的脑海中闪过秋云泽为了保护她召唤魂兽的那一幕。

    “我只有一个弟弟。”

    “之前有人一刻钟就破了浮生缘秘境,你或许可能打破这个记录呢。”小孩眨了眨眼睛,“我期待你成为我的师妹。”

    秋明月被他逗得笑了,忍不住戳了戳他肥嘟嘟的小脸:“小师兄,那我去了。”

    秋明月打开秘境大门,就走了进去。

    ……

    浮生梦秘境。

    “该死的秋明月,多管闲事,差点让我失去入学考试的机会,要不是当年我爹救过乾坤学院的院长的命,破例让我继续考试,那我这一生就毁了!”宫天宝咬牙切齿道,恨不得将秋明月碎尸万段。

    “所以我们这次要狠狠教训这个贱人,据说她十分疼爱秋云泽,秋云泽那个废物要是死了,她肯定伤心欲绝!”沈阳陌道。

    两人相视一眼,露出狠辣的笑。

    这第二关,以时间取胜。

    秘境就是迷宫,取每个迷宫前十出去的人进入第三关。

    秋云泽想争第一个,让姐姐为他骄傲。

    他的方向感极强,几乎马不停蹄地朝着另一个出口走去。

    秋云泽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多了两个尾巴。

    秋云泽停下脚步,居然看到了宫天宝和沈阳陌。

    宫天宝不是没通过第一关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是不是很好奇我在这里啊?我可是第一世家的公子,这开个后门的事不是很简单吗?当然,你这种废物是不知道特权的力量的。”宫天宝扬着下巴道。

    秋云泽的脸色微微变了,眼睛里有怒气。

    “你们跟着我干嘛?”

    “哈,我们跟着你?秋云泽,这大路朝天,这路,你能走,我们就不能走了?”沈阳陌嘲讽道。

    “是啊,我看是你跟着我们才对,我想好走这条路的,结果你一直在我想走的路上走着!”宫天宝道。

    这两人太无耻了,气得秋云泽七窍生烟。

    但是想到自己的目标,绝对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秋云泽埋头继续往前走着。

    “哟,不说话是心虚了吗?”

    “大家快看呀,这秋云泽侥幸过了第一关,没本事过第二关,就一直跟着我们。”

    “这人无耻起来还真没限度啊。”

    宫天宝和沈阳陌将秋云泽夹在中间,一唱一和道。中途,遇到其他考试人员,他们看向秋云泽的眼神都变得鄙夷起来。

    到底是谁无耻?!

    秋云泽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他必须忍着!

    不能因为这两个无耻之徒输掉了第二关!

    宫天宝和沈阳陌相视一眼,这废物还真能忍!

    三个人继续并肩前行着。

    “秋云泽,你走错了,本少爷就大发善心指引你一下吧。”

    宫天宝和沈阳陌突然靠近,一人架住了秋云泽的一只手,强迫他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放开我!”秋云泽厉声道,想要挣扎,但是根本动弹不得。

    宫天宝和沈阳陌,一个是五阶,一个是七阶,都比秋云泽厉害很多,秋云泽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们就不放,有本事就挣开我们啊。”

    “废物就是废物,你就不该来参加乾坤学院的入学考试。你这样的人要是进了乾坤学院,简直就是拉低了学院学生的水准。”

    宫天宝和沈阳陌直接架着秋云泽到了悬崖边。

    秋云泽的脸色猛地变了:“你们要做什么?!”

    “作为即将入学的学生,我们要替学院做一些贡献,除掉你这个害群之马。”

    宫天宝和沈阳陌一人朝着秋云泽踹了一脚!

    砰!

    秋云泽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朝着悬崖下坠去!

    这悬崖下面云雾缭绕、深不见底,那种熟悉的失重感让秋云泽回想到了六年前,他也是这样摔下去,侥幸捡到了一条命,却从天之骄子变成了废物。秋云泽的脸上迅速没了血色,想要蜷缩成一团……

    “姐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秋云泽的脑海中闪过姐姐和娘的脸,他不能死!

    秋云泽慌乱抓住了一样东西,身体就吊在了半空中。

    宫天宝和沈阳陌蹲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秋云泽。

    宫天宝啧啧道:“哎呀,走路怎么不看路呢?好好的路不走,就要往悬崖上走。”

    “根骨好有什么用,脑子是傻的。”

    “要不,你求我们一下,我拉你上来?”

    这两个人!无耻至极,颠倒黑白!明明是他们将自己推下来的,现在居然说这样的风凉话!

    秋云泽心中全是愤怒,但是他没用,根本打不过他们,只能忍受这样的屈辱。

    为了能活下去……

    “求求你们,拉我上去。”

    “哎呀,什么?风太大,我没听到。”沈阳陌道。

    秋云泽用尽全力大喊:“求求你们!”

    “这下听到了,但是我突然改变主意了。”宫天宝道。

    这两人!

    秋云泽愤怒地瞪着他们,气得头晕目眩,恨不得啃噬他们的皮肉!

    “废物,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熟悉啊?!”沈阳陌道。

    “六年前算你命大,这一次你死定了!”

    秋云泽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六年前……是你们!”

    秋云泽的脑海中回想起以前的事,那时,他和宫天宝和沈阳陌师出同门,一起去历。沈阳陌说宫天宝掉下悬崖了,让自己赶紧去救人,自己走到悬崖边,刚将脑袋探出去,就有人推了自己一下!

    原来凶手就是这两个人!

    他好心去救人,结果这却是他们设下的陷阱,利用他的善良!

    太可恶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

    这样恶毒的人还活得好好的,自己居然要死了。

    老天太不公平了!

    秋云泽的眼睛里迸发出浓烈的恨意和不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