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技高一筹
    :

    “这叫做回忆珠,只要将手放在回忆珠上,脑海里最深刻的记忆就会显现在这珠子上。这虽然只是一品神器,但是功能很有趣,能帮大家勾起愉快的回忆呢!”她的眼中扫过在场的妇人,最终集中在沈千柔身上,“国公夫人,有没有兴趣?”

    沈千柔脸色一白,身体抖了一下,双手紧紧地握住拳,勉强露出一个笑:“我肚子不舒服,想去出恭。”

    秋明月察觉到沈千柔的不正常:“娘,我陪您去。”

    皇后紧紧地盯着沈千柔,像是看透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和逃避。

    “欣兰,外面黑,你也陪着国公夫人去吧,要是国公夫人不小心迷路了……”

    “奴婢遵旨。”

    秋明月扶着沈千柔走在前面,欣兰则紧紧跟在后面。

    欣兰虽是婢女,但是却是个玄气境的高手,明显是看着她们,防止她们脱逃。

    两人进了茅厕,欣兰也想跟进来,秋明月便将门狠狠地关上了,皮笑肉不笑道:“茅厕这么小,我们娘俩不会迷路,就不劳你了。”

    厕所的门关上,沈千柔身体一软,便瘫在了秋明月的身上。

    “娘,那个回忆球有什么问题吗?”秋明月问道。

    沈千柔摇了摇头,面露羞耻,咬着唇不说话。

    “娘,现在我们的处境很危险,你必须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我才能想应对的办法。娘,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秋明月道。

    沈千柔深吸一口气,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说了出来:“十六年前,我本是家中最受宠的嫡女,天灵根,修为已经到玄体境六阶,乃是家中骄女,家族对我寄予厚望。我和还是太子的陛下有婚约,婚期临近,我和太子情投意合,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没想到后来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我的人生彻底发生了改变。我和沈夜荷在湖边赏花,突然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床上,清白也没了,那个男人正是秋泰。我成了荡妇,家族震怒,为了家族和皇族的脸面,只能让沈夜荷嫁给陛下,而我也怀了秋泰的孩子,只得嫁入英国公府。”

    “明月,是沈夜荷害了我,她成了皇后,而我成了不守妇道的荡妇。但是没有人相信我,我委屈,我不甘心,但是都只能将眼泪生生地咽下去。后来有了你和云泽,我的人生才有了一点希望。那是我最深的记忆,我再也不想想起来。沈夜荷用了回忆珠,是为了羞辱我!”

    茅厕门外,欣兰的声音响起:“国公夫人,秋小姐,你们怎么还不出来?你们是掉在坑里了吗?再不出来,我可要踹门进去了。”

    说着,一脚就狠狠地踹在了门上,将门给踹开了。

    秋明月扶着沈千柔从里面走了出来,回到了花厅。

    有几个人已经试了回忆珠,对这个很感兴趣。

    “秋夫人,来试试啊,特别好玩。”

    “秋夫人的脸怎么这么白?难道是有什么心虚的事,我们看不得?”

    “秋夫人的那些风流韵事,不会是记忆最深的吧?”

    “哈哈,今天是赏花节,别太拘谨,秋夫人就让我们见识见识吧。”

    说着,那水晶球便放到了沈千柔的面前,婢女直接伸出手,强硬地将沈千柔的手放到了水晶球上。

    蓝色的水晶球将光投影在花厅的正中间,里面的景象像真实发生一样,近在眼前。

    画面渐渐清晰起来,只见在一个房间里,两具**的身体紧紧地抱在一起,发出愉悦的声音,女人突然抬起头,脸就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张脸精致、漂亮,白里透红,散发着一股媚意。

    沈千柔的脸色白的像纸一样。

    皇帝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刚刚对沈千柔的怜爱之心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是自己当年瞎了眼,居然喜欢一个下贱放荡的女人,而且自己刚刚还被她清纯柔弱的表情所骗,忘了她是怎样的人!

    “真是个下贱的女人,在男人身下跟狗似的。”

    “这个时候,沈千柔和陛下还有婚约的吧,啧,真放荡。”

    “看脸还真是看不出来,还真是会勾人,将英国公勾得神魂颠倒的。”

    “秋明月是她的女儿,看来将这勾男人的手段学到家了,竟让摄政王都对她刮目相看。”

    “母女俩一路货,要是去青楼,肯定能成头牌。头牌母女花哟~”

    妇人们的议论声越来越难听,不仅羞辱沈千柔,也在羞辱秋明月。

    皇后看沈千柔羞耻地几乎晕过去,终于吐出了一口恶气。

    看陛下还对她余情未了!

    看谁还敢娶秋明月!

    皇后朝着婢女使了一个眼色,婢女便要将水晶球拿走,秋明月突然伸出手,压在沈千柔的手上,婢女只觉得她的力大无穷,自己根本拿不走!

    投射在花厅中央的画面突转,变成了满是开着荷花的莲塘。莲塘旁的小路上,两个少女款款而来。

    这两人,正是年轻时候的沈千柔和沈夜荷。

    “姐姐,这花真好看,跟姐姐一样美。”沈夜荷道,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朵荷花,递到沈千柔的面前。

    沈千柔一闻,身体突然软了下来,倒在了地上。

    皇后意识到之后发生的事,脸色猛地变了。

    “好了,把回忆珠拿回来!”

    “娘娘,不是你对我娘的回忆感兴趣吗?”秋明月笑着道,一脚就将那要来抢水晶球的婢女踹了出去。

    投影上的画面继续,下一刻画面突转,变成了一个房间。

    沈千柔躺在床上,沈夜荷站在她的身边。

    沈夜荷解开了她的腰带,将她的衣服脱了下来:“姐姐,妹妹为你准备了一份好礼,你一定要好好享受哦~”

    “姐姐,我对太子可是暗恋许久,凭什么你能嫁给太子,我就不能?不过从今天开始,就算你要嫁给太子,太子也不会要你了。你会成为人人唾弃的荡妇,你的太子妃之位、太子的爱,都将属于我。”

    “姐姐,你是不是很委屈、很不甘?没办法,这就是命。”沈夜荷玩着自己的手指,轻声笑了起来,“就算你说是我害的,也没有人会相信你。我几乎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你哀求着向太子哥哥解释,太子哥哥却将你一脚踹开的情景了。”

    沈夜荷的脸色猛地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