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谁的嘴巴厉害?
    :

    “姐妹们,这之前的事,大家还记得吧,英国公本来是不想娶她的,没想到她竟然给国公下了药,逼迫国公娶她。这么下贱的人坐在我们的身边,要是人家以为我们跟她一样不正经,那就不太好了。”

    沈千柔的脸色突然白了。

    砰!

    砰!

    砰!

    一连三声巨响!

    刚刚说话的人,椅子的腿突然断了,她朝着一边摔去,刚好砸在另一人身上,另一个人扒着另一个,一下就四仰八叉地倒了一地!

    “是谁踹了我的椅子!”

    “你推我做什么?!”

    “自己摔了还拉我一把,你安的什么心!”

    啪!

    “谁打我?”

    啪啪!

    “你这个贱人,居然打我!”

    “打得就是你,一把年纪不知廉耻居然勾引我儿子!”

    自诩尊贵的贵妇们,此时像泼妇一样骂了起来。

    秋明月朝着沈千柔眨了眨眼,沈千柔眼睛里也忍不住有了笑意,好解气!

    “皇后娘娘到!”

    皇后沈夜荷盛装而来。

    她在门外就听到里面的喧闹声,想到沈千柔裤子烂了、屁股上的肉黏在椅子上却还要极力忍着的样子,沈夜荷就觉得十分开心。她最大的乐趣就是折磨沈千柔。

    皇后进去后,里面的情景令她大吃一惊!

    贵妇们打成一团,而沈千柔竟然安然无恙坐在自己下首的位置!

    “住手!像什么样子!”皇后一声厉吓,头发披散、衣裳凌乱的贵妇们连忙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皇后阴冷的目光扫过沈千柔:“秋夫人,你坐的位置是丹阳公主的位置,你竟是连规矩都不懂了?冒犯皇女,是要受鞭打之刑的。”

    沈千柔脸色一白,有些恐惧已经刻入她的内心,女儿的手在她手上按了一下,她奇异的平静了下来,挺直背坐着。

    “娘娘,原来这居然不是我们的位置!”秋明月满脸惊诧道,“皇后娘娘,你还是责罚我吧,是我拉着我娘来坐的。我年轻不懂事,以为娘娘既然邀请了我们,是设了我们的位置的,刚好这里有一个。没想到皇宫居然这么穷,竟然连一个位置都设不起,那娘我们还是站着吧!”

    秋明月说着就拉着沈千柔站了起来,表情慌张无措。

    她说什么?皇宫穷?

    皇后心中怒气翻滚:“门口那里不是设了位置吗?你这小丫头是瞎了吗?”

    秋明月走到门口的位置,盯着那椅子:“呀,正是因为没瞎,我才发现这椅子上有化骨粉,我以为就是不让人坐的。”

    “哪里有化骨粉?你看错了,这椅子干净着呢,跟我们的一样。”那位置旁边坐着的妇人,也就是刚刚说那个破位置适合她们身份的人,立即道。

    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很溜。

    皇后赞赏地看了那妇人一眼,那妇人愈加得意起来。

    她是最先领悟欺负沈千柔就会得到皇后赏识和无限好处的女人,所以很快由一个嫡夫人身边的侍女变成了真正的嫡夫人。

    此时有这么一个机会,当然要牢牢抓住。

    “没有化骨粉?”秋明月盯着那妇人问道。

    那妇人被秋明月看得背后一寒,不过想着自己说谎,这废物又能奈何?!

    “当然没有,秋小姐,你是瞎了吗?哎呀,小小年纪就瞎了可怎么办哟。”

    “呵,是你说没有的哦~”秋明月笑得阴森,朝着她走过。

    她背后发寒:“你……你要做什么!”

    秋明月抓过她的手,直接按在了椅子上,手和椅子接触的地方立即变成了白骨。

    “啊!”她感觉到一阵剧疼,身体都疼得扭曲了,发出痛苦的叫声。

    “没有化骨粉?”

    “有……”

    皇后问:“有吗?”

    妇人咬着牙,用最后的毅力道:“没有!”

    秋明月又将她的另一只手放了上去,顿时,疼上加疼,疼到麻木!

    “有吗?”

    “没……没有。”

    秋明月一脚就将她踹开了。

    皇后露出一丝胜利者笑:“这椅子是红木的,价值几万玄晶。本宫给你们设了椅子,你们不坐,居然坐在了皇女的位置上!竟敢还说皇宫穷!冒犯皇女的罪行上得加一条侮辱皇族……”

    “沈千柔,你和你这个没教养的女儿真是好大的胆子!”

    “娘娘,必须处置她们,否则没了规矩啊!”

    “娘娘,这样没教养的人就该直接杀了,免得带坏了京城的风气!要是整个朝月城都跟沈千柔这废物女儿似的,那大岳会成为整个玄沧大陆的笑话。”

    沈千柔的脸涨得通红,她面临的处境就是这样的,无论她怎么解释怎么反抗都没有用。

    所有人都在睁着眼睛说瞎话,所有人都在颠倒黑白,无论她做什么都是错的,她们以欺负她为乐。

    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了。

    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和她们对抗。

    沈千柔妥协道:“这椅子确实没有化骨粉,我坐下去,求娘娘放过小女吧。”

    “哟,我们没捅破天,又没杀人,怎么就一副不杀我们对不起天下人的样子?”

    伴随而来的是“轰”的一声巨响,完全掩盖了沈千柔的求饶声。

    只见秋明月一脚踹过去,那椅子瞬间碎成了无数块木头。

    众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秋明月像是吓了一跳,惊呼道:“呀,小女子一个没站稳碰了一下,这椅子就坏了。娘娘你恐怕买到假货了,花了几万玄晶就买来一堆烂木头,这宫里的人都不听娘娘的话吗?看来娘娘在宫里没什么威信,真是可怜。我之前就是觉得不牢靠才没坐的,等下坐塌了岂不是让娘娘很没面子?既然没多余的椅子,娘,我们就站着吧。”

    睁着眼睛说瞎话谁不会呀。

    其他人的话顿时被秋明月堵住了,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

    全场寂静!

    秋明月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皇后,像是看着一个不受宠的可怜虫!

    到底谁才是可怜丑!

    气死她了!

    气死她了!

    沈千柔生得孽种什么时候这么牙尖嘴利了!

    于是,秋明月就拉着沈千柔的手站在皇后的身边。

    皇后的脸色难看至极,好好的晚宴两个人站着,待会儿皇帝来,这事要是传到皇帝的耳里……

    “凤阙、鹤殷……”皇后准备召唤身边的两大护卫,直接杀了这一对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