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毁得肠子都青了
    :

    秋明月定定地看着金飞翼:“将混元甲放入炼器炉里,真火煅烧三天三夜,混元甲化为齑粉潜伏在炼器炉中,再用灵力编织。火灭,甲衣成。金门主,你能告诉我金缕丝用在什么地方了吗?”

    秋明月话音落,金飞翼的表情瞬间变了!

    这女人怎么懂炼器?!而且居然知道金缕战甲的具体炼制方法!《神器典籍》早已失传,他是少数有幸读过这本书的人,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他不知道的是,万千炼器方法都存于秋明月的脑海之中,若非她的炼器品级所限……

    金飞翼看她的眼神顿时变得不一样。

    金飞翼撕掉了伪善的面具:“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是不会帮你炼器的。混元甲不炼器,就单单是一样材料,没什么用。你不如将混元甲卖给我。”

    “那金门主打算出多少钱买呢?”

    金飞翼一看有戏,不禁一喜:“十万玄晶。”

    “那金门主你看,我出一百万玄晶,买下你这金戈门如何?我再加一百万,把你这个门主也买了,就给我做一个看门的吧。”秋明月懒散道。

    “你!”金飞翼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你这女人太嚣张了!从来没有人可以这样侮辱本门主。本门主可以让你的混元甲一文不值!到时别说十万玄晶,就是你送人也没人要,那时你就要来求本门主了!”

    秋明月用充满怜悯的眼光看着他:“金门主,你帮我?我何尝不是帮你?我说过这是双赢的事情,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愚蠢!”

    “呵,那就看谁先来求谁吧!秋明月,本门主放下话,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朝着本门主磕一百个响头,本门主就帮你炼制八品神器!”

    秋明月直接转身离去了,走到金戈门的大门口,手一抬,那金光闪闪的门匾就摔在了地上,变成了无数片。

    金飞翼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翳的笑。

    “本门主不配,你配吗?秋明月,你会来求我的!”

    当日,金戈门就向大岳各个修真门派和世家发出通告,绝不会用混元甲来炼器。

    “这混元甲的价值就在于它可以炼制八品神器,这金门主不炼器,那就完全没用处了啊。”

    “我还以为秋明月要成为第一个拥有八品神器的人了呢,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场闹剧,这下泡汤了。”

    丹阳公主的车马过街市,听到这些议论声,露出一个满意的笑。

    秋明月,你拿到混元甲有什么用?只要师兄不炼成器,那混元甲就是一块废物!这就是耍我的下场!

    秋明月带着混元甲回到了柔风院。

    距离萧默寒的寿诞只有五天了。

    她根本来不及去找另一个炼器师来炼制八品神器。

    但是她答应了萧默寒的,她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她需要在两天时间里将炼器等级提高到八级,自己亲自炼器。

    极有天赋的人从七级提高到八级都需要两年时间,而她只有短短两天,所以必须铤而走险。

    但是,秋明月就喜欢冒险。

    秋明月一闭眼,就进入了药草园。

    她盘腿坐在哪里,脑海里闪过偏门的修炼方法,开始修炼起来。

    ……

    金戈门。

    “门主,秋明月这几天一直呆在家里,没有找其他人,看来是放弃将混元甲炼成神器了。”

    “除了本门主,根本没人能炼,秋明月这是识时务的选择,免得折腾,就是可惜了好好的混元甲。要不是她欺负丹阳,本门主还挺欣赏她的。过不了几天,秋明月就会来求本门主帮她炼器了。本门主还挺期待的。”

    金飞翼觉得,他和秋明月,一个有技术,一个有材料,缺一不可。

    他们之间博弈的就是耐性,谁先没耐性,谁就先低头。

    金飞翼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铿铿!

    仓库里里突然发出了响声!

    金飞翼迅速朝着仓库走去,金戈门的仓库里藏着的就是金飞翼这些年来炼制的神器。

    当金飞翼推开仓库的门时,就惊呆了。

    只见无数神器开始抖动起来,剑刃和剑鞘碰撞,长枪和弩相撞,发出铿锵的声音,汇成美妙的乐章,景象十分罕见。

    “门……门主,神器是疯了吗?”

    “不是疯了,是在畏惧。”

    “畏惧?”

    金飞翼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好看。

    “能让所有神器畏惧的就是更高品级的神器要现世了,之前无双剑都没有这样的景象,只能说明……八品神器要现世。”

    他的下属倒吸了一口凉气:“八品神器……怎么可能还有人能炼成八品神器?”

    金飞翼就是断定没有人能炼成八品神器,所以才有恃无恐。如果知道有这么一日,他肯定早就答应秋明月了。而现在,他即将错过成为第一个炼制八品神器的炼器师的机会!

    金飞翼立即转身去了国公府。

    国公府里灵气涌动着,越靠近,金飞翼怀里的笛子抖动地更加厉害,这只能说明即将腾空出世的八品神器就将出现在国公府。

    “我要见秋明月!”金飞翼直接道。

    紫嫣和秋瀛拦住了他。

    “小姐不见客。”

    “有很重要的事,我答应帮她炼制八品神器。让她快将混元甲交给我,立即,马上!”金飞翼急切道。

    他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抢夺这最后的机会。

    “金门主,不好意思了,混元甲已经炼成神器了。”

    当门打开,秋明月出现,就打破了金飞翼最后一丝希望。

    “怎么可能?整个大岳都没有八品炼器师,怎么会有人炼成八品神器?”金飞翼摇头,很难消化这个事实。

    秋明月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走到了金飞翼的面前,打开那个盒子。

    啪!

    金飞翼怀里的笛子瞬间碎裂开来。

    他这笛子可是六品神器!

    金飞翼跌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处于一个呆滞的状态。

    秋明月将盒子关上了,近乎怜悯地盯着金飞翼。

    “金飞翼,我给过你机会的。”

    金飞翼突然跪了下来,近乎虔诚地盯着那个盒子:“这里面的神器不是八品,而是九品……能让我见一下炼出九品神器的大师吗?”

    “你想挑战她?”

    金飞翼连连摇头:“不不,我只是想见一下他。”

    金飞翼的眼神里确实没有嫉妒,只有对强者的崇尚。

    “她忙着参加一个寿宴,没空见你。”

    秋明月说着,就高傲地朝着门外走去。

    留下一脸失望的金飞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