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庸脂俗粉说谁是庸脂俗粉?
    :

    “!!!”

    秋明月这话一出,那些上来搭讪的公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惊呆了。

    秋、秋明月居然是个大美人!

    这么一个美人儿,简直是男人们的梦中情人,怎么会荣获男人最不想娶的女人的榜首呢?

    参加评选的人都瞎了吗?!

    秋明月没有理会那些人震惊的目光,坐在那里,怀里抱着毛茸茸的灵犀,姿态优雅,气质卓绝。

    “她比本小姐好看?”

    “小姐,您是这里最美的了,您的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闪亮闪亮的,皮肤就像嫩豆腐一样,软软的,面容就像花儿一样娇艳,她那样的庸脂俗粉,怎么能和您相比呢?”

    “那为什么那些人都围着她,不看本小姐?”

    “小姐,您是皓月之光,那些人看您都是亵渎了您,倒是那些庸脂俗粉,就是用来给人看的。”

    秋明月忍不住转头去看这花儿一样娇艳的女子究竟有多美,一转头就愣住了。

    这女人大概有三百斤重,坐了两个位置,就像小山一样堆在那里,脸上是一层一层的肉,把眼睛挤成了一条小缝。

    秋明月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这女人就是威武大将军的女儿,和她齐名的北冥仙。

    秋明月看她,北冥仙就恶狠狠地瞪了过来,眼睛里闪过一道挑衅的光芒。

    “秦南王世子到!”

    “景天哥哥来了!”北冥仙有些激动。

    “小姐,矜持。世子和您青梅竹马,您是这里最美的女人,肯定会跟您坐一起的。”

    北冥仙端正地坐着,脸上露出一抹娇羞的笑:“是啊,景天哥哥最喜欢我了,难道还和那个庸脂俗粉坐在一起?”

    谜之自信。

    秋明月:“……”

    秋明月懒得和脑子有问题的人计较。

    南景天是秦南王世子,将来承袭秦南王位置的人,年纪轻轻就玄气境的修为了,再加上容貌出色,虽然生性有些风流,但是很受世家女子的喜爱的。

    他一进来,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景天哥哥朝着我走过来了!”

    “快帮我看看胭脂有没有掉?”

    “再给本小姐一点香料。”

    北冥仙那一块,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秋明月想,难道南景天那个小崽子真喜欢北冥仙这一型的?

    “小美人儿,我们又见面了。”

    秋明月一扭头,就看到南景天在她的身边坐下,脸上挂着风流不羁的笑。

    嘎嘣!

    秋明月听到有人将牙齿咬碎了,一道仇恨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北冥仙硬生生将屁股挤在两人中间,用手拉住了南景天的手臂:”景天哥哥,仙儿好想你啊,你想仙儿吗?”

    南景天脸上的风流不羁消失不见,只剩下嫌恶:“仙儿,你的位置不在这里。”

    “景天哥哥,你不爱仙儿了吗?还是被这狐狸精勾了魂?”北冥仙愤怒地控诉道。

    南景天对着她表情温柔,一转过头就一副想吐的样子。

    秋明月站了起来,将位置留给了那两人“谈情说爱”,自己去别处赏花了。

    她一走,两道目光同时落在了她的身上。

    南景天面带色意,志在必得—秋明月,今晚就让你变成本世子的人!

    北冥仙嫉妒仇恨地瞪着秋明月——这狐狸精勾走了她的景天哥哥!

    “小姐,肯定是这狐狸精勾引了世子,世子才跟她坐一起的。”

    “小姐,我们一定要狠狠教训那个狐狸精!”

    秋明月刚从茅厕出来,就看到门口气势汹汹地站了一堆人,正是北冥仙和她的侍女,北冥仙一个人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哟,北冥小姐蹲在这里干嘛呢?难道说原来北冥小姐的爱好是闻茅厕的味道。”秋明月捂着唇就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她本来就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之前把北冥仙当傻子才懒得和她计较,现在对方三番五次侮辱她,她心里已经有了怒气。

    呵,之前敢说你奶奶是狐狸精的人已经去见了阎王爷!

    “你!你才喜欢茅厕的味道!”北冥仙一怒,气得脸上的肉都抖了三抖。

    秋明月本来就是纤弱的身姿,跟北冥仙一比就更加娇小玲珑,但是气势上完全碾压了她。

    秋明月并未将她放在眼里,而是看着她身边的两个侍女。北冥世家是武将世家,竟然连小姐身边的侍女都是玄气境高手。

    北冥仙盯着秋明月的小眼睛里迸发出仇恨的光芒:“给本小姐拉住她,本小姐要狠狠打她一顿,撕烂她的狐狸脸。”

    两个侍女就冲了上来,一人拉住了她的一只手。

    “不是会勾引人吗?本小姐就把你这张脸揍成猪头!”

    北冥仙说着,蒲扇大的巴掌就挥了过去。

    北冥仙没有修为,但是因为体型的关系,力气很大,那一拳头带着无穷的力气。

    啪!

    只是那一巴掌并未落到秋明月的脸上,而是甩到拉住秋明月的侍女身上,那侍女猛地摔在了地上,吐出一口血,脸迅速肿了起来。

    北冥仙瞪着安然无恙的秋明月,又盯着自己的手,又猛地甩了一巴掌过去。

    啪!

    另一个侍女倒在了地上。

    “你……你真的是狐狸精?”

    北冥仙的心里有些害怕,她打的明明是秋明月,怎么会打到侍女身上呢?

    秋明月轻蔑道:“傻子,只要我速度足够快,躲过你的巴掌,你的巴掌不就落在别人脸上了吗?”

    但是北冥仙根本没有感觉到她在动啊!

    如果她的速度这么快,那该多可怕!

    “还要来吗?”秋明月问道。

    北冥仙脸涨得通红,来,当然要来!她就不信今天打不死这狐狸精!

    北冥仙高高举起了手,紧紧地盯着她,秋明月动,她的手也跟着动。

    巴掌眼看着就要甩到秋明月的脸上了,北冥仙狂喜!

    啪!

    巨大的响声响起,北冥仙的身体狠狠地摔在地上,那一巴掌竟还是甩到了自己的脸上!

    这、这怎么可能?!

    “北冥小姐,你虽然不怕疼,但是也不该糟蹋自己啊,自己打自己有意思吗?”秋明月道。

    北冥仙只觉得心中一股怒火急剧发酵。

    她的小眼睛里透出一丝阴狠的光,抬手,手里的戒指迸发出透明的毒液,朝着秋明月射去,这速度比她的巴掌快得太多,秋明月避无可避,那毒液就直接射在了秋明月的脸上。

    秋明月脸色一变,摸了一把,那毒液黏在脸上,很粘稠,还泛着一股甜味,像是蜂蜜。

    北冥仙看着秋明月一脸毒液的样子,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呵,不是快到自己的肉眼看不到了吗?现在还不是中了自己的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