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谁碰你了?!
    :

    轰!

    一股灵力轰在了南景天的身上,南景天的身体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他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冷冷地盯着秋明月。

    “贱人,装什么清高!”

    “你算什么身份,本世子看得上你都算抬举你了!”

    秋明月往嘴里塞了一大堆丹药。

    “没用的,淫蟒的口水是这世上至纯的春/药,小贱人,本世子就等着你来求我!”

    南景天站在一旁冷冷看着。

    这药能让这世上最刚烈的贞洁烈女也控制不住自己,他只要静静等上一炷香的时间,这贱人就会匍匐在他脚下,求他了。

    呵呵,他真期待。

    秋明月的脸越来越红,乌黑的眸里冒着火,嘴唇泛着水光,南景天看着,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身体也变得热了起来。

    快了!

    南景天的心跳得快了一些!

    秋明月像是终于忍不住了,突然朝着他靠近,白皙的小手搭在了他的脖子上,扯开了他的衣服,如香兰一样的气息扑在了他的脸上,窈窕的身躯柔若无骨,美颜如丝,让人沉沦其中。

    南景天的身体越来越热,也熬不住这等小贱人求他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了她!

    南景天将她扛起来,进入了一个竹屋里面,然后将她放在床上,栖身就压了上去。

    “小乖乖,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今天你就是哥哥的人了,哥哥爱你。”

    南景天一边撕着她的衣服,一边说着秽语。

    秋明月的眼睛突然睁开,里面的迷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沉。

    她的手在南景天的肩膀上按了一下,南景天就倒在了地上,如蛇一样在地上蹭着。

    沉迷于渴念中的南景天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临近。

    秋明月的手指勾起,变成锋锐的爪子,朝着南景天的脖子袭去……

    突然,秋明月的手顿住,脸上闪过一丝邪肆的笑——她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灵犀。”

    小龙猫拱着门,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娘亲。”

    “去把北冥仙给我弄过来。”

    “娘亲,灵犀会被压扁的。”灵犀后腿着地,蜷缩着两只前脚,可怜兮兮道。

    秋明月瞥了它一眼:“不准撒娇!”

    灵犀只能放下爪子,嗖地一下,身影就消失了。

    南景天在地上蹭着,像是很难耐,秋明月蹲下,拍了拍他的脸:“别急,小公狗,你的小母狗很快就来了。”

    很快的,门就推开了,灵犀走了进来,怀里滚出来一个小葫芦,这葫芦是个小型的储物空间,葫芦的盖打开,北冥仙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将军府的下人很尽责,北冥仙的脸上只被咬了几口,脸高高肿起,但是毒已经解了。

    很好,还好不是一滩血水。

    秋明月和灵犀联合将北冥仙放到床上,再将南景天放到了床上,南景天一碰到温热的身体,就爬了上去。

    “娘亲,好坏。”灵犀道。

    “哪里坏了?”秋明月挑眉问道。

    灵犀捂着眼睛,眼珠子却从爪子中间透了出来:“好羞羞。”

    “我不过让他们得偿所愿罢了,刚好他们彼此需要。明天,南景天醒来肯定会感谢我的。”

    秋明月说着,就提着灵犀出了房间。

    “娘亲,再看看嘛。”

    “少儿不宜。”

    “呜。”灵犀的四肢耷拉着,有些遗憾。

    秋明月忍不住敲了它的小脑袋一下。

    小色兽!

    秋明月离开了秦南王府,朝着家里赶去。

    她刚刚用丹药暂时压制住了药性,但是那药性太烈,很快就会发作,她必须赶紧回家,泡进冷水里!

    秋明月经过一条小巷,就看到小巷的尽头停着一顶轿子。

    那轿子低调奢华,华贵至极。

    秋明月走了过去,一掀开帘子,一直强劲有力的手臂勾住她的腰,就把她勾了进去。

    秋明月落在一个滚烫的怀里,抬起头,就看到一双深邃的眼眸。

    “去相亲了?”萧默寒问道,声音里听不出喜乐。

    秋明月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就是猎豹,她要是答错了,这男人就可能撕开她的血肉,将她吞入腹中。

    腰间的那只手勒得很紧,秋明月都可以感觉到上面的肌肉纹路了。

    她身上的药性好像发作地更快了。

    秋明月推了推他的手臂,萧默寒的眼眸更冷了,突然凑近,在她的身上闻了闻,就闻到一股陌生的男人的味道。

    萧默寒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声音里透出一丝危险:“谁碰了你?!”

    “我、我已经解决了。”秋明月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了。

    萧默寒只觉得心口处腾起了一股强大的怒意,那股怒意爆发出来,就是毁天灭地的威力。

    萧默寒极力克制着。

    男人突然靠近,在她的唇上用力咬了一下,秋明月的嘴里有了血腥味。

    “不准其他人碰你!”萧默寒霸道道。

    秋明月身体里的药性彻底爆发出来,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直接从萧默寒怀里钻了出来,一推,就将他推到了马车上,坐在他的腿上,开始去扯他的衣物。

    萧默寒:“……”

    冯玉正跨坐在小巷旁的围墙上,听着马车里传来的裂帛的声音,不由得“啧啧”了两声。

    王爷万年不开荤,这一开荤就不得了,这么激烈,也不知道人家小姑娘受不受得住。

    中毒了?

    萧默寒一伸手,碰触到秋明月热的烫手的小脸,就知道她中毒了。

    这小东西动作利落的狠,这一小会儿功夫,竟然将他的上衣扒去了,露出健壮的胸膛,那只小手正到处乱抓。

    萧默寒抓住她的小手,一只手扣着她的脑袋,下一瞬,身周的景象就变了。

    这秘密空间里是白天,天蓝草碧,萧默寒那一丝丝“要不然就从了吧”的小心思,在这朗朗白日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东西现在不清醒,他不能趁人之危。

    萧默寒抱着秋明月,就跳进了一个泉水池里。

    这里面的水暖暖的,带着无穷的力量,舒缓了秋明月心里的躁动。

    秋明月盘腿坐在里面,神志渐渐清晰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