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摄政王吃醋了?
    :

    他像是失去了耐性,黑袍一挥,“轰”的一声,一大片落了下来!

    “娘亲,你好厉害!”灵犀叫着,觉得自家娘亲特别酷,下一瞬,就缩到了秋明月的怀里,“啊啊啊!娘亲,那些鸟兽是朝着我们砸来了!”

    鸟兽下落裹挟着巨大的力量,就算是庞大的体型也足以砸死他们!

    就在那鸟兽要盖住他们的时候,一道身影比鸟兽下落的速度还快,直接将秋明月抱了起来。

    亮光从云层透了出来,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而他们直接飘到了云层上,瞬间,炫目的光辉将他们包裹其中。

    秋明月睁开眼睛,就看着眼前男人,如九天神祇一般,双肩似乎生出了白色的羽翼,而他的脸俊朗地如刀刻一般凌厉、棱角分明,紧抿的薄唇十分性感,漆黑的眼眸像是要将人吞没其中。

    秋明月痴痴地看着他,直到落在地上,秋明月还有些发愣。

    萧默寒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若是本王以身相许,你愿意将黑曜石给本王吗?”萧默寒低沉满是磁性的声音问道。

    秋明月道:“不愿意。”

    萧默寒脸一黑,直接松开了手,“砰”的一声,秋明月就摔在了地上。

    秋明月从地上爬起来,戳了戳萧默寒的腰。萧默寒抓住了她作妖的手,如果是其他人,这个时候已经被他扭断了。

    萧默寒往前走,秋明月就追在他的身后。

    “生气了?”秋明月问道。

    “本王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萧默寒一字一句道。

    “我娘中了断魂毒,要黑曜石救命的,所以不能给你。”秋明月解释道。

    萧默寒脸上的戾气一下散去了很多,转头便看到她手上的紫金镯:“为什么没想到用紫金镯召唤?”

    “你是我靠山,我当然召唤你了。”

    萧默寒的脸色又好看了很多。他看着秋明月雪白的手臂上的紫金镯十分不顺眼,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臂,一用力,竟是将那紫金镯生生震断了。

    秋明月的手便红了一圈。

    “默寒哥哥,我的手红了,好疼。”秋明月学着丹阳公主的声音,将手举到了萧默寒的面前。

    秋明月的皓腕如雪,那圈红格外显眼。萧默寒握住她的手,朝着那红了的地方吹了一口气。

    热气萦绕在手臂间,秋明月的心漏跳了一拍,脸倏忽红了。

    萧默寒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身体一僵。这……这太傻了!

    两人都转过了身体,背对着对方。

    “娘亲,娘亲,害羞了。”灵犀用心音道。

    秋明月老脸一红:“本座活了一把年纪,还不知道什么叫脸红!”

    “噗,嘴硬。”

    “信不信我宰了你!”

    “娘亲,你要是不害羞就转回去啊~”

    秋明月气势汹汹地转了回来,萧默寒也刚好转了过来,那气势顿时消失了一大截。秋明月低着头,不太好意思看他,就盯着地下:“王爷,你知道破阵之法吗?我得赶紧出去。”

    萧默寒盯着天:“打败阵灵就算破阵。你是这个阵法的目标,所以得你亲自破阵。玄气境不是阵灵的对手,你必须破玄力境。”

    玄气境九阶和玄力境一阶只差一阶,但是却是两个境界的差距。极有天赋的修士,在灵石丹药充沛的情况下,都至少要十年。而秋明月要在短时间内破了境界,简直难如登天。

    “本王会帮你。”萧默寒道。

    两人朝着前面走去。

    本来魔兽密布的万兽阵,像是察觉到危险气息的临近,魔兽们都悄悄地藏了起来。

    秋明月跟着萧默寒走了一路,都没有看到魔兽的踪影。

    没有魔兽的万兽阵,实际上是一个世外桃源。这里小溪流水,鸟语花香,花丛之中,蝴蝶翩翩起舞。

    秋明月沉醉在美景里,并未注意到前面的萧默寒停下了脚步,而是直接撞了上去。

    她撞得太狠,差点往后倒去,萧默寒连忙伸出手,扣住了她的腰,两人的身体就紧紧贴着。

    “脱衣服。”

    流……流氓!

    秋明月下意识地双手合抱,护住心口。

    萧默寒:“……”

    “这奶白色的池水里含着巨大的灵力,能促进修为的升级。”萧默寒道。

    秋明月这才发现面前有一潭奶白色的池水,泛着馨香,这才发现自己想歪了。

    自己害羞个什么劲!萧默寒长得好身材好,要真一起脱了衣服,自己才不吃亏!秋明月想着,直接将外袍扒了。

    萧默寒转了过去。

    萧默寒五感变得灵敏了很多,他听到衣服窸窸窣窣落在地上的声音,指腹触及肌肤的声音,他几乎可以想象,亵衣褪去,露出藕粉色的肚兜,腰身纤细,肌肤白嫩滑腻……

    萧默寒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热了起来。

    他走到不远处的另一潭池水里,也跳了下去,闭目养神,神识却一直护在秋明月的四周。

    秋明月盘腿坐在池水中,她感觉到池水里源源不断的灵力涌进了她的身体里,最后汇聚于丹田处,转化为自己的灵力。

    而那池水里的奶白色消失,秋明月的身体上浮出一片污渍,将池水染黑。

    那股力量越来越大,朝着一个地方撞击而去。

    “轰隆”一声,那桎梏突然被冲破了,秋明月猛地睁开眼睛,一道金光从她眼中闪耀而出。

    破玄气境!

    秋明月待看清眼前的一切,就发现萧默寒正闭目坐在自己的前面,赤、裸着上本身,那上面覆盖的蜜色肌肤一览无余!

    美色当前,秋明月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他坚硬地肌肉,这手感不是一般的好,秋明月戳了一下,就忍不住绰第二下,最后干脆舍不得从他的身上移开了。

    萧默寒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这女人还没完没了了?

    萧默寒睁开眼睛的时候,秋明月立即反咬一口:“萧默寒,你这个流氓!”

    到底谁才是流氓?

    “……本王入的是另一个水池……”

    不同的水池怎么会融为一个呢?!

    秋明月的小脸微微发红。

    这男人恋慕自己,对自己耍流氓就直说嘛。

    长得这么帅自己是不会把他打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