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子虚阁赌石
    :

    老者的身影在房间里飘来飘去:“小丫头,你听说过黑曜石吗?”

    “黑曜石,灵石中的上品,蕴含无限灵力!”

    老者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小丫头,你果然知道很多,但是因为贵重,所以稀少。老夫在这片大陆上飘荡了上千年,从来没有见过黑曜石。”

    虽然稀少,但是并不是不存在,就算这玄沧大陆上有一块,她都会找出来!

    秋明月转身就要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看了老者一眼:“老家伙,谢谢你啊。”

    老者愣了一下。

    哟呵,这个小丫头居然向自己道谢了!

    虽然只是一声谢,但是从这小丫头口里得来十分难得,老者十分开心地飘回了无双剑上。

    ……

    子虚阁。

    子虚阁背后的老板不详,只知道是朝月城里一位大人物开的。子虚阁是赌石的地方,这赌的不是一般的石头,而是灵石,修为越高,越能感受到普通石头里的灵石,准确度有高。

    来这里的人,有修为的就用修为来赌,没修为的就用命来赌。

    秋明月刚走到子虚阁的门口就被拦住了。

    拦住她的是一个白发白须的和善老者:“姑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秋明月道:“这里不是赌石的地方吗?我要赌石。”

    “每一次赌石都要损耗修为,姑娘你毫无修为,只能拿命赌,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一点不惜命呢?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爹娘知道你这样该有多伤心?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爹娘着想啊。老夫看你才十四五岁吧,正是如花的年纪,何必要去找死呢……”

    秋明月感觉到眼前的老者变成了无数苍蝇,在她耳边嗡嗡叫着,叫得她头晕目眩,额头上的青筋爆了出来,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好想打人。

    如果不是感觉到老者的善意,秋明月早就揍了过去。

    老者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后:“姑娘,你想明白了吗?”

    秋明月道:“我要赌石。”

    老者瞪圆了眼睛:“你这小丫头怎么说不通呢?你就算要寻死,也别来这里找死啊。”

    “我不会死的,这小小的子虚阁,还要不了我的命。老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修为已经在玄气境九阶,你看不出来而已。”秋明月道。

    老者轻哼一声:“小丫头,这么狂!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哪里有老夫看不出的修为?什么玄气境九阶,别是疯了吧?老夫来摸摸。”

    秋明月:“……”她这修为看不出来也是一种麻烦,根本没人相信她,看来只能动手了。

    “老头,你是想死是吧?”

    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很久,还是老者认输了:“要进子虚阁,必须得打赢这房间里的十个人。”

    老者指着自己身后的黑漆漆的房间。

    秋明月抬脚便要进去。

    “等等!”

    “老头,你还想怎样?”

    老者走进了房间,对着里面的人低声交待道:“这次来的是个如花似玉的柔弱小姑娘,你们下手轻一点,别打死打残了。”

    老者交待完才出来。

    秋明月终于得以进去。

    房门关上。

    砰!

    砰砰!

    里面传来几声巨响,老者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那小姑娘被十个玄体境高手轮流摔在地上的画面,真可怜——这十个暴力分子,自己不是交待他们要温柔一点吗?

    当第十声“砰”响起的时候,老者终于忍不住推门闯了进去,怒吼道:“你们十个臭小子,老夫不是吩咐你们手下留情吗?对待一个姑娘家这么凶,难怪娶不到媳妇!”

    “小丫头,你还活着吗?没声音了?难道已经死了?你们十个臭小子,老夫非要狠狠地抽死你们!”

    老者的吼声十分有力道,竟吼得地震了三震,灰尘扬了起来。

    有人拉了拉老者的脚:“师父,我们在您的脚下。”

    “师父,我们都这么惨了,您还要抽我们,呜呜呜。”

    “师父,这姑娘哪里柔弱了?简直太可怕了!徒儿们真是信了您的邪!”

    老者瞪大眼睛,才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十个徒弟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面上鼻青脸肿,而他以为死了的小姑娘,此时正毫发无损地站在中间,双手负在身后,气势逼人。

    老者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揉了揉眼睛。

    这怎么可能?

    他这十个徒弟至少都是玄体境六阶的高手,而这姑娘却毫无修为!

    但是事实摆在面前,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毫无修为的姑娘打败了他十个高手徒弟,而且只在瞬息的时间!

    老者想着,就将自己的震惊说了出来。

    秋明月:“……我说过,我的修为,玄气境九阶。”

    难道自己真有看错的时候?

    老头还在怔愣间,秋明月已经穿过房间,走了进去。她的手掌在出口处的墙上按了一下,上面便浮现出她的身份信息。

    “秋明月到!”

    子虚阁里都是有一定修为的修真世家或宗门大派的子弟。

    秋明月这个名字在子弟间引起很大的轰动。

    秋明月被封为公主的消息还没在朝月城传开,他们对秋明月的认知还停留在原来的阶段。

    “秋明月,是英国公府的那个废物吗?”

    “是啊,子虚阁什么时候这么随便了,连一个废物都能进来了吗?”

    “也可能是走了后门什么的?她没有修为,瞧她那张脸长得还可以,可能是用身体贿赂了守门的那个老头。没想到守门的老头还有这福利,我都有些羡慕了,不知道那废物是不是特别带感……”

    那人话还没说完,紧接着就是“啊!”的一声,一个东西扔进了他的嘴巴里,他嘴巴火辣辣的,舌头烂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

    “嘴巴那么脏,我替你洗洗嘴巴。”秋明月道。

    那人嘴巴里的血流了一地!

    好狠的女人!

    那些嘲讽的笑凝固在脸上,鄙夷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秋明月那个废物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秋明月的眼神很冷,冷得那些和她目光对上的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废物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