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挑选奴隶
    :

    黑衣男子一怒:“秋明月,宫家的家事,不是你能插手的!”

    “如果我非要插手呢?”

    黑衣男子一摆手,四周的人全部围了过来,同时朝着秋明月发起攻击。

    秋明月身周环绕着一个灵力球,但凡碰到她灵力球的人,全部都弹了回去。

    砰!

    砰!

    砰!

    瞬间就落了一地的人,速度快到黑衣男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黑衣男人手里凭空出现一个铁链,两手拿着,撞破了那一层保护罩,铁链套住了秋明月的脖子。

    只要他一用力,就可以将秋明月的脑袋扭下来!

    他心中暗喜,刚用力收拢的时候,铁链里绕着的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砰!

    一脚踹在他的身上,中年男人的身影就狠狠地摔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中年男人爬起来,几乎连滚带爬地跑了。

    秋明月走到目瞪口呆的宫紫嫣面前。

    “好厉害……”宫紫嫣低声囔囔道。

    秋明月嘴唇一勾,莫名的狂傲:“那是。”

    宫紫嫣擦干了眼睛里的泪水,有些不自在道:“你救了我,谢谢……”

    后面的字眼极为小声。

    “你说什么?”

    “谢谢。”

    “我是你的主人,救你不是应该的?”

    宫紫嫣不再反驳了。

    凌北哥哥抛弃了她,二哥、爹娘和宫家也抛弃了她,只有眼前的人要她了。

    秋明月转身离去,宫紫嫣跟在了她的身后。

    从这天起,秋明月的身边就多了一个叫“紫嫣”的侍女。

    紫嫣本来以为自己要跟下人一样睡在下人房里,没想到秋明月让她睡在她隔壁的房间里,那房间和秋明月自己的房间没什么区别。

    紫嫣也不用端茶送水、倒洗脚水,更不用学子虚阁教的那些该死的奴隶礼仪,只要跟在秋明月身边撑个门面就好了。

    紫嫣待在陌生的房间里,心情很复杂,秋明月这人看着挺讨厌的,其实还挺好人的嘛。

    秋明月盯着紫嫣,若有所思:“一个奴隶少了点,还这么瘦,我得多挑几个奴隶。”

    紫嫣的感动只持续了一会儿,迅速炸毛,握着小拳头道:“喂喂,你什么意思?我可是很厉害的,一个打十个,你要是敢带其他奴隶回来,我就打死他!”

    ……

    奴隶场。

    当沦为奴隶的那一刻,作为人的所有权力都会剥夺,自己的命将永远属于另外一个人,在奴隶场的时候,属于奴隶场场主,被拍卖后,就属于拍走他们的人了。奴隶无论自己怎么努力,荣誉也是属于主人的。

    奴隶场里乱糟糟的,摆放着无数个笼子,笼子里装着各种各样的奴隶,有强有弱,有老有少。

    “老板,这一排是奴隶场里最强壮最厉害的奴隶,上面标着价格。你可以以上面的价格直接买了,然后让他们进斗兽场,如果能活下来,那价格会大增,老板你再转手,就挣了。”

    “如果输了呢?”

    “那只能说老板你看走眼了。”

    “就跟赌石一样?”

    “老板,你真聪明。”

    秋明月从几个最强壮的奴隶面前走过,都没有满意的。

    沈千柔的身体恢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她想训练一个厉害的奴隶保护她。

    这奴隶必须强。

    秋明月转身就去了奴隶堆里,这里都是奴隶里的次品,好几个关在一起,价格也低很多。

    秋明月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瘦弱的少年身上,少年瘦骨嶙峋,身上只裹着一块遮羞布,脸上黑漆漆的,他注意到秋明月在看他,也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带着一丝倔强与不甘。

    “就他了。”秋明月道。

    “老板,这个是劣等奴隶,您让他砍柴担水都干不动,这种买回去只会吃啊!”

    “我说,就要他!”

    伙计有些不开心,他以为来了一个有钱的老板,没想到是个穷逼。伙计的态度就散漫了一些:“十玄晶。”

    秋明月给了他十玄晶。

    “我要让他参加比赛。”秋明月道。

    伙计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这老板是变态吧,还是跟她选中的奴隶有仇?她是想花个小钱看热闹,看那个瘦弱的奴隶被活活弄死吧!

    这小奴隶扔进斗兽场里,分分钟就被野兽啃了啊。

    不过人家花了钱,那就只能按她的意思办呗。一条奴隶的性命,不算什么。

    少年被从笼子里带了出来,带到了秋明月的面前。

    少年耷拉着脑袋,和秋明月一样高,比她想象的还要瘦,身上遍布着各种各样的伤痕,在这里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秋明月心里并没有什么同情。

    “我不是想弄死你,我是想给你一条生路。我相信你能活下来。”秋明月道。

    少年突然抬起头,看了秋明月一眼,眼神里迸发出异样的光彩。

    十个奴隶进入斗兽场。

    “哈,那个劣等奴隶是怎么回事?”

    “有老板买了,并让他进斗兽场。”

    “哈哈哈,那买的人是傻子吗?那么瘦小,一口就被吞了。”

    “人家犯傻有什么办法?咱们看戏就够了。”

    “来来来,来押赌注了,押谁赢?”

    “反正不押十号赢。”

    十号就是那个瘦弱的少年。

    秋明月坐在角落的位置上,静静地观察着斗兽场上发生的一切。

    轰隆一声,笼子的门打开,一只巨型的二品魔兽被放了出来。

    “这魔兽是迷雾森林里捕获的,生性狡猾、凶残,已经吃了几百个奴隶了。”

    “今天这些奴隶,也不知道有没有能活下来的。”

    吼!

    那魔兽叫了一声,天地都震动了起来。

    强壮的奴隶拿着刀朝着魔兽砍去,就像是蚍蜉撼大树,魔兽的尾巴一甩,直接将那奴隶甩了出去,砸在边缘的铁栏上,直接死了。

    一场凶残的奴隶与魔兽的战斗拉开了帷幕。

    虽然前面已经有人死了,但是几个强壮的奴隶还是争先恐后地朝着魔兽身上砍去,他们知道,只有杀了魔兽,他们才有生存的希望!杀了魔兽,他们可能名声大噪,遇到一个厉害的主人!

    吼!

    吼!

    吼!

    魔兽叫了几声,竟是将那些扒在它身上的人全部甩了出去!

    砰!

    砰!

    砰!

    奴隶们掉落下来,魔兽巨大的脚就直接踩了上去,一下血肉模糊。

    那瘦小的奴隶凭借自己体型的优势,一直躲躲藏藏,竟然是唯一活下来的那个。

    “哈哈,看那个小老鼠还在跑呢!”

    “没用也就算了,还胆小,这样的奴隶有什么用?”

    “比赛已经结束了,散了散了。”

    “这一批奴隶又成了魔兽的食物,没意思。”

    魔兽赢了。

    秋明月的眼神微凝……

    不,还没有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