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夺家产?没门!
    :

    沈胤道:“是啊,明月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确实是个好孩子,还经营了那么一间大的丹铺。这丹铺是明月的心血,我这个做舅舅的,现在就一个念想,保住明月的这点心血。”

    秋泰道:“沈家主,明月也是我的女儿,我想要保住她心血的心情比你还急切。”

    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碰撞,很激烈,谁都不让谁!

    沈胤变了脸:“秋泰,别假惺惺了,这么多年来,你怎么对千柔和明月的,我不是不知道!你纵容南飞玉欺负他们母子三人,他们三人在秋府连下人都不如!如果不是杀了你,千柔就要成为寡妇,我早就杀了你了!就算明月活着,也绝不可能将绝品丹铺给你的!”

    秋泰拍桌而起:“沈胤,你觉得明月会给你吗?我可记得之前千柔带着明月去省亲,你将人家关在了门外。明月想要吃的,你就把泔水倒给她喝,你觉得明月可能把绝品丹铺给你吗?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她爹!”

    “秋泰,绝品丹铺是我的!”

    “沈胤,你休想!”

    绝品丹铺代表的是极品丹药和无尽财富,谁得到就可能冲击第一世家的位置,两个人谁都不肯放手,战争一触即发。

    “秋泰,你是要强占着绝品丹铺了?”

    “什么叫占,本来就是我的。沈胤,你这行为叫抢!”

    秋泰话音落,就突然出手,沈胤根本没反应过来,就挨了他充满灵力的一掌,狠狠地摔在地上!

    沈胤是带着族中高手来的,族中高手见族长被打,都纷纷朝着秋泰攻了过来。

    秋泰手下高手也纷纷应战。

    顿时,整个客厅只有“砰砰”“轰轰”的声音,灵力冲击,身体相搏。

    一场恶战拉开了!

    砰!

    砰!

    砰!

    客厅外一个又一个人摔在地上,有沈府的人,也有国公府的人。

    到了最后,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

    沈胤的剑抵着秋泰的脖子,秋泰的拳头对着沈胤的丹田!

    两人对峙片刻,又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秋泰道:“沈兄,千柔既是你的妹妹,又是我的妻子,所以这绝品丹铺,我们该共同守护啊!”

    沈胤道:“秋兄说的对,要不这样,绝品丹铺的钱全给秋兄,我只要丹药?”

    “哈哈哈,这怎么能让沈兄吃亏呢?我要丹药,钱全给沈兄,再分一成丹药给秋兄。”

    这丹药的价值比钱多多了,这个时候,互握着对方的命脉,两个老狐狸还是谁也不让谁,谁都不肯吃亏!

    两人恶狠狠地剜了对方一眼,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

    “丹药和玄晶,全部一人一半!”

    “好!”

    秋明月和萧默寒躲在暗处看了精彩的一场戏,精彩得他们都忍不住要鼓掌了。

    “现在该我出场了。”秋明月露出一个坏笑。

    秋明月大摇大摆地走进客厅:“爹,舅父,我还没死呢,你们就这么急着分我的遗产了?”

    秋泰和沈胤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尤其是沈胤!

    秋明月不是已经死了吗?

    死在他的摄魂阵里!

    那、那眼前的整个人是谁?!

    摄魂阵都毁了,秋明月怎么可能还活着?!

    怪物!

    两个人处在震惊里,久久不能回神。

    秋明月没死,那他们刚刚那一番争执还有什么意思?

    秋泰和沈胤都觉得自己被人狠狠地耍了一把!

    他们看向秋明月,就看到秋明月露出一丝恶劣的笑。

    是她!

    秋泰和沈胤都腾起一股被戏耍的怒意,对视一眼,两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致,只要杀了秋明月……

    “英国公和沈家主真有意思,本王今天真是见识到了。”一人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他说的是秋泰和沈胤,看得却是秋明月。

    这人一出,秋泰和沈胤想要杀秋明月的想法顿时灭了。

    秋明月用手肘撞了撞萧默寒的腰:“王爷,你出场的太早了,要是晚点,还有一场好戏呢。”

    “你的身体虚着,现在可禁不起打。等你恢复了,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萧默寒道。

    秋明月从这里面听出一丝关心。

    秋明月本来心里大呼“不过瘾”,现在那丝不过瘾也淡了一些。

    沈胤灰溜溜回了沈府,秋泰也闭门修炼,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警告各自地下属不准将今天的事说出去。

    ……

    翌日清晨。

    国公府,柔风院。

    “秋小姐,这是你和宫紫嫣的主仆契约,只要你将血滴一滴在上面,你们的主仆契约就生效了。”子虚阁的管事将契约呈给秋明月,恭敬道。

    “秋明月,你敢!”宫紫嫣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像是随时可能扑上来咬死她。

    宫紫嫣的脖子上,紫金色的图案若隐若现,这就意味着她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奴隶了。

    堂堂宫家的小姐竟然沦为了奴隶,宫紫嫣一下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她不知道哭过多少次,但是都改变不了结果。

    这在子虚阁签下契约,子虚阁协助履行这件事,就算是公主,也不敢违背子虚阁见证下的契约。

    如果可以选择,宫紫嫣绝对不会和秋明月打那个赌。

    子虚阁管事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有些惭愧。

    按道理,子虚阁该将一个温顺听话的奴隶交到秋明月的手里,这是子虚阁的责任。但是子虚阁驯化了五天,只在宫紫嫣的脖子上打下一个奴隶的印记,她的性格还是那么嚣张跋扈,完全没有一个作为奴隶的自觉。

    管事本来还想再驯化几天的。

    “你应该交给奴隶的主人自己驯化,明月肯定有办法教训这个刁蛮小姐的。”姬九玉道。

    管事觉得阁主完全在逃避责任,但是阁主的命令不能违抗,他只能带着未驯化成熟的奴隶来了。

    这不,这一来,一主一奴就对上了。

    惭愧,真是惭愧。

    “为什么不敢?”秋明月道,“宫紫嫣,要是我不要你,你现在只能放到奴隶场上被拍卖。你这张脸长得不错,多少老得皮皱的老头子想把你拍回去生孩子呢。”

    她不想做老头子的禁脔!

    宫紫嫣紧紧咬着唇。

    秋明月将自己的血滴了下去,契约形成,从这一刻开始,宫紫嫣就是她的奴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