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跳梁小丑!
    :

    轰隆!

    摄魂阵破碎的力量强大,沈家的上空顿时电闪雷鸣起来。

    沈胤一从摄魂阵里出来,就猛地吐出一口血!

    沈夫人连忙冲了过来,扶住他:“老爷,你没事吧!”

    “那不是秋明月,是个怪物。还好,那个怪物已经死了。”沈胤说完就晕了过去,脸上还残存着笑。

    他灵力没了可以再修炼,除掉那个怪物就是除了心腹大患。

    沈府外,一辆灵兽拉着的马车停在那里。

    萧默寒双手搭在膝盖上,身形伟岸,腰身笔直,气势强大,紧握的双手泄露了他的不安。

    是灵犀冲到摄政王府说秋明月的魂魄被勾走了。然后,萧默寒就发现沈府施行摄魂阵。

    魂已入阵,要破阵,只能靠自己。

    她一定行的!

    突然,萧默寒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瞬间就出了轿子。恰好,一缕伤痕累累的残魂就从他身上穿了过去。

    那人身上裹着冰冷的寒气,冰寒入骨,她浑身萦绕着一股黑气,十分骇人。

    “明月。”萧默寒叫了一声。

    那魂魄的脚步突然顿住,转头,用血红的眼睛看着他,很陌生。

    萧默寒走到了她的身边,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敌意。

    “明月,是我。”

    秋明月直直地盯着他,身上暴怒的戾气化作黑烟渐渐消散,双眉之间的痣的颜色淡去,变成了鲜艳的红色,冰冷的眼神也渐渐有了温度。

    她像是终于认出了他:“萧默寒?”

    萧默寒对着她伸出手:“明月,我带你回家。”

    秋府,柔风院。

    房间里乱七八糟的一片,各种东西碎了一地,是刚刚经历一场恶战。床上绑着一个人,她头发凌乱,面目狰狞,奋力挣扎着,似乎想挣开绳索,继续杀人!

    地上躺着一把剑,上面沾着血迹。

    秋云泽的手臂上被刺了一剑,伤口已经包扎好。

    秋云泽和沈千柔站在门口,紧紧盯着床上的人,带着一丝戒备。

    “娘,姐姐是中邪了吗?”秋云泽问道。

    他一打开门,姐姐就冲了进来,拿着剑朝他刺来。沈千柔听到动静赶来,她又转而攻击沈千柔,两人联手制服了她,将她捆到了床上。

    沈千柔表情镇定,没有丝毫慌乱:“不是中邪,是摄魂阵。沈家是修真世家,同时擅长阵法,如果我没猜错……明月的身体现在是另一个人的魂魄。”

    秋云泽脸色一变:“我要去救姐姐。”

    “不准去!”沈千柔厉声道。

    “娘……”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明月的身体,明月肯定会平安归来的。”

    秋云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镇定自若,充满魄力,这一段时间,姐姐变了,也影响了母亲和自己。只是母亲的变化更大一些。

    这样的变化当然是好的。

    秋云泽深吸一口气,自己确实太鲁莽了,他的灵根恢复不久,忙着管理绝品丹铺忽略了修炼,修为仍旧停留在最低阶。他这样去救姐姐,不是去送人头吗?到时候反倒要姐姐去救他。

    母子两人就站在床边守着,拿各种各样的绳索捆住她,她想要咬舌,沈千柔就连忙用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就这样,一缕孤魂占据了秋明月的身体,却仍然控制不了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沈千柔面色镇定,紧握的双手泄露了她的不安,但是她还是一直告诉自己,明月不会有事的。

    砰!

    床上的人突然剧烈地挣扎了一下,竟是将那一层一层的绳索给崩断了!

    沈千柔心中一惊,心里很害怕,脑子却又无比清醒,手里的剑直接抵在了“秋明月”的脖子上:“不准动!我手里的剑是七品神器,同样可以戮杀魂魄!”

    “娘,是我。”

    “明月……”

    秋明月的脸色有些白,将脸上的乱发拨开了:“娘,我回来了。”

    她眼睛里的蒙着的一层白雾消失了,眉眼间带着一丝熟悉的笑。

    沈千柔细细地看了她一眼,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开,直接扑在了秋明月的身上:“明月,你回来了,没事就好。”

    说着就哽咽起来,刚刚的镇定自若完全消失不见。

    秋云泽也欣喜地拉住了她的手:“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和娘都吓死了!”

    三人抱在了一起。

    “是摄魂阵吗?”沈千柔问道。

    秋明月点了点头:“他们想用摄魂阵对付我,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连摄魂阵都搭进去了。”

    “摄魂阵是沈家的一等正法,沈胤肯定心疼死了。”沈千柔道,“我和沈胤好歹有血缘关系,没想到他做得这么绝!”

    “现在未必,他以为我死了。”秋明月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娘,云泽,你们过来,我有个主意耍耍沈家……要让他们尝尝恶果!”

    ……

    沈府。

    “老爷,秋明月杀了沈千柔和秋云泽后,自杀身亡了,这是沈千柔的贴身侍女亲眼所见!现在整个国公府都传遍了!”

    沈家派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汇报道。

    沈胤躺在床上,听到这个消息面上顿时有了血色。

    “虽然浪费了一个摄魂阵,但是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沈胤舒了一口气,“哼,那个野种还想和我斗!”

    除掉这个心腹大患,沈胤都能睡一个安稳觉了。

    沈夫人也很开心:“天长,爹和娘终于替你报仇了。”

    两人都出了一口恶气。

    沈夫人道:“老爷,这绝品丹铺是明月的,千柔三母子和秋泰的关系一直不好,现在千柔不幸去世,我们作为娘家人,一定要守住她的东西。”

    沈胤道:“夫人说得对,现在也只有我们能为千柔做主了。”

    于是,沈胤带着族中几个德高望重的人,就浩浩荡荡地去了国公府。

    国公府,客厅。

    秋泰坐在首位,沈胤坐在客位。两方人马齐聚一堂,很热闹。

    秋泰和沈胤其实都很开心,但是偏偏还要装出伤心的样子。

    沈胤轻叹了一口气:“明月怎么好好发起疯来,杀了千柔和云泽,真是太意外了,我刚听闻的时候,吓了一跳。我可怜的妹妹啊……”

    秋泰抹了抹眼泪:“千柔温柔贤淑,云泽也很乖,明月这孩子脾气有些暴躁,但是也是个好孩子,可能是修炼的时候太急切,走火入魔了。我最疼的就是明月这孩子了,怎么会这样……”

    这两人还真是虚伪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