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摄政王破阵
    :

    万兽阵外。

    “万兽阵里有九池,九池相通,灵气减少时,池的数量就减少,最终合为一池,蕴含着无限灵力。之前无数修士觊觎里面的灵力,都闯入万兽阵,但是最后都成了野兽腹中的食物。”沈天长道。

    “蕴含无限灵力的九池……”丹阳公主的脸上露出一丝渴盼,“水肯定很暖吧。”

    沈天长心神一荡:“表妹,等秋明月死了,我趁着阵法最虚弱的时候,取一些池里的水来供你享用。”

    丹阳公主的脸上露出一丝娇羞的笑:“表哥对我真好。秋明月,她什么时候死啊?”

    沈天长算了一下时间:“已经死的不能再透了。”

    丹阳公主的眼底泄出一丝笑意。

    秋明月,这就是和本公主做对的下场!本公主不仅要你葬生野兽的腹中,还要神魂被困在万兽阵中,永世不得超生!

    沈天长的脸色突然白了,竟是喷出一口血来!

    “表哥,你怎么了?”

    沈天长的脸色十分难看,又有些难以置信:“有人在攻击阵灵,试图破阵!”

    丹阳公主有些不高兴:“只有秋明月在阵中,你不是说秋明月已经死了吗?”

    “是不可能啊,破阵要玄力境,秋明月有这个修为吗?”

    “当然没有,但是有人破阵。”

    沈天长擦掉了嘴角的血:“表妹别急,我进去看看,就算秋明月活着,我也杀了她!”

    万兽阵。

    秋明月站在一个巨大的深坑旁,这深坑深不见底,长宽至少百里,无数巨大的锁链从深坑的边缘蔓延到中间。而深坑的中间处,是巨大的古铜色的擎天柱,上方电闪雷鸣。那里正是阵灵所在!

    秋明月就徒手站在那里,身形看起来无比瘦弱,仿佛风一吹就能吹走。但是和她刚刚交手过的阵灵知道,这小丫头绝对不简单!

    轰隆!

    一阵闪电一样的光芒突然朝着秋明月袭来,秋明月借力直接腾空而起,在半空转过一个优美的弧度。

    她打斗本来只凭本心,残暴简单,力求在最短的时间挫败对手,但是想到现在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她,秋明月下意识的“温柔”了一些。

    秋明月手里的灵力化成一把巨剑,朝着那拖着长尾的闪电看去。

    嘭!

    顿时火光四射,迸发出刺眼的光辉。

    那闪电突然转头,化作一条龙形,张开血盆大口,秋明月汇聚浑身所有的灵力,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猛地推了出去。

    巨龙张嘴就将火球吞了进去。

    万籁俱静。

    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大的轰隆声,脚下的地都像是震动了起来。

    秋明月倒在了地上,吐出一口血,而那巨龙也躺在地上,身影淡了很多。

    两败俱伤。

    “女人,可以啊。”巨龙咳了咳道。

    “女人,本座夸你,你不开心?这玄沧大陆能得到本座夸奖的人寥寥无几。”

    “夸奖能多块肉吗?”

    “不能?”

    “能增加灵力吗?”

    “额,不能。”

    “那夸奖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吗?”

    “……”说得好有道理。

    两个对手就这样躺在地上,相顾无言。

    秋明月趴在地上,聚集着浑身的力量,等着再给阵灵致命一击。

    “别费力了,秋明月,你赢不了的,现在就是你的死期了。”沈天长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冷声道。

    他没有想到他来的机会这么好。

    秋明月和阵灵两败俱伤,这正是两者最虚弱的时候,稍微有点修为的修士都能给他们致命一击。

    他要砍下秋明月的脑袋给丹阳做礼物,再吸干阵灵的灵力。丹阳要是一开心,说不定就答应嫁给自己了呢,自己有了灵力,可能能晋升到三级阵术师。那样,自己就是彻底的人生赢家了。

    哈哈哈!

    沈天长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秋明月翻出记忆里这个男人的身份:“表哥,你忍心杀了我吗?”

    “别那样叫我,我才没有你这个废物表妹。”沈天长嫌恶地看了她一眼。

    在沈家眼里,沈千柔和秋明月就像蝗虫一样,他们从小就被教育要离得远远的,免得沾上晦气。

    “等我杀了你,丹阳就要嫁给我了,没想到你这个废物还有这个用处。”

    沈天长举起手中的刀,朝着秋明月的脑袋砍去!

    沈天长的刀还没触及她的肌肤,身体突然僵住了。

    冰冷的利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比利刃更冷的是,男人的声音。

    “沈天长,你当本王是死的?”

    万兽阵里怎么可能有第三个人?

    明明进来的只有秋明月!

    沈天长扭头就看清男人的脸,居然是摄政王!

    沈天长来不及想摄政王是怎么出现在万兽阵里的,立即道:“王爷,您是为了九池里的泉水来的吧。这样,泉水和九池都归您,我只要这女人的命。”

    “不行。”

    “王爷,沈家好歹也是第二修真世家,您不看我的面子,也得看看沈家的面子。”

    “你能代表沈家的面子吗?再说,本王需要看沈家的面子吗?沈家算个什么东西!”萧默寒嗤笑了一声。

    好霸气!好张狂!好欠揍!看,那姓宫的脸都气得涨红了。不过她喜欢!

    沈天长怒气上脑,手里的刀直接朝着萧默寒砍去,只是刀在碰到他的瞬间变成一地金属片。

    沈天长转身想跑,就被萧默寒直接提了起来,朝着巨大的深坑中央扔了过去,沈天长的身影越来越小,砸在那擎天柱上,瞬间被闪电吞没。

    阵灵的龙形变得清晰了一些,开始盘旋飞行起来,喷出巨大的火光,形成几个大字。

    “恭喜,萧默寒,破阵。”

    破阵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打败阵灵,另一个是打死控制阵术的人。控制阵术的人一般不会入阵,所以以前者为主。

    秋明月吃了几颗丹药后,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打了半天,结果王爷你直接一招破阵了。”秋明月不满道。

    萧默寒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心里一痒,想捏捏她的脸,不过想到刚刚水里所见,他并没有伸出手。

    捏了一下,似乎就收不回来了。

    萧默寒道:“分一半功劳给你。”

    “王爷,你要不要看一场戏?”秋明月的脸上露出一个古灵精怪的笑。

    沈天长死了,现在轮到丹阳公主了。

    萧默寒有些期待:“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