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陷入阵法
    :

    “不可能的,秋明月怎么可能开出黑曜石?你们在骗我!!这是你们设的一个局,故意害我的!”宫紫嫣一下从天堂跌落到地狱,怎么都接受不了。这废物怎么可能赢了她?

    一定有问题,不是她的问题,那肯定是这个世界有问题,秋明月有问题,子虚阁也有问题。

    “你们串通一气!太无耻了!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

    “宫紫嫣,这是签订的契约,现在该履行赌约了。”秋明月道。

    “你们害我,我什么要履行?”

    “难道这么多人都在害你吗?”

    “是啊,你们嫉妒我,嫉妒我在赌石上的天赋。你们都在害我,凌北哥哥,快来救我!”宫紫嫣向夜凌北求救道。

    夜凌北想要往前走,红衣公子就挡在了他的面前,他站在那里,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夜凌北的气势一下就弱了。

    “你可知道本王是谁?”夜凌北不甘气势被压,冷声道。

    红衣公子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绝世无双的脸,他的鼻梁高挺、嘴唇性感,眼尾一颗红痣,长相阴而不柔,举手投足间风雅无双。

    “鬼凰姬九玉!”夜凌北正想走到宫紫嫣的身边,看到他露出真面目,不由一惊。

    鬼凰姬九玉,携九玉而生,出生时红光冲天,身份莫测,神出鬼没、灵力无双。

    姬九玉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子虚阁的阁主。

    “子虚阁从来不会害人,子虚阁定下的规矩,也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姬九玉道。

    他的话一出,夜凌北就停住了脚步。他虽然是大岳的夜王,但是和鬼凰比起来,根本无足挂齿。

    “紫嫣,这是你约定的赌约,愿赌服输,我也帮不了你。”

    秋明月嗤笑一声:“靠男人是靠不住的。”

    宫紫嫣露出绝望的神情。

    “这赌约就由子虚阁帮我完成,我有事就先走了。”秋明月拿着黑曜石,就朝外走去。

    她还未走到了子虚阁的门口,就被一双手拦住了。

    “明月,你就这样抛弃了你的未婚夫?”姬九玉露出一丝邪气的笑。

    “对啊,我就是这么冷酷,这么无情,这么无理取闹,姬阁主,请让开。”

    “明月,你这样过河拆桥,我真的很伤心。”

    “你是没了黑曜石,伤心吧。”

    “看出来了?”

    “姬阁主你的眼神紧紧盯着我怀里,我黑曜石就放在那里。”

    “我也许是盯着你的胸呢?”姬九玉不怀好意道。

    “……”

    “哦,也对,你那两个小包子是没什么看头。我要黑曜石,你可以提三个承诺。”

    子虚阁一个承诺价值无双,三个承诺应该够换黑曜石了。

    秋明月:……什么包子?她的胸好大的好不?你小子一个手掌都握不住。

    秋明月发现自己的思维竟然被这个无耻之徒带偏了,连忙刹住车,拐回正轨。

    “难道你不要承诺,而要我以身相许?”姬九玉一惊,“这……这姬某得好好考虑一下。”

    秋明月就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她差点晕倒。

    “……这黑曜石是给我娘救命的,所以我不能给你。”秋明月道。

    她虽然好男色,但是也得看什么时候,沈千柔正等着她回去救命呢。

    姬九玉没有再为难她,他爱神器,也爱极品灵石,但是取之有道,从不强求。

    姬九玉从怀里掏出一个金色的手环,套在了秋明月的手上:“这是本阁主给你的见面礼,明月,你今天确实叫本阁主惊喜了呢。”

    秋明月拿了拿,发现竟然褪不下来。

    “明月,本阁主送出去的东西是不能退货的。”

    转眼,姬九玉的身影就消失了。

    秋明月没有时间计较太多,拿着黑曜石就朝着家里走去,刚走到子虚阁的大门,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姑娘,子虚阁免费提供伞。”一个伙计将一把伞递给了秋明月。

    秋明月打开了伞,刚走了两步,突然觉得不对劲。

    她抬起头,就看到伞内侧的花纹很诡异,就像一只巨大的野兽张开血盆大口要将她吞进去一样。

    那野兽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冒出邪恶的光芒,秋明月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引住了,身体不受控制地被那血盆大口吞了进去。

    繁华的朝月城大街上,一把伞突然落在地上,而撑着伞的人却凭空消失了,这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两个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一男一女,女人正是易容后的丹阳公主。

    “表妹,这是我最近刚得到的万兽阵,里面聚集着整个玄沧大陆最凶残的魔兽,三品阵法,一旦有人入内,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即使秋明月有修为,也没有逃生的希望。”说话的男人正是丹阳公主的表哥沈天长,也是她的爱慕者之一,一个阵术师。

    丹阳公主露出一个不忍的表情:“那秋明月岂不是要被魔兽咬死,咬死后还要被魔兽吃了吗?好残忍……”

    “表妹,你就是太善良了,她这一次刺破你的手,下一次就可能杀了你了。对于这样凶狠的女人,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表妹,我不会允许她伤害你的!”沈天长道。

    “她也是你的表妹,你姑妈沈千柔的女儿……”

    沈天长嗤笑一声:“我才没有这样下贱的表妹。”转而深情款款,“丹阳,我只有你这一个表妹。”

    丹阳公主害羞地低下了头。

    丹阳公主对秋明月恨到了极点,但是她是不会让自己沾上秋明月那肮脏的血的,她要杀人,有无数种方法,而只要她装下可怜,就有无数男人愿意为她拼命。

    这不,她就在她的表哥面前,小小地诉了一下苦,展示了一下自己的伤口,表哥立即拿出他新得到的阵法来对付秋明月!

    秋明月,就算你真的有修为,且修为不低,但是你对阵法一窍不通,就在里面乖乖等死吧!

    一想到秋明月要被困在针法里,孤独无助又惊恐,只能在绝望中死去,丹阳公主就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运气‘好’一些,或许还可以做魔兽的腹中餐呢。

    这就是和她作对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