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我不会让她死!
    :

    “够了!”皇后一声爆喝,手里的飞剑就飞了出去,直接刺破了水晶球,下一个目标就是沈千柔……

    秋明月拉开了沈千柔,那剑便刺在了沈千柔身后的墙上,整个剑刃全部没入。

    “娘娘,你还想杀人灭口啊。”秋明月将沈千柔护在身后,冷声问道。

    “你们胡说八道,本宫当然要杀了你们,来人,拿下!”

    沈夜荷话音刚落,皇帝一巴掌就甩了过来,甩在了沈夜荷脸上。

    “够了!”

    沈夜荷倒在了地上。

    “沈夜荷,朕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你竟然这样对千柔!”皇帝怒气冲冲道。

    “陛下,不是这样的,那都是假的,我没有害沈千柔……”沈夜荷慌忙解释道。

    “那刚刚我们看到的都是错觉吗?不是你说这是回忆珠,能看到最深的回忆吗?难道回忆也能有假?”秋明月咄咄逼人道。

    “我……”

    “沈夜荷,朕错看你了!来人,把沈夜荷拉下去,打入冷宫!”皇帝厉声道。

    沈夜荷被拖了下去。

    独宠十六年的皇后在一夜之间失宠了!

    而且,皇后心思歹毒,竟是靠下毒陷害自己的嫡亲姐姐才嫁给当今圣上的!

    深夜,紫龙宫。

    身体虚弱的皇帝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几岁,有种老态龙钟的姿态。

    “朕没想到沈夜荷这么阴毒,这么多年来,是朕错怪千柔了,朕对不起她。”皇帝的眼角落下了两行清泪。

    但是对不起有什么用呢?千柔已经受了这么多年的苦,过去的事已经无法改变了。

    “朕看得出,千柔狠心疼自己的女儿,默寒,朕想册封千柔的女儿为‘寰天郡主’怎么样?”

    萧默寒换上了黑袍,脸掩盖在暗影里,看不出情绪,他的脑海中全是秋明月的样子,她在怀里楚楚可怜的模样,明知道她是装的,萧默寒还是觉得可爱,入手的肌肤那么细腻,他手上似乎还残留着暖暖的温度。

    “默寒?”

    皇帝又叫了一声,萧默寒才回过神来:“我觉得应该册封为公主。”

    “公主……对,那就公主。”

    ……

    冷宫。

    皇后的身影瑟缩在角落里,脸色苍白,看起来凄惨无比。

    与此同时的鸣凤宫中,一模一样的人正躺在卧榻之上,身上披着华丽的锦衣,精致的面容里透出几分彻骨的冷意。

    “恭喜母后炼成了分身之术。”丹阳公主道。

    分身之术是上古秘术,修士随着修为的增高,还能修炼一些附加的秘术。修炼秘术难度很高,不仅要得到修炼的方法,体质符合,还得有机缘参透。

    沈夜荷冷笑一声:“但是本宫一点也高兴不出来呢!”

    丹阳公主道:“听说父皇要大肆上次沈千柔,还要封秋明月那个贱种为公主,父皇是要把绿帽子往头上戴啊。”

    皇后的脸上涌现出狂怒,乱窜的灵气引起的风吹动着帘子,丹阳公主的脸色甚至被灵气冲击得有些难看,但是她却很开心。母后不会放过沈千柔母女的,母后越强,沈千柔和秋明月就死得越快!

    皇后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一只青色的小蛇就爬了出来,环绕着她的手,转眼,那小蛇竟是变成一个翠绿色的镯子,晶莹剔透,色泽光鲜。

    皇后将手镯从手上褪下来,递给了丹阳:“将这东西放在陛下赏赐的东西里,沈千柔肯定会狠喜欢。”

    “就算本宫做的事被发现又怎样?沈千柔做了十六年的废物,而本宫做了十六年的皇后,本宫已经领先她十六年。无论是修为、资源,还是心机,她远远不是本宫的对手了。”皇后的脸上露出一抹森寒的笑。

    ……

    第二日,皇帝的赏赐便送到了英国公府。

    沈千柔一眼便看到那绿色的手镯,她将手镯拿了起来,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秋明月看得出她狠喜欢这个手镯。

    “这是当年陛下送我的定情信物,后来婚约作废后,我就将手镯还给了他。”沈千柔摩挲着那个手镯,陷入了回忆里。

    十六年了,即使误会解开,他们也回不到从前。

    从太子不相信她的那刻开始,他们就越走越远,注定不能在一起了,这镯子,权当做个想念吧。

    秋明月隐约看到那镯子上萦绕着一股黑气,当她伸手去摸时,又没什么特别的。

    秋明月刚走出房门,突然看到一阵青光腾了起来,转身踹门进去,就看到沈千柔躺在地上,青色的小蛇正咬在她脖子上。

    秋明月冲了过去,徒手抓住小蛇,狠狠地甩在了墙上,无双剑刺了过去,恰好刺中蛇的七寸!

    “娘,你怎么了?”秋明月抱着沈千柔,心情有些慌乱和害怕。

    上辈子她无牵无挂、放荡不羁,也没有这种慌害怕乱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想要毁灭一切。

    沈千柔的脸泛起了青色,双眼紧闭,已经失去了意识。秋明月的手在她人中处用力地按了一下,沈千柔依旧没有反应。

    该死!

    秋明月从怀里掏出了六品还魂丹扔进了沈千柔嘴里,一连扔了好几个进去,她脸上的青色退去了一些,但是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秋明月的手狠狠拍在椅子上,“砰”的一声,那椅子就摔成了好几片!

    “小丫头,别急!”

    无双剑上一道白色的老者身影若隐若现:“老夫懂点医术,帮你娘看看?”

    “还不快点!”

    “小丫头,别凶巴巴的嘛,这么凶会嫁不出去的!”

    秋明月冷眸一扫,老者觉得背后发寒,身影就飘到了沈千柔的床前,将她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

    “老头,你的手摸哪里呢!”

    “小丫头,帮你娘看病当然要把脉啊!”

    好!她忍!

    “小丫头,你娘这中的是断魂之毒啊。被断魂蛇咬后,一刻钟便归西,你用还魂丹暂时保住了你娘的性命,但是也不是长久之计。”老者轻声叹了一句,“小丫头,你还是准备后事吧。”

    “她不会死的!我不让她死!”秋明月道。

    老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肯定还有办法的对吗?”秋明月盯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