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第一次接吻
    :

    默寒哥哥不仅没生气,而伸出手从盒子里作出拿出一样东西的动作,但是他手里完全是空的啊!

    啪!

    丹阳公主挂在腰上的鞭子突然裂开了!

    砰!

    有人的剑裂开了。

    轰!

    有人的锤子炸开了。

    在场众人的神器,都花样报废了。

    接下来,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摄政王手里,一样东西渐渐显现出来。

    那是一件银白色的甲衣,闪耀着刺目的银光,精致、耀眼、完美,刀枪不入。

    半晌后,才终于有人发出了声音。

    “这、这是什么?”

    “金缕甲衣,八品神器,我在书上看过。没用的时候,甲衣是隐形的,空无一物,只有在受到攻击的时候,才会显形。”

    “原来秋明月不是什么都没送,而是送了一件最贵重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八品神器给摄政王!”

    “秋明月的八品神器是怎么来的?金飞翼不是拒绝给秋明月炼制神器吗?”

    众人的语气里都带着震惊,看向秋明月的眼神都截然不同起来。

    秋明月不是来白吃白喝的,而是送了最珍贵的礼物,和这金缕甲衣相比,丹阳公主的灵兽简直不值一提!

    “不可能!”丹阳公主腾得站了起来,“秋明月不可能有八品神器的,这金缕甲衣肯定是假的!”

    “我有混元甲,为什么不能有八品神器?”

    “金飞翼答应我不会帮你炼器的,除了他,根本没有其他人能炼出来。”

    “原来金飞翼拒绝我的原因是因为你啊。自古红颜多祸水,他为了你错过了名扬天下的机会,真可惜。”

    丹阳公主这才意识到秋明月在套她的话,秋明月一次又一次地在默寒哥哥面前毁坏自己的形象!

    “不准你在默寒哥哥面前这么说我!”丹阳公主愤怒道,手里没了鞭子,直接将灵力汇聚成一个灵力球,朝着秋明月袭去!

    轰!

    那灵力球没有轰到秋明月的身上,而是被萧默寒挡住了,萧默寒手一挥,那灵力球就砸回了丹阳公主的身上,砸得她吐出了一口血。

    萧默寒拉着秋明月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丹阳公主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但还是凭借着最后一股力,拽住了萧默寒的裤脚。

    “默寒哥哥。”

    萧默寒眉头皱起,一脚就直接将她踹到了一旁,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萧默寒带着秋明月直接离开了宴客厅,留下孤零零的丹阳公主和震惊的众人。

    今天的事实在太惊人了。

    首先,秋明月送了一件金缕甲衣给摄政王。

    然后,摄政王居然为了秋明月打了丹阳公主,众人心中的女神被当抹布一样耍开。

    再然后,摄政王拉着秋明月离开了,扔下一众宾客。

    她们心中的男神竟然拉了秋明月的手!

    秋明月走进萧墨寒的房间,还以为自己走进了一个兵器库,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书架上全是关于修真的书。

    秋明月看到的萧墨寒都是游手好闲的,这是她第一次发现男人这么努力,难怪年纪轻轻,修为到了她都看不透的程度。

    秋明月看着那些神器,在一枚令牌前顿住。这几日她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封印神识里的花纹竟和令牌上的一模一样!

    “喜欢吗?喜欢就送你。”

    秋明月一转头,就惊呆了,只见萧墨寒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裤子,赤着上半身,蜜色的肌肤和纹理分明的肌肉一览无余!

    秋明月下意识地捂住眼睛:“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萧墨寒:“我在试穿你送给我的衣服啊。”

    秋明月这才想起金缕战甲平常状态是隐形的。

    “打一下。”

    秋明月手握成拳,朝着萧墨寒的心口处捶去,只是没捶到冰冷的战甲,而是捶到了他的肌肤。

    萧墨寒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点,挠痒痒似的。难道……”萧墨寒冰冷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亮光,“小丫头心疼我?”

    心疼个屁,老娘是心疼自己的手!

    秋明月抽回了自己的手,抡了两圈,带着灵力朝着萧墨寒的心口处袭去……

    轰!

    秋明月被震得后退两步,下一瞬,就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勾住了腰。

    她忍不住害羞,就看到萧墨寒的身上浮现出银色的战甲。

    本身就俊美无双的男人,穿上战甲后,就像天神一样光彩夺目!

    简直太帅了!

    咦,天神的脸怎么在放大。

    下一瞬,秋明月的嘴唇上突然一软,整个人都呆住了。

    萧墨寒的动作有些笨拙,亲着她的唇,撬开了她的牙齿,勾动着她可爱鲜红的舌,扫荡着她嘴里的空气。

    曾几何时,他觉得被人碰触都是极其恶心的一件事,但是这个时候,觉得她的唇很香很甜,恨不得将她口里的空气扫光。

    秋明月的心乱哄哄的,脑袋都炸开了,隐隐约约间想着,萧默寒是在亲她吗?

    萧默寒整个人看着冷硬非常,但是唇却很热很软呢。

    外面打扮地花枝招展的女人,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气疯了吧。

    “小丫头,用鼻子呼吸啊。”

    小东西的眼眸水润润的,因憋气而小脸绯红,实在太可爱了。萧墨寒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虽然很不想停下来,但是再不停下来,秋明月都要窒息了。

    秋明月开始大口地呼吸着,脑袋晕乎乎的,思维还停留在“萧墨寒亲她了”。

    平时看着挺机灵的,这个时候这么笨拙,萧墨寒不由得问道:“小丫头,这是你第一次接吻?”

    想到这里,萧墨寒的心情格外好。

    “你都咬到我的嘴唇了,这么笨,难道不是第一次!”秋明月的声音拔高了,明显在掩饰害羞。

    “是第一次。”萧墨寒道,闪过一丝坏笑,“我还想和小丫头有更多的第一次。”

    萧墨寒自己说着,都有些脸红。

    俩人噤言,只听到彼此心脏的剧烈跳动声。

    过了一会儿,秋明月拿起那个令牌:“这是什么啊?”

    “乾坤学院的令牌,小丫头怎么问这个?”

    秋明月道:“我在玄力境二阶不得进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被封存了,封存的石头上就是这个图案。”

    “这么说来,乾坤学院就是你的机缘了。乾坤学院是整个玄沧大陆最好的学院,里面有各种秘籍、神器、灵兽,还有最优秀的老师。乾坤学院的招生每十年一次,距离上一次刚好十年,再过几个月就会有人来大岳招生了。”

    乾坤学院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