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抢我奴隶?揍死!
    :

    华服公子直接迎上她的攻击,两股灵力相撞,发出一声巨响。

    华服公子被那丰厚的灵力冲得后退了两步,才发现这女人比他想象的厉害很多。

    他一退,秋明月便将瀛抢了过来,将他放在地上,往他嘴里塞了好几颗丹药。

    华服公子看到她的行为,冷笑一声:“用五品还魂丹来喂一个奴隶,女人,你是疯了吧。”

    秋明月根本不理会他,用手抵在瀛的背上,将自己的灵力输了进去。

    华服公子更加吃惊了。

    疯子,肯定是疯子!

    对一个下贱的奴隶,这疯子不仅喂丹药,还给他灵力!

    华服公子暂停了攻击,负手站着。

    刚刚那一击,他发现秋明月和他旗鼓相当,他不想在一个女人身上浪费灵力。等这愚蠢的女人为了奴隶耗费自己的灵力,那时就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瀛本来必死无疑,五品还魂丹和灵力让他勉强睁开了眼睛。等他意识到秋明月在做什么,便是一怔,想要躲开。

    “主人,奴的命……”

    “别动!”秋明月凶巴巴道。

    秋明月一只手紧紧押住他,他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感觉到那源源不断的灵力输入自己的身体。

    瀛突然有些想哭。

    从他出生开始,从来没有人在乎他的生死,而他的主人,竟然冒着损失修为的危险,用灵力来救他。

    瀛的脸色渐渐好转,命保住了,脸色也有了光泽。

    秋明月扶着他坐下,然后转身面对华服公子。

    “继续刚刚的?”华服公子问道。

    刚刚,眼前的女人跟他旗鼓相当,现在,自己绝对能在十招里赢了她。

    “不过,你要是跪下来求饶,再将那个奴隶乖乖奉上,本公子就饶你一命。”华服公子道。

    “你要是跪下来乖乖求饶,那本小姐就饶了你。”秋明月原样奉还。

    “你!”

    有人忍不住道:“姑娘,我劝你还是休息一下,或者吃一颗灵力丹补充一下灵力。你的灵力损失太大了,根本不是这位公子的对手。”

    这华服公子一看就是破玄气境的高手,而这姑娘,虽然深不可测,但是也绝对不可能超过玄气境。

    “是啊,这么可人的小姑娘,可别做傻事。”

    秋明月道:“不用休息。”

    “喂,小姑娘,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我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

    “那你……”

    “不用休息,我也能打赢他。”秋明月语气淡淡道。

    周围的人都抽了一口气,这姑娘,真是太狂妄了。等会儿肯定要吃亏。

    而那华服公子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这女人真讨厌,他本来还打算只小小教训她一下,现在……哼,他至少要拔下她的舌头!

    华服公子打开扇子,扇了扇,举止之间带着一丝风流不羁。

    “这大冷天的打扇子,这位公子,你是脑子有病吗?”秋明月忍不住道。

    华服公子脸色更加难看了,人人都道他风流潇洒,只有这女人居然说他脑子有病。

    “记住,本世子叫南景天。免得你连死了都不知道是谁杀了你。”

    南景天手中的折扇一合,嗖的一声就飞了出去,顿时化作无数把扇子,四面八方朝着秋明月飞去。

    秋明月被扇子围在中间,一动不动,像是吓傻了一样。

    “姑娘,你怎么傻了啊!”

    “姑娘,你快躲啊!”

    她没有躲,无数把扇子一起刺入了她的身体,掀起皮肉,鲜血落了一地。围观的众人都懵住了。

    谁能想到娇俏可人的小姑娘,瞬间变成一团烂肉呢?

    “呵,一招解决,本公子还以为有多厉害呢。”南景天嗤笑一声,觉得自己白紧张了。

    “把这奴隶带走。”南景天对侍从道。

    瀛的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悲鸣声,朝着血肉模糊的秋明月爬了过去,一个侍从根本拉不动他,第二个侍从上去的时候,瀛就狠狠咬住了那个人的手臂,竟是从他的身上咬出一块血肉!

    南景天点住了他的穴道,两个侍从才将他拖了出去。瀛的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绝望到麻木。

    刚到门口,就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

    他转身看看那团烂肉,又看看眼前的女人,惊得后退了一步。

    “你……你不是死了吗?”

    秋明月直接将自己的脸皮扯了下来,露出鲜血淋漓的脸:“这样就死了吗?障眼法罢了。”

    南景天被她的样子吓得后退了一步。

    秋明月又扯了一下,终于露出她原本那张精致美艳的脸。

    南景天这才知道自己被戏耍了一次。

    只是这女人……这女人也太厉害了,竟然能破了他的拿手功夫。

    围观的众人也倒抽了一口气,他们果然白担心了,这姑娘给了奴隶那么多灵力,依旧可以轻松地打败南景天。

    这姑娘刚刚不是说大话,而是阐述一个事实。

    秋明月朝着南景天露出一个笑:“现在该轮到我出手了!”

    南景天觉得背后发寒,他根本没看到秋明月是怎么出手的,自己的身体就狠狠地摔在地上。

    他还没反应过来,脸上遭了一记重踹,身体翻了一个,头昏目眩,口腔腥甜,吐出一口血来!

    砰!

    肚子上又挨了一脚,又是一口血。

    南景天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蜷缩成一团,紧紧地护住自己的脸:“别……别打脸……”

    秋明月的脚偏要朝着南景天的脸上踹着,将他那张俊脸踹得鼻青脸肿,血肉模糊。

    下人们想要去救南景天,发现自己根本近不了身,一靠近,就被一股灵力震了出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挨打。

    路人也看得很过瘾。

    南景天这个纨绔早就引起众怒,他们早就想打他一顿,但是碍于秦南王的权势没人敢动手。

    这个专门打人的纨绔也有挨打的一天!

    秋明月将南景天打得气息奄奄,才终于住了手。

    “姑娘,打累了吧,来喝口水。”

    “姑娘,你的鞋子都踹破了,我家是开鞋店的,送你一双鞋。”

    路人纷纷道,对于这个除暴安良的秋明月很热情。

    秋明月:“……”

    她上辈子是魔头,人人喊打,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成为英雄的一天。

    秋明月没有理会热情的众人,而是解开了瀛的穴道,带着他回了国公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