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秦南王府狗崽子
    :

    这……这出价的人简直富可敌国!而且还用一个国家的财富来买一个奴隶。

    这人怎么这么豪气?!

    这不是疯了吗?

    别人疯,他们可不敢跟着疯。买不起,散了吧。

    秋明月勾出一抹冷笑,她大概已经知道葛场主的阴谋了。

    真是太无耻了!

    “先别急着走啊,你们陪葛场主演了一场戏,做了一次群众演员,该让葛场主给工钱啊。”秋明月拦住了离去的人。

    “什么演戏?什么工钱?”

    “这个一亿玄晶明显是个幌子,谁给得起这个价格?那这钱怎么付呢?这一亿只是拍下的人跟葛场主之间的约定,说不定对方就给一玄晶呢。葛场主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让大家都觉得有希望拍下这个奴隶,所以都愿意帮他做伪证;二让大家觉得公正,是自己没钱拍下来,是自己没本事。实际上,这就是一个聪明的骗局,把大家耍得团团转,这就是变相的强取豪夺。葛场主不仅没打算把奴隶给我,也没打算给在座的任何人。他想给的,是房间里坐着的那个人。”

    秋明月话一出,葛场主的脸色就微微变了。他确实是这么打算的,没想到这个女人这样聪明,竟然识破了他的阴谋。

    其他人一听,也觉得十分有道理,矛头纷纷指向葛场主。

    “葛场主,你是不是故意逗我们呢?”

    “你这样把我们当猴子一样耍有意思吗?”

    “一亿玄晶……那就当着我们的面交易啊,交易了,我们绝对不多说一个字。”

    葛场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这交易是斗兽场的私事,怎么能当着人的面进行?!”

    “你真觉得你这斗兽场能只手遮天?”

    葛场主冷哼一声,有恃无恐:“整个朝月城只有我这里有最优质的奴隶,如果有觉得不公平的,大可以不要来。”

    太无耻了!

    摆明了耍赖啊!

    “你哪里还有奴隶?仓库不是着火了吗?那奴隶文书也烧了吧,这里的奴隶都是没主的,大家大可以随便挑。”

    “你!”葛场主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牙尖嘴利。他刚刚那些话就是想忽悠她赖账,没想到成为她的把柄。

    “我记错了,文书并没有烧掉。”葛场主道。

    阴谋被拆穿了,他也懒得弄那些把戏了,干脆撕破脸。

    “这奴隶是本场主的,谁也别想要走。谁有异议,以后就不要踏入这里了。”

    秋明月轻笑一声,灵犀顺着她的腿爬了上来,钻进了秋明月的怀里。秋明月摸着灵犀的脑袋,默数着时间。

    很快的,一个人匆匆走了过来,凑到了葛场主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葛场主的脸色猛地变了,转身想走。

    秋明月哪里肯他走,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是不是仓库被烧了啊?葛场主,你的美梦终于成真了。”

    葛场主恶狠狠地瞪着她:“是你干的!”

    秋明月道:“我只是帮葛场主实现你的梦想罢了!”

    “你!来人啊,把她拿下!其他人,跟我来救火!”

    葛场主留下几十个人,带着其他人匆匆离去了。

    秋明月扫了一眼那围住她的几十个人,都是玄体境二阶左右的修为。

    这是想直接放她走呢,还是想放她走呢?

    “一起上吧。”秋明月直接道。

    那几十人互相看了一眼。

    “好大的口气!”

    “一个小姑娘,我们一人一口唾沫都淹死你!

    那几十个人就冲了上来,朝着秋明月扑去,秋明月带着灵力的一掌劈过,一下就将他们全部劈倒在地上。

    噗!

    噗!

    噗!

    他们吐的不是口水,而是血。

    一人一口血,都淹不死秋明月,反而将自己呛死了。

    秋明月直接走到了关着瀛的笼子前,打开笼子,朝着他伸出手。

    瀛的手搭在她的手上,碰触到那温热的温度,瀛下意识地想要缩回去。秋明月一拉,就将他拉了出去。

    这是属于主人的温度,很温暖。

    瀛抬起头,似乎要将秋明月的脸刻在心底,这就是自己要效忠的主人。

    秋明月带着瀛要离去,刚走到门口,一华服公子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手里拿着扇子,扇尖指向瀛,语气傲慢道:“这奴隶,本世子看上了。”

    秋明月冷眼盯着他:“让开!”

    华服公子分毫不让:“美人儿,本世子看上的东西,没有拿不到手的。”

    围观的人里,像是有人认出了这华服公子的身份。这华服公子是朝月城里的纨绔,整日吃喝嫖赌,因为家族的权势熏天,根本没人敢得罪,被他抢了的人也只能人气吞声。

    这姑娘运气真背,竟是碰上这么个小祖宗,今天怕是带不走这奴隶了。

    秋明月道:“今天就是例外,没人能从我秋明月手里抢东西。”

    华服公子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你就是秋明月?”

    秋明月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衣袍,浑身带着一股凛冽的气质,拒人于千里之外,美艳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是个完完全全的冷美人。

    秋明月最近可是朝月城里的名人,受到摄政王的亲徕,还是绝品丹铺的老板。

    华服公子眼里带上几分兴趣:“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本世子是谁吗?”

    秋明月勾唇一笑:“不就是秦南王府的小崽子吗?”

    他的腰间挂着秦南王府的令牌,而且一口一个本世子,不就是秦南王的儿子吗?

    华服公子的脸色一变,俊朗的眉宇间顿时带上一丝戾气。

    什么叫秦南王府的小崽子?

    好狂妄的语气!

    那华服公子手里的扇子突然化作锋锐的匕首,带着无穷的灵力,朝着秋明月袭来。

    “小心!”瀛的声音里带上了惊惧。

    这人的修为不可估量,所有人都怔怔看着,都觉得秋明月必死无疑。在生死攸关的那一刹那,瀛的身体突然灵巧地挡在了秋明月的面前,那剑便直接刺入了他的心口,他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挡住了巨大的灵力。那巨大的灵力冲到秋明月脸上的时候,就像一阵清风了。

    只是那风里带着血腥味。

    秋明月大怒,手里聚集着灵气,朝着华服公子攻去,华服公子面露轻蔑。

    他是玄气境的修士,这女人竟然敢攻击他。

    “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