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秋明月,这么帅……
    :

    子虚阁的人离开后,宫紫嫣就扑在地上大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宫紫嫣,你以后就做我的贴身侍女吧。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把‘宫’字去掉,以后就叫紫嫣吧。”秋明月道。

    “秋明月,你把我放在你身边,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宫紫嫣道。

    “我们是主仆契约,我死了,你会死,你死,我不会死。”秋明月道,“我把你放在身边,不是我蠢,而是你根本杀不了我。”

    宫紫嫣哭得更加厉害了。

    在这之前,她会觉得秋明月在吹牛,但是当秋明月赌出黑曜石的时候,她知道这女人很厉害,厉害到超乎她的想象。

    宫紫嫣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夜里。

    宫紫嫣睡在下人房里,她有无处次腾起这样的念头,去杀了秋明月,这样她就解脱了。

    但是,要是她死了,秋明月没死,那她岂不是亏了?

    她不甘心,她好恨秋明月,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紫嫣。”

    宫紫嫣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跳了起来,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冲到了门口,一开门,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门外。

    “二哥!”宫紫嫣一下就扑进了她的怀里,“二哥,紫嫣好可怜,秋明月和子虚阁太可恨了,子虚阁竟然给紫嫣打了奴隶印记,秋明月还让紫嫣做她的婢女。二哥,你最疼紫嫣了,一定要为紫嫣做主啊!”

    宫天河摸了摸宫紫嫣的脑袋,眼神扫过她脖子的奴隶印记,眼神便是一冷,柔声道:“妹妹,二哥来晚了,二哥现在就救你出去。”

    宫紫嫣开心地拉着宫天河的手,朝着门口走去。

    她就知道,她的家人不会放弃她。

    她可是宫家最宠爱的女儿,她的家人怎么会让她做奴隶呢?

    国公府的门口处站着一个人,越近,那身影越明显,竟然是秋明月!

    宫紫嫣连忙缩到了宫天河的身后。

    秋明月含笑看着她:“紫嫣,这么晚,你要去哪里呢?”

    宫紫嫣道:“我要回家,我才不要做你的婢女,我哥哥来接我了。”

    秋明月轻笑一声,目光从宫天河的脸上扫过:“你确定你哥是接你回家,不是送你上西天?”

    秋明月话一出,宫天河的瞳孔就瑟缩了一下。秋明月将他的眼神尽收眼底。

    宫紫嫣愤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家里人最宠我了,怎么可能伤害我?秋明月,我有家里人撑腰,你是不是怕了,所以想挑拨离间?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你现在可不是宫家的女儿,而是个奴隶!宫家是修真第一世家,家里出了个奴隶该多丢面子?唯一能解决这个耻辱的方式,就是杀了那个耻辱。”

    宫紫嫣的小脸涨得通红:“你就是想我给你做奴隶,想羞辱我,所以才说这些话。反正我今天一定要走。”

    宫天河也开口:“不过一个奴隶印记罢了,宫家自然有办法解决。”

    是啊,不过一个奴隶印记,宫家还解决不了?

    她更加确定秋明月是挑拨离间!她才不上当!

    宫天河说着就拉着宫紫嫣往外走去,秋明月竟是没有拦,直接退到了一边。

    “你要走,我也不拦你。紫嫣,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是生是死,结果也是你自己承担。”

    宫紫嫣跟着宫天河走出了国公府很远,宫紫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恶毒的女人竟然就这样放过了她?

    “这么好的奴隶,就这样放手了?明月,你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姬九玉挑着她的头发问道。

    秋明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我喜欢别人心甘情愿,而不是强迫别人。”

    马车上。

    宫紫嫣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宫家,变成宫家最宠爱的女儿,回到自己的闺房里,好好的睡一觉了。等醒来,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会是一场噩梦。

    突然,马车不动了。

    宫紫嫣拉开了帘子,发现四周黑漆漆的一片,竟是一片荒野,这根本不是去宫府的路!

    宫紫嫣心里有些不安,难道他们遇到劫匪了?

    “二哥,你在哪里?”

    “小姐。”一个黑衣中年男人带着几十个人,将马车刚好围住。

    “黑叔,你怎么在这里?我二哥呢?”

    “二公子不忍心送您上路,所以由老奴来送您上路。”中年男人的脸上闪过一道杀意。

    “什……什么上路?”

    “家主下令要杀您,二公子和老奴只是奉命行事。小姐,您放心,老奴会一刀毙命的,您不会有痛苦的。”

    “不……我爹、我娘、还有我二哥,他们那么疼我,怎么可能杀我?”

    “小姐,这也是为了宫家的名声着想,宫家的子孙里绝对不能有奴隶。您要恨,就恨秋明月吧,是她把您变成奴隶的。您放心,等您死了,宫家肯定不会放过秋明月的!”

    中年男人手里拿着剑,杀气腾腾,这个时候,宫紫嫣不相信也得相信了了。

    宫紫嫣不由得想到秋明月的话。

    她本来觉得秋明月是在挑拨离间,没想到是真的!

    她已经被家族舍弃了!

    没有人要她了。

    宫紫嫣的鼻子酸酸的,这种被所有人抛弃的感觉实在太不爽了。她茫然、无措,天仿佛都塌了下来。她心里很难受,想哭,却哭不出来。

    中年男人步步紧逼,宫紫嫣往马车里退着。她的修为远远不如黑叔,强大的杀气让她瑟瑟发抖。

    “我不想死,不想死……黑叔,别杀我,求求你了,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啊!”宫紫嫣哀求道。

    但是对方的脚步并未因为她的求饶而缓下来。

    宫紫嫣越来越绝望。

    男人的刀朝着宫紫嫣的脖子砍去,就在刚要碰到她的脖子时,刀突然飞了出去,一个人影站在了中年男人和宫紫嫣之间。

    能平白打掉自己的刀……“你……你是谁?”

    “秋明月。我的人只有我能杀,谁都别想杀!”

    秋明月负手站立,气势凛然,衣服随风飘舞,说出的话掷地有声。

    宫紫嫣痴痴地看着她,第一次发现秋明月厉害得这么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