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恶人先告状
    :

    “丹阳公主到!”

    丹阳公主姗姗来迟,身穿白衣,面覆白纱,宛若仙女,她走到了皇后的身边:“母后,别气,更有趣的事在后面呢。”

    跟在她身后的正是秦南王府的南宵月。

    路很宽,她却直接撞在了秋明月的身上,一只黄色的小虫从她的指尖爬了出来,爬到了秋明月的身上,往她的肌肤里钻去。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息之间。

    “公主,这黄色的小虫是雌性金蝉虫,如果碰上雄性金蝉虫,就会失去理智、发情。将这雌性金蝉虫下在秋明月的身上,然后将雄性金蝉虫下在要表演歌舞的男的奴隶身上,到时候的场面肯定会精彩。”

    这是两日前,公主府里,南宵月对丹阳公主说的话。

    丹阳公主在皇后身边坐下,眼睛扫过秋明月,已经迫不及待看她当着整个朝月城贵妇的面强上一个奴隶了。

    很快的,秋明月就将成为整个朝月城的笑话。

    到时,默寒哥哥就知道她是怎样下贱的女人了。

    所以,她怎么舍得让母后直接杀了她?那也太便宜她了。

    丹阳公主的眼底闪过一丝冰冷的笑意。

    秋明月坐在那里,以小女儿的姿态,依偎在沈千柔的怀里。

    “喂,你即将被我控制了。”

    “我是金蝉虫,有催情的作用,你被我控制了,待会会做出羞羞的事哦!”

    秋明月的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嗡嗡地说着。

    秋明月被烦得不行,就让神魂进入了识海,便看到面前有一只金黄色的小虫。

    “你是我见过最吃顿的宿主了,即将被寄生都不知道。”金蝉虫两脚站立,张牙舞爪道,“你现在还有机会阻止我进识海深处,等我进了,你就无力回天了。”

    “你可以闭嘴吗?”

    金蝉虫很不忿:“喂,我好心提醒你……”

    “那你能好心从我识海里出去吗?”

    “不能,这是我的使命。”

    “那你要怎样才能住嘴?”

    “你来追我。”

    金黄色的小虫迅速朝着识海深处跑去,秋明月假意追了两下,就停住了脚步。

    “来追我呀,废物,跑得真慢!”金蝉虫看着身后宿主的身影迅速缩小,话语间都是鄙夷,“我以前有不少宿主,但是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跑得那么慢,还想追我!”

    身后宿主的影子越来越远,变成一个小点,而识海深处就近在眼前。

    金蝉虫觉得十分没趣,这大概是最好寄生的宿主了,一点难度都没。它一头就扎进了识海深处。

    砰!

    那淡黄色的光芒像是有了实体,金蝉虫撞在上面,又被狠狠地弹了回来。

    金蝉虫摔在地上,一时反应不过来。

    废物宿主的识海居然有保护罩!

    金蝉虫抬起头,就看到废物宿主站在了它的面前。

    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将她甩在身后的!

    “你说谁是废物?”

    “当然是你!”

    秋明月伸出脚,狠狠地碾了它一脚。

    那一脚如泰山压顶,差点将它碾压成碎片。

    太暴力了!

    鄙夷变成了恐惧!

    金蝉虫都瑟瑟发抖啊!

    “谁是废物?”

    “我……我是!”

    等秋明月走出识海的时候,一支表演的队伍正从外面鱼贯而入。

    这是一支男性队伍,赤着上本身,肩膀上打着奴隶印记,身形强壮,一群人笔直地站着,有一股雄浑之美。

    如果不是最低贱的奴隶就好了。

    但是如果不是奴隶,谁会来跳舞呢?

    欣赏男的奴隶跳舞,这是朝月城贵妇们的一大乐趣。

    奴隶们的舞蹈开始。

    南宵月紧紧盯着秋明月,心里默数着时间。

    十,九,八,七……

    好戏就要开始了!

    一想到秋明月和一个奴隶即将在这里上演一场特别表演,南宵月就热血翻腾。

    秋明月,我今天就要让你成为整个大岳的笑话,让你沦为奴隶妻!一辈子都是奴隶,世世代代都是奴隶!

    这就是惹怒我的下场!

    突然,一股男性的气息飘进了南宵月的鼻子里,南宵月的眼神被其中最雄壮的奴隶吸引,浑身都变得热起来……

    好想要……

    脑海里只剩下强烈的渴念,甚至冲淡了对秋明月的仇恨,身周的人都消失了。

    啪!

    啪!

    南宵月的脸上被猛地甩了两个巴掌,才清醒过来,睁眼就看到丹阳公主愤怒的脸。

    “南宵月,你这个废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南宵月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将一个男的奴隶压在身上,两人赤着身体,紧紧地抱在一起,自己的手还急不可耐地扯着男人的裤子……

    无数双眼睛都震惊地看着她。

    “霄月郡主,就算你再想要男人,也该回家要啊。这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样的事,看得我这个未出阁的良家闺女好羞羞。”秋明月捂着脸道。

    “是啊是啊,这太有伤风化了,真是不知廉耻。”

    “这霄月郡主平日里看到挺正经的,没想到这么豪放。”

    “秦南王府怎么教出这样的女人?”

    “是啊,这样的女人,娶回去就等着戴绿帽,哪个男人敢要?”

    “既然南宵月这么喜欢那个奴隶,不如就让她嫁给他。”

    那些指指点点的声音传入了南宵月,南宵月羞耻地无处遁形。

    霄月郡主风华无双,是仅次于丹阳公主的第二美人,无数青年才俊仰慕她,想娶她为妻,如今沦为破烂货,无人敢娶。

    完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明明将金蝉虫下在了秋明月的身上,为何最终变成了自己?!

    她猛地看向秋明月,就看到秋明月冷到令人战栗的笑。

    是她!

    是她害了自己!

    南宵月拿衣服的碎片裹住自己,怒意冲天,指着秋明月道:“是她,是她害我的,她给我下了金蝉虫!”

    ”她刚刚撞了我一下,趁机给我下了金蝉虫!”

    明明是她撞得自己,这南宵月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是一流。

    丹阳公主没想到南宵月这么愚蠢,本来都想放弃她这枚棋子了,没想到她反应还挺快的,还有点用处。

    丹阳公主立即道:“南宵月的身体很热,表情迷蒙,明显就是被人下了金蝉虫。秋明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这下作的手段暗害郡主!”

    “秋明月,你竟然这么恶毒!今天不杀你,怎么对得起被夺了名节的霄月郡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