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摄政王闪亮登场
    :

    咔嚓!

    依稀有骨头碎裂的声音。

    “哈哈哈,秋明月,这就是惹怒本公主的下场!”

    “本公主不会轻易杀了你的,本公主要让你忍受骨头碎裂的痛苦,在极痛中死去!”

    秋明月看起来很惨,其实伤害都被保护罩吸收了,她控制住体内强大的那股灵力,当丹阳公主致命一招袭来时,秋明月准备给丹阳公主致命反击的时候……

    她突然忍住,任由身体直直撞到了柱子上,力量太大,竟是将柱子生生撞断了!

    于此同时,内侍尖细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摄政王驾到!”

    转眼,门口就出现了两人。

    皇帝脸色苍白,身形瘦削,头上已经有了白发,再好的丹药也难掩衰老。他从十年前冲击玄气境九阶失败后,身体迅速衰落下来,常年靠丹药维持生命,朝政大事都由摄政王处理。

    他身边的男人,一身墨绿色的锦袍,里面白色的长襟,勾勒出伟岸的身型,面上覆盖着银色的面具,却遮掩不住那俊朗非凡的绝世容颜,身周冷气缭绕,气势不凡。

    他一出现,如皓月之辉,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散失了光芒。

    血腥味扑面而来,厅中的情景也映入了他的眼帘。

    花厅里一片狼藉,柱子倒了,墙塌了,一地鲜血,而较小的身躯躺在地上,如破布娃娃一般,满脸满身都是血污,气息微弱……

    萧默寒的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丹阳公主看到萧默寒,先是一喜,连忙收敛了脸上的杀意,换上了楚楚可怜的神情。手里凭空出现一把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刺了一下,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默寒哥哥,”丹阳小脸惨白,贝齿咬唇,格外惹人怜爱,“这女人突然发起疯,还要杀我,默寒哥哥,丹阳好害怕。她还刺伤了我的手,流了好多血,好痛……”

    丹阳公主容貌无双,这楚楚可怜的样子足以让很多男人舍弃性命。可惜这殿中大部分都是妇人,唯二的两个男人,一个是她的父皇……

    而她最想得到怜爱的对象,只是冷冰冰地看着她。

    “但是我看到的是,她快死了,而你安然无恙。”萧默寒冷冷道。

    丹阳公主呼吸一窒:“默寒哥哥,她是装的,我流了好多血,好痛!“

    萧默寒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朝着秋明月走去。

    摄政王抱了秋明月—英国公府的废物,沈千柔的女儿,她们疯狂取笑的对象!

    妇人们都去看丹阳公主的表情,公主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整个人要摇摇欲坠……

    萧墨寒抱着秋明月在一旁坐下,脱下紫袍包裹住她,用手擦去她脸上的血污,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苍白小脸,萧默寒的手放在她腹上,只感觉到她身上的灵力四处乱撞,像是强弩之末!

    萧墨寒的手放在她背上,一股霸道的灵力进入她的身体,稳住了那些乱窜的灵气。

    秋明月勉强睁开眼睛,用泛着水光的眸子看着萧墨寒:“墨寒哥哥,你终于来救我了,你再不来,明月就要被杀了,那个姐姐好凶。”

    她的语气跟刚刚丹阳公主的如出一辙,明显就是在学丹阳公主。

    这小东西!

    萧默寒的眼里闪过一道柔光。

    秋明月的两只满是血污的小手紧紧地抓住萧墨寒的衣襟,小脸紧紧地贴着萧墨寒的胸膛,更让人诧异的是,摄政王并没有推开她!

    摄政王不是有洁癖吗?

    任何靠近摄政王的人不都会被他灵力震死吗?

    丹阳公主已经快被气疯了,这个女人,刚刚还凶残极了,现在却露出这么一副柔弱的表情,明显是想得到默寒哥哥的怜爱。而默寒哥哥的脸上也露出心疼的表情,明显是中了这个女人的计!

    她冲了过来,想要将秋明月从他怀里扯出来,只是还没碰到,萧墨寒的手一甩,一股罡风就将丹阳吹得倒在了地上!

    丹阳公主摔在地上,胸中涌现出强烈的怒意。

    默寒哥哥居然为了这个女人这样对她!

    她恨!她好恨!

    “丹阳,你是公主,何必为了这种贱人把自己弄成一个泼妇?”皇后道。

    丹阳硬生生地忍下了怒气,点了点头,神情冷傲:“母后,丹阳知错了。”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扬起高傲的头颅,走到皇后的身边坐下。

    “本王在这里,别怕。”萧默寒低声安抚道。

    秋明月脸上的惶恐不安消失,充满依赖地窝在萧默寒的怀里,闭上眼睛,开始消化体内原本的灵力和萧默寒输进来的灵力。

    萧默寒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心里像是被羽毛撩了一下,痒痒的,那种感觉有些陌生。

    体内的灵力迅速被丹田深处如无底洞一般的存在吸收,转化为一股强大的力量,短短的时间里,秋明月就从玄气境五阶晋阶为玄气境九阶!

    而她的修为和灵根依旧隐藏的很深,外人无法窥见!她在众人眼中依旧是个废物,秋明月发现自己的体质特别适合扮猪吃老虎。

    秋明月恢复过来,就从萧默寒的怀里钻出来了。

    怀里一下空了,萧默寒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秋明月裹着萧默寒的衣服坐在了沈千柔的身边。

    皇帝紧紧挨着皇后坐着,目光却朝着秋明月这里看来。

    皇帝看得并不是秋明月,而是沈千柔,他之前每次见她,都是邋遢瑟缩的样子,但是今日所见与众不同,他仿佛看到十六年前的灵动的姑娘,骄傲、明艳。

    皇后注意到他的目光,脸色便是一冷,眼中迸发出嫉妒和仇恨。

    突然,她的眼中闪过一抹邪恶的笑,呵呵,好戏就要开始了。

    “陛下,摄政王,诸位夫人,本宫近日得到一样有趣的东西,想让大家欣赏一下。”皇后露出一个温婉的笑。

    皇帝有些好奇:“皇后得了什么东西?”

    “呈上来。”皇后命令道。

    一个宫女端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在帝后的面前跪下,盒子呈到了皇后的面前。

    皇后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淡蓝色的水晶球。

    回忆珠。

    秋明月隐约觉得这皇后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