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斩杀秋泰
    :

    柔风院。

    一行人将柔风院团团围住了。

    “哈哈哈,这个小野种,我不杀她,结果她自己去找死了!秦南王请来了鬼先生对付她,要是秦南王大发善心,可能还会送一块皮来给你们纪念一下。”

    不可能的……

    “娘,姐姐说早上去绝品丹铺的,怎么现在都没看到人?”秋云泽从外面进来,一进门就看到这样一幕。

    “哈哈哈,沈千柔,听到了吗?那野种现在已经是一具尸首了吧。”

    “沈千柔,今天我就送你去见那个野种!”

    秋泰面目狰狞,周身冷气缭绕,强盛的灵力四处乱撞着。

    明月……

    沈千柔心中忐忑不安,充满担忧,但是她早已不是之前只会哭的柔弱女子了,她要冷静。

    她面色冷静,冷冷地盯着秋泰,就像看着一个跳梁小丑。

    这眼神让秋泰想到了很多年前,那个时候,沈千柔还是高高在上的沈家嫡小姐,自己去提亲的时候,沈千柔就是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的。

    那个时候,秋泰就想,自己一定要攀折下这朵高岭之花,然后再踩入泥底,人人可唾弃!

    这些年,沈千柔一直在他的后院卑贱求生。

    他没想到,沈千柔还有高傲仰起头的那一天。

    这表情彻底激怒了他,秋泰跳了过来,一巴掌朝着沈千柔狠狠地甩了过去。

    “贱人,我今天就要让你认清自己的身份!”

    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沈千柔,就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紫嫣小脸傲慢:“你想打夫人,问过我了吗?”

    秋泰轻蔑地看着紫嫣:“你堂堂宫家小姐,竟然甘心给秋明月那个贱种做奴隶?”

    紫嫣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你说谁是贱种!”

    秋泰直接抓住了她的手,用力—

    轰!

    紫嫣狠狠地摔在地上!

    砰!

    灵力飞过,秋瀛也狠狠地摔在地上!

    秋泰朝着沈千柔走去,带着森冷的杀意!

    沈千柔面无表情地站着,脸色有些发白,和他对峙着。

    秋云泽挡在了沈千柔的面前:“父亲,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父亲了。娘为你生了两个孩子,姐姐也是你的血脉,你为何要这么羞辱我们,恨不得杀了我们?虎毒不食子,你比老虎还凶残!”

    秋泰冷笑:“呵,我的孩子?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种!当年,沈千柔是怀了孕,但是她生下来的是死胎,秋明月那个孽种根本不是我的女儿!”

    秋泰的话音一出,沈千柔的脸色终于变了。

    “别说了!”

    “沈千柔,你敢偷人,还怕人说吗?今天,我就杀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妇人!”

    秋泰说着,手里的灵力就打了出去,朝着秋泰袭去。

    哈哈哈!

    终于解决了这个祸患!

    秋泰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只见那灵力球转了一个圈,朝着自己袭来!

    秋泰狠狠地摔在地上,还未回神,手就被一只脚踩住了。

    那脚一碾,竟是将他的手骨生生碾碎了!

    秋泰猛地瞪大眼睛!

    秋明月居然还没死!

    “秋泰,你惹我娘不开心了。我娘不开心,我也不开心。”秋明月道。

    沈千柔和秋云泽俱是一喜。

    明月(姐姐)没事!

    秋明月慢慢靠近秋泰,就犹如死神靠近一样。

    秋明月手里的鞭子套住了秋泰的脖子,冷冰冰的,像蛇一样。

    秋泰本来还沉浸在秋明月居然没有被秦南王杀掉的震惊里,下一瞬立即惊醒,死亡的恐惧让他不由得抖了起来。

    他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明月,你这是做什么呢?快把鞭子拿开。”

    “没看出来吗?我要杀你啊。”

    秋泰笑得更加勉强:“明月,我可是你的父亲,杀父是要遭天谴的,这对修士的修行影响很大。”

    “噢?但我刚刚听到你说你不是我的父亲啊。”秋明月漫不经心道。

    秋泰的脸色变了几遍:“我刚胡说八道的。”

    “但是我当真了呢。”

    秋明月说着,手下突然用力,秋泰只觉得一阵窒息感,一张脸顿时涨红,再到发青,只是瞬间。

    “求求你,明月,我错了……”

    “别……别杀我。”

    “云泽……快让她住手,我是你爹啊。”

    这个时候才想到是他爹啊。

    秋云泽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在他窒息的瞬间,秋明月没有最后一击,而是突然在他的丹田处狠狠一击,直接击碎了!

    丹田碎裂,所有的修为都化为虚有,还要承受铺天盖地的痛苦,这对一个修士来说是最残忍的事。

    “啊!”

    秋明月将他扔在地上,抽出鞭子,一下一下地甩在他身上。

    皮肉绽开,骨头全碎了,很痛苦,但是却死不了。这种感觉简直生不如死!

    秋明月打够了,才扭断了他的脖子。

    秋泰浑身瘫软倒在了地上,变成一滩烂泥,没了生气。

    对于他来说,死亡或许是最幸福的事了。

    秋明月今天一连击杀了几个旧日欺侮她的人,那些人匍匐在她的脚下求饶,让她充分感觉到力量的强大。

    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只要你足够厉害,就不会被欺负。一旦弱了,生命连蝼蚁都不如。

    她要变强,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睥睨天下。

    秋明月修炼的决心更加强了。

    回到房中,沈千柔跟在她的身后,欲言又止。

    “明月,秋泰说的那些话……”沈千柔迟疑道。

    沈千柔并不想提那件事,她的女儿死了,明月来了,在她看来,明月就是她的女儿。

    “娘,我根本不在意。我只知道,你是我娘。”秋明月道。

    沈千柔的眼眶红了,搂着她:“明月,我的好女儿。”

    沈千柔走后,秋明月就开始修炼起来。

    她的神识坠入了一个地方,吸收着四周源源不断的灵力,神识越来越强大。

    她的神识飘到了一个山洞外,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山洞里藏着更为浓郁的灵力。但是她进不去,山洞被封印了。

    封住山洞的石壁上,古怪的花纹闪现着。

    秋明月睁开眼睛的时候,那花纹依旧很清晰。

    秋明月的修为突飞猛进,却在玄力境二阶突然卡住了,找不到突破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