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皇后,惊喜大不大?
    :

    丹阳公主坐在酒楼的包厢里,静静地等着,紧握的手泄露了她的不安。

    沈天长怎么还不出来?

    真是个废物。堂堂沈家的大少爷,手握极品阵法,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秋明月?

    丹阳公主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表妹。”

    丹阳一转头,脸上的不耐顿时变成楚楚可怜和欣喜:“表哥,你出来了,没事吧?”

    “没事,我已经杀了秋明月,替表妹你报了仇了。”

    丹阳的脸上露出一丝娇羞:“表哥对我真好。”

    沈天长手里拿着一个水壶:“表妹,这里面的水是九池里的水,灵力充沛,还有美容养颜的作用,表妹你试试?”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

    丹阳听到可以变美,立即将水壶里的水倒了一些出来,拍到了自己的脸上。她的脸变得清爽舒服,一股暖意流淌而过。她并没有注意到沈天长脸上一闪而逝的冷嘲。

    丹阳将水壶收了起来,脸上又露出苦恼的表情:“表哥,秋明月、沈千柔、秋云泽三母子相依为命,秋明月死了,活着的人肯定会很伤心。”

    “那该怎么办呢?”

    丹阳绞尽脑汁想了想:“死人不能复活,只能让沈千柔和秋云泽去陪秋明月了,这人早晚都是要死的,他们三个一起上路,在黄泉路上还有一个伴。”

    沈天长道:“表妹真聪明。”

    丹阳垂眸抿唇笑了起来,挡住了眼中再也忍不住的笑意。

    秋明月,本公主不仅要你死,还要你的至亲去给你陪葬!而且,本公主根本不用动手,只需要装个可怜,就立即会有人要了你跟你至亲的命!

    “表哥,你快去吧,免得秋明月走远了,沈千柔和秋云泽找不到她。”

    “放心,我就在这里,怎么会走远?”竟是秋明月的声音!

    丹阳公主抬起头,眼前哪里还有沈天长,竟然是秋明月!

    秋明月不是死了吗?

    “是沈天长死了。”秋明月轻笑一声道,“一颗易容丹,就骗过了公主你呢。”

    “你!你好大的胆子!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杀了沈天长!”丹阳公主还是不相信。

    秋明月的命怎么可能这么硬!

    “但是结果就是我活着,沈天长死了。”

    沈天长是秋明月易容的,那刚刚的池水……

    丹阳公主打开水壶,将里面的水倒了出来,哪里是奶白色的泉水,竟是充满了污秽的黑水!里面像是有虫子涌动着,恶心极了!

    丹阳觉得自己的脸痒了起来,像是有无数只虫子爬着,她连忙去摸自己的脸,竟是摸到了脓!

    “啊!”丹阳公主尖叫一声。

    她可是大岳第一美人!

    她的脸!她的脸!

    丹阳公主拔出手中的剑,便要朝着秋明月刺去!

    “住手!”萧默寒突然出现在秋明月的声音,冷声道。

    丹阳公主看着他,眼泪就涌了出来:“默寒哥哥,她毁了我的脸,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萧默寒沉声道:“丹阳,刚刚发生的事本王都看到了,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本王没想到你是这么恶毒的人。”

    她刚刚做的事,默寒哥哥都看到了?

    默寒哥哥居然说她“恶毒”!

    她之前一直装得很好的……

    她的脸没了,默寒哥哥还不喜欢她了!

    都是秋明月,都是她害的!

    丹阳公主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秋明月。

    “戏也差不多了,我得赶紧回家了。”秋明月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出了包厢,身后是丹阳公主充满仇恨的嘶吼声。

    ……

    秋明月迅速回到家中。

    无双剑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光芒,将沈千柔包裹在其中。

    “小丫头,你终于回来了。你现在回来,还可以见你娘最后一面。”无双剑器灵道。

    “什么最后一面?”

    “你娘,已经坚持不住了。”器灵轻叹了一口气,“除非有黑曜石,算了,这说跟没说一样。小丫头,你节哀。”

    “我有黑曜石。”

    器灵依旧唉声叹气,他根本不相信秋明月的话。

    秋明月将紧紧藏在怀里的黑曜石拿了出来,递到了他的面前。

    器灵一惊:“你……你……你这小丫头真的弄到了?”

    “快说怎么弄。”

    “让你娘将黑曜石服下去,快!”

    秋明月立即捏开了沈千柔,将黑曜石放在她的嘴唇里,慢慢的,黑曜石渐渐消融。沈千柔的身周环绕着一股淡淡的光芒,清除了她脸上的青色。她的脸色由青转白,有了血色,手也动了动,眼睛慢慢地睁开。

    “娘!”

    沈千柔睁开眼睛,看着秋明月:“我还以为我死了,那镯子并不是陛下送我的定情信物,而是断魂蛇,肯定是沈夜荷想害死我。”

    “娘,我不让你死,阎王爷都不敢要你的命!”

    沈千柔的脸上挤出一个笑:“明月,辛苦你了。娘总是拖累你和云泽,娘也想修炼,不成为你们的累赘,可是娘的根骨……”

    “娘,你的根骨不急于一时,你每天吃一颗物品固元丹,根骨会慢慢恢复的。”

    两母女俩在房间里静静地说了一会儿话。

    等秋明月出了房间,就将那个被自己打死的断魂蛇拿给了下人。

    “送到皇后那里去,就说感谢皇后的礼物。”

    ……

    冷宫。

    皇后正在静静等着沈千柔死亡的消息。

    被断魂蛇咬的人,再多的丹药续命都活不过两天。

    等她死了,自己一定送几十个花圈给她,聊表自己作为妹妹的心意。

    想到这里,皇后就忍不住笑出声。想和自己斗,沈千柔,你还是高估自己了!

    “娘娘,这是秋明月送进来的,说要您亲眼看。”

    那是一个粗陋的不堪入目的盒子,秋明月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皇后一记掌风过去,那盒子就摔在地上,裂成了无数片,而死掉已经僵硬的断魂蛇也从里面滚了出来。

    皇后脸色一变,断魂蛇是极其有灵性的魔兽,竟然被人刺中七寸,一招致命!

    而且,秋明月将断魂蛇送到她这里,明显就是想示威!

    “娘娘,秋明月和宫紫嫣在子虚阁赌石,竟然赌出了黑曜石!”

    又一则消息传到了皇后的耳里。

    皇后猛地坐在了椅子上。

    黑曜石专克断魂毒。

    这一下,沈千柔是彻底死不了了。

    沈千柔的那个废物女儿,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