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极品奴隶遭劫胡
    :

    就在众人觉得要收场的时候,那瘦弱的奴隶走了出来,直接面对着那魔兽。他本来就瘦小的身体,在魔兽面前更小了。

    有人注意到斗兽场里的情景,不由得屏住呼吸,这小老鼠……想干什么?

    他手里拿着两块磨得十分锋利的石头。他直接冲了过去,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魔兽的背部,手里的石头就朝着魔兽的脑袋砸去。

    他的力道很大,竟是将那石头生生砸进了魔兽的脑袋。

    魔兽开始发起狂来,想要将少年从背后摔下去。少年紧紧地贴在他地背上,趁着魔兽最狂躁地时候,掏出怀里藏着地匕首直接刺进了魔兽的脑袋!

    魔兽的血喷洒在身上,少年瞬间就成了一个血人。

    轰隆!

    巨型魔兽直接倒在地上。

    全场皆震惊!

    那个瘦弱的小奴隶竟然杀了魔兽!

    众人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这太令人震惊了,太过出人意料了。这奴隶这么瘦、这么弱、这么小,怎么能杀了身形是他几百倍的魔兽呢?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赢了。

    他躲藏,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保存体力!

    谁都没想到这个瘦弱的奴隶竟然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而且足够狠辣!

    不知道是谁先鼓起了掌,整个斗兽场的观众席上爆发了剧烈的掌声。

    少年抹去了脸上的血,看向了观众席的某个位置,那上面坐着的正是秋明月。

    秋明月露出一个赞赏的笑。

    她早就知道了结果。

    她一眼就看出了少年的潜力,只是他的外形限制了他,导致他连走出笼子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大放异彩了。

    斗兽场里的贵宾座里,华服公子慵懒地坐着,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我要那个奴隶。”华服公子指着少年奴隶道。

    “世子,那奴隶已经被买了,按照斗兽场的规矩,他是有主的了。”

    华服公子扫了身边毕恭毕敬的人一眼,面色阴寒:“本世子的话难道不是斗兽场的规矩吗?”

    秋明月走到了斗兽场的边缘。

    无数人看向她的目光都带着羡慕和嫉妒。

    就在刚刚,他们还嘲笑买下那个少年奴隶的是个傻子,转眼就啪啪啪打脸,哪里是傻子,简直就是慧眼,太厉害了!

    少年奴隶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收敛了所有的凶狠,匍匐在她的脚下,亲吻她的鞋子,卑微到了尘埃里。

    他从出生开始就是奴,是最低贱的存在,他不甘,他想要改变,唯一的改变方式就是在斗兽场。他很向往斗兽场,悄悄练习捕猎、厮杀,他将自己的身体开发到极致,时刻准备好上斗兽场一搏。但是没有人给他这个机会,他哀求过,得来的却是无尽的嘲讽。

    “瞧那傻子,又找死呢。”

    “是啊,那么瘦,魔兽吃了都怕硌牙。”

    渐渐的,他的激情被磨灭,认命了,呆在劣等奴隶里,等死。

    直到这个人出现,她说要给自己一条路。

    他上了斗兽场,热血沸腾,让那些鄙夷和嘲讽的人都刮目相看。

    “起来。”秋明月道。

    “奴……”少年奴隶愣了一下,像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站起来,跟我一样站着。”

    少年站起来,但是腰身依旧佝偻着,不敢挺直。

    秋明月一掌就拍在了他的脊背上,让他站直了身体,然后掐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和自己对视着。

    秋明月这才发现,这少年奴隶其实长得挺俊俏的,浓眉大眼,鼻梁高挺,脸上稚气未脱,等长开后肯定是俊朗的男人。少年眼里流淌的胆怯减分了。

    秋明月直视他:“我们是主仆,也是朋友,你可以抬起头看我。”

    朋友……

    他也可以有朋友吗?还是这么好看的姑娘,看她的样子,该是世家骄女吧,居然愿意和自己这样的奴隶做朋友。

    他觉得自己就像做梦一样。

    “你叫什么?”秋明月问道。

    “奴叫瀛。”少年道。

    奴隶没有姓氏,只有名。

    秋明月道:“那就叫秋瀛吧。”

    秋瀛……他有姓氏了,秋瀛很喜欢这个名字。

    “姑娘,这恐怕不妥。”

    秋明月转头,就看到身后站着一个穿着亚麻色衣服、面带戾气的中年男人。

    伙计连忙介绍道:“这就是我们斗兽场的场主,葛场主。”

    “葛场主,有什么不妥吗?”

    “只有主人才能赐予奴隶姓,姑娘不是奴隶的主人,怎么能赐姓?”葛场主慢悠悠道。

    “我已经买下这个奴隶了,在他上斗兽场前。”

    “哦?本场主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

    这人明摆着想赖账!

    秋明月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睛里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葛场主,难道你失忆了?你年纪大了,脑袋不好使,也有白纸黑字的文书啊!难道你不识字?”

    “刚刚放文书的仓库着了火,什么都没了。”葛场主问伙计,“你记得这位姑娘买了这个奴隶吗?”

    伙计连忙道:“不记得!”

    秋明月扫过看好戏的众人:“这不仅有你的人在,还有无数双眼睛呢。葛场主,做生意得讲诚信,你这样做生意可不行。”

    葛场主道:“这奴隶要是没主,就可以进行拍卖。”

    这也意味着在场的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这个奴隶!

    其他人纷纷道:“是这个姑娘记错了吧。”

    “是啊,我们都不记得这奴隶被买了。”

    “按照规定,葛场主安排拍卖吧!”

    秋明月眼神阴沉沉的,不再说话。

    葛场主觉得她怕了,轻蔑地轻哼了一声,直接让人将瀛拉回了笼子里。瀛看了秋明月一眼,有些不安,秋明月给他一个安抚眼神,瀛的心竟然奇异的安心下来了。

    拍卖开始!

    一万玄晶起拍!

    众人想着刚刚这个奴隶的表现,都觉得他很有潜力,纷纷加入了拍卖。

    两万玄晶……

    三万玄晶……

    价格越来越高,最后直接飙到了一百万玄晶,竟然还有人在加。

    要知道,最贵的奴隶都卖不到一百万,这个奴隶的价格简直打破了记录。

    “一亿玄晶。”一个华丽的声音报出了价格,也终止了这场拍卖。

    人群瞬间静了下来。

    一亿玄晶是什么概念?

    整个大岳的财富加起来都没有一亿玄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