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和本小姐耍心眼?
    :

    两人走过一条小巷,御言拍了拍秋明月的肩膀:“混元甲到底什么样?我还没摸过呢。”

    秋明月就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混元甲,递给了他。

    御言手里拿着混元甲,一触手,就有冰冰凉凉的感觉,一股灵力环绕着混元甲涌动着,沁人心脾。

    “小丫头,你听说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秋明月定定地看着他。

    “你娘没有教过你,不能随便相信陌生人吗?”

    御言的脸色突然变了,温和褪去,变得狰狞起来。

    这一刻,他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小丫头,混元甲是我的!”

    御言说完,突然转身,身体迅速消失在小巷深处,也根本没有给秋明月反应的时间。

    “娘娘娘亲,混元甲被抢走了!”灵犀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御言怎么像戴了面具一样,突然变脸了?”

    秋明月道:“是戴了面具。”

    “娘亲,你不生气吗?好不容易拿到的混元甲,居然被抢走了。为什么不去追?”灵犀问道。

    “刚刚在魔兽森林里,他一招就打退了丹阳公主身边的所有高手,你觉得我追得上他吗?”

    “那、那混元甲就便宜他了?”

    “该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不该是我们的……”秋明月摸了摸灵犀的小脑袋,没有说话。

    灵犀垂着脑袋,有些伤心,它总觉得娘亲的这番话不是宿命论,而是在叹息自己不够强大。

    要是自己厉害一点,就可以去抢回来了。

    秋明月走到了国公府的门口,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她站着,负手而立,身形如青松一般挺拔。

    “娘、娘亲,那个坏蛋!”

    御言转头看着她:“小丫头,你就不想从我手里抢回混元甲?”

    秋明月面无表情,语气很无奈,又带着一丝纵容:“萧墨寒,你闹够了没?”

    御言,或许该叫做萧墨寒:“……”

    摄政王殿下此时有种感觉,自己就像胡闹的小孩。而这小丫头就默默地纵容着自己。

    萧墨寒有些不自在,还有一种谜之感动,他从小就表露出与众不同的天赋,没人这样宠着他。

    当然,也要有人能够无视他那棱角分明的俊脸、魁梧高大的身材、冰冷卓绝的气质,对他宠得起来才行。

    萧墨寒乖乖将混元甲还给她。

    秋明月接了过来,突然凑近:“等着我给你送一份举世无双的贺礼。”

    举世无双的贺礼吗?

    萧墨寒突然有些期待。

    秋明月转身就进了国公府。

    她刚刚对灵犀的话有一句没说完,该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不该是我们的也是我们的!

    ……

    秋明月回到了柔风院。

    沈千柔和秋云泽看着她平安归来,就是一阵狂喜,当知道秋明月带回来混元甲后,有些震惊,又觉得果然如此。

    沈千柔道:“这就是混元甲啊,这极品炼器材料就是与众不同。”

    秋云泽道:“姐姐,你的名字已经在朝月城传开了。绝品丹铺的生意一下就好了很多。”

    沈千柔:“找个炼器大师炼成神器,明月,到时候就做你的嫁妆吧。”

    秋明月沉吟片刻:“金缕战甲,云泽,男人喜欢吗?”

    “元辰真人留下的《神器典籍》里,金缕战甲排名第三,其刀枪不入,完全贴身,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显现出来。这种神器只存在书籍里。”秋云泽赞叹道,“这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尤其是好战之人。”

    云泽不好战都这般喜欢,那看来萧默寒会喜欢了。

    “姐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秋云泽忍不住揶揄道。

    沈千柔柔柔的目光也看了过来,有些期待。

    喜欢吗?

    秋明月弹了一下秋云泽的脑袋:“小孩子家家别问这么大人的问题,朝月城最厉害的炼器大师叫什么?”

    秋明月原本是炼器大师,但是她这缕残魂,极限就是七品神器,再往上就有难度,所以得找一个专业的炼器大师。

    秋云泽撇了撇嘴:“金戈门的飞翼大师,八品炼器师,整个大岳最厉害的炼器师。”

    ……

    金戈门。

    今日的金戈门迎来了一位贵客,从不见客的门主亲自招待。

    “师妹,怎么想起师兄了?”金飞翼头发花白,但是看面容却十分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鹤发童颜,面容清俊。

    金飞翼被誉为整个大岳最有天赋的炼器师,和丹阳公主同出一门,他最疼爱的就是丹阳公主这个小师妹。

    “师兄,你知道混元甲现世了吗?”丹阳公主道。

    “混元甲?”金飞翼听闻这个名字就有些心动,这是每个炼器师梦寐以求的材料。

    “师兄,要是有个叫‘秋明月’的给你混元甲,让你炼制八品神器,千万不要帮她。”

    “怎么了?”金飞翼问道。

    丹阳公主眼眶一红,委屈极了:“她欺负我,师兄,我脸上用了易颜丹,没用之前鼻青脸肿的,都是她害的。”

    金飞翼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冷意:“那师兄就替你狠狠教训她!”

    丹阳公主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丹阳公主刚离去,立即有守门人汇报道:“门主,秋明月求见。”

    “呵,来的真快。”

    金飞翼向来护短,对这个欺负他师妹的女人完全没有好感。

    秋明月被人引着进门,然后踏入一个房间,里面有个人正等着她。

    金飞翼看着她,这姑娘年纪轻轻,但是容颜绝色,但是和丹阳没法比,丹阳蕙质兰心,内涵上就输了一截,难道是嫉妒丹阳的才华才欺负她?

    金飞翼心中厌恶,却客气道:“秋姑娘。”

    “金门主。”秋明月道。

    金飞翼在笑,笑容却不达眼底,是个心机很深的人。

    “姑娘请坐。”

    秋明月坐下,直接说明了来意。

    “金门主,这对于你和我而言,都是双赢的结果。我拿到八品神器,你炼制了八品神器,成为了第一个炼制八品神器的人,必定名扬天下。”秋明月道。

    她拿到混元甲的时候,就从来没想过炼器的问题,因为她觉得没有炼器师会这么蠢,放弃出名的机会。

    “金缕战甲,这可是个难题……”金飞翼皱眉。

    秋明月道:“钱不是问题。”

    “不是钱的问题。”金飞翼道,“姑娘是外行人,对炼器不了解。这金缕战甲的材料并不止混元甲一样,还需要金缕丝,这金缕丝只有弥天幻境里才有。姑娘还得去幻境里取了金缕丝才行。”

    弥天幻境是什么地方?

    是玄沧大路现在已知的幻境里,灵媒老祖的陨落之地,灵媒老祖最爱收集材料和神器,所以遍地都是宝物,同时,也是最危险的地方,每年吸引着无数修士飞蛾扑火,然后被烧成灰,无一生还。

    金飞翼打的一手好算盘。

    秋明月死了,他几句话就替丹阳报了仇。万一秋明月走了狗屎运拿回了金缕丝,自己刚好用金缕丝炼制一件八品神衣送给丹阳。

    无论哪一样,都会给他打来好处。

    嘿!

    金缕战甲根本不用金缕丝,但是眼前的女人不知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