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秦南王父子的诡计
    :

    葛场主带着人匆匆灭了火,赶回来以为可以看到那嚣张的女人被打死的模样,却没想到那女人没看到,反而看到小王爷躺在血泊中,鼻青脸肿、血肉模糊。

    葛场主连忙扑了上去:“我的主子啊,你这是怎么了?”

    南景天的眼睛勉强撑开一条缝:“那女人……”

    “是那女人将您打成这样的?属下马上就安排人,狠狠地教训她一顿,将她先奸后杀!”葛场主冷声道。

    南景天拉住他的手,几乎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本世子……要亲自先奸后杀。”

    说完,就晕了过去。

    秋明月带着秋瀛回到了国公府,两人刚走到柔风院门口,一块石头就朝着秋瀛砸了过来。

    秋瀛伸手接住。

    又是一块石头。

    秋瀛接住。

    扔到最后,竟是连锦帕都扔了出来。

    那是女子的香阁之物,秋瀛接在手上,脸一红,垂着脑袋,东西不知道往哪扔。

    紫嫣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到了秋瀛的面前,就将他手里的锦帕抢了过来。

    “我说过,你要是再带一个奴隶回来,我肯定打死他。尤其还是个这么丑的。”

    紫嫣要去挑秋瀛的下巴,手突然被秋瀛的手抓住,少年抬起头,眼睛里透出一股冷气,骇得紫嫣后退了两步。

    紫嫣盯着他看着,才发现这个少年一点不丑,相反,他的脸很精致,眼睛像黑宝石一样镶嵌在脸上,很好看。

    “紫嫣,这是秋瀛,以后你们就是姐弟了,你年纪大点,要多照顾一下秋瀛。”秋明月道。

    “秋明月,为什么他有姓氏,我没有?”紫嫣抬着下巴,冷哼了一声。

    “姓氏代表归属,我以为你不喜欢归属任何人。”秋明月道。

    紫嫣愣了一下,吸了一口气不说话,秋明月这人太坏了,坏得她鼻子酸。

    秋明月带着秋瀛进了房间:“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

    秋瀛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他之前住的都是肮脏的笼子,甚至不能遮风挡雨,从来没想过能住进这么好的地方,有门有墙,还有软绵绵的床。这一切就像跟做梦似的。

    “你以后就负责这柔风院的安全,任何强闯柔风院,要危及我娘和弟弟安全的人,全部杀无赦。”

    秋瀛跪了下去,将脑袋磕在地上:“主人,奴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紫嫣又拿着几套衣服进来:“你现在脏死了,先洗个澡,换一身衣服,否则丢了秋明月的面子。”

    秋瀛洗完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如果不看他脖子上的奴隶印记,完全就是个清俊少年。

    ……

    秦南王府。

    南景天的伤势逐渐好转。

    这段时间,他一直躺在床上,总在做一个梦,梦里都有一个穿着黑衣的冷酷女人。

    以前,都只有他打别人的份,这一次,他居然被人打了,就觉得那个打他的人是个奇女子,所以念念不忘。

    开始的梦境还是很正常的,等到后来,他就开始梦到脱去她黑色的衣服……

    再醒来的时候,南景天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

    “景天,你怎么无精打采的,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秦南王看着最宠爱的儿子,担忧道。

    “父王,我大概得了相思病。”南景天道。

    “哦?谁家女儿让我儿动心了?”秦南王饶有兴趣问道,“本王去提亲。”

    “秋明月。”

    “那个女人啊。那可是小野猫,而且,她的身份配不上我儿。”

    “父王,谁说要她做正妃了?到时随便封她一个侧妃就好了。她的腰又细又软,床笫之间肯定很有趣。”

    “那女人心高气傲,恐怕看不上侧妃的位置。”

    “父王,等生米煮成熟饭,还管她愿不愿意呢。当年,秋泰不是这样将沈千柔娶到手的吗?”

    秦南王越想越觉得他儿子的想法很绝妙。

    他一直想拉拢秋明月,但是苦于没有办法,又杀不掉她,只能放着碍眼。要是把她变成儿媳,出嫁从夫,秋明月就是秦南王府的人了,当然要为秦南王府办事。而且,秋明月嫁过来,绝品丹铺就是嫁妆,以后秦南王府就不缺丹药了。

    秦南王打得一手好算盘。

    秦南王拍了拍南景天的肩膀,夸赞道:“我儿聪慧,接下来的赏花盛宴就是机会。”

    一年一度的赏花盛宴在秦南王府举行。

    届时,整个朝月城所有的适婚男女都会参加,赏花宴同时也是相亲宴。

    “听说了吗?这次赏花宴同时邀请了整个朝月城最负‘盛名’的两个女人,英国公府的秋明月和威武大将军府的北冥仙,这两人又傻又丑,去年在‘朝月城青年才俊最不想娶女人’评选里荣获并列第一。这一次的赏花宴肯定很有趣。”

    “是啊,时隔一年,不知道这两个女人谁更胜一筹,真好奇啊。”

    “听说那秋明月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

    赏花宴那天很快来。

    秋明月本来是不想去参加什么赏花宴的,还不如在家炼丹修炼。但是在沈千柔殷切的目光下,她只得早早起床,穿上沈千柔为她准备好的华服。

    “明月,你也到了出嫁的年纪,要是赏花宴上看到合心意的,一定要告诉娘啊。”

    秋云泽也老气横秋道:“姐,我等着你给我找个姐夫呢。”

    沈千柔瞥了秋云泽一眼:“你也去。”

    秋云泽:“……”

    秋云泽顿时哭丧着脸,他一点都不想去相亲:“娘,绝品丹铺的生意……”

    “歇业一天。”

    沈千柔态度强硬,秋明月和秋云泽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于是姐弟俩只能盛装出门。

    秦南王府的百花园里前所未有的热闹。

    秋明月穿着大红色的小袄,小脸精致,鼻子小巧,嘴唇嫣红,一出现,那绝世的容颜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几个年轻公子就凑了上去搭讪。

    “姑娘,你是哪家的小姐?以前怎么没见过?”

    “姑娘,这里有台阶,小心点走,可别摔着了。”

    众星拱月,羡煞了一众女子。

    秋明月朝着给自己预设的位置走去,想要坐,连忙被人拦住了。

    “姑娘,这位置是秋明月那个丑八怪坐的,你的位置不再这里。”

    “姑娘,你坐了会沾染上晦气的,尤其你长得这么漂亮。”

    那些人拼命想要阻拦,秋明月直接坐了下去,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我就是秋明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