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初入皇宫
    :

    究竟是摄政王瞎了,还是秋明月手段了得?!

    这剑重新回到了秋明月手里,但是性质已经不一样了,这是摄政王送的,谁敢抢就是跟摄政王做对。

    秦南王府。

    “摄政王居然站出来替那个小丫头撑腰!”秦南王简直像听到一则惊天骇闻。

    那废物如此嚣张,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的背后竟然是摄政王。

    秦南王府虽然强大,却还不足以和摄政王抗衡。

    但是……

    现在丹阳公主肯定气疯了吧。

    丹阳公主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

    秦南王露出一个冷笑,秋明月,本王不用动手了,无数人想要你死呢。

    该让宵月去煽煽风了。

    ……

    公主府。

    丹阳公主坐在房间里,绝美的面容上挂着淡淡的笑,盯着自己蔻丹红的指甲看着。

    “公主您不是用剑吗?摄政王夺了剑,我还以为是送给公主的,没想到居然送给一个废物!”

    “秋明月,就是英国公府的那个废物,没有灵根,长得丑,没有教养,跟个跳梁小丑似的。她给公主您提鞋都不配。”南宵月十分不忿道。

    丹阳公主的指甲狠狠嵌进了肉里。

    “沈千柔的女儿,果然和她娘一样下贱,不知道用什么无耻的手段迷惑了默寒哥哥。”丹阳公主道,眉头微微皱起,嫌恶道,“苍蝇最恶心了,捏死了都嫌脏,本公主根本不想碰。”

    “公主,我有个主意可以除掉这只苍蝇,还能让摄政王看清她下贱的真面目。我去做就好了,公主只需要凑凑热闹,再给予我一点小小的帮助。”南宵月露出一丝嗜血的笑。

    秋明月,你给我的屈辱我会一并还给你,让你万劫不复!

    ……

    一道懿旨下到英国公府,皇后在宫中设宴赏花,邀请朝臣世家的女眷参加。

    “夫人,皇后娘娘这一次特意邀请了你和明月小姐,是记挂你们呢,你们可得一定要去啊。”传旨的公公道。

    沈千柔的脸色有些白:“我身体不适,怕冲撞了皇后……”

    “要是不去,那就是抗旨,皇后娘娘若是怒了,那后果就严重了。明月姑娘长得如花似玉的,要是许配给奴隶就不好了。”

    嫁给奴隶,不止自己沦为奴隶,世世代代都将是奴隶。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啊!

    一涉及自己的女儿,沈千柔连忙道:“我去,我一定会去!”

    传旨的公公一走,沈千柔就呆呆地坐在那里,身上一阵热一阵冷的,面色惶恐。

    “娘,你在怕什么?”

    沈千柔想到了一年前的晚宴——

    皇后将镯子扔在蛇窟里。

    “沈千柔,你好大的胆子,娘娘好心将镯子给你戴,你居然扔了。”

    “你和娘娘毕竟是姐妹,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恶毒!”

    “这镯子是陛下和娘娘的定情信物,陛下要知道了,非杀了你不可,不只是你,还有你那对废物儿女!”

    皇后则摆出一副贤后的姿态:“本宫知道你嫉妒本宫,所以做出这样的事。纵然如此,你还是本宫的姐姐,只要你将镯子捡起来,本宫便不追究。否则,你那傻子女儿一不小心就掉在蛇窟里了。”

    所有人都在逼她,沈千柔只得跳下了蛇窟,无数大小的蛇爬到了她的身上,缠着她,朝着她身上最嫩的肉咬去……

    沈千柔想到这些事还心有余悸。

    “皇后是我的妹妹,以前每次我进宫的时候,她就各种羞辱我,她用你们威胁,让我和奴隶一起跳舞,让我在滚烫的水里洗澡,让我从蛇堆里捡她丢下去的东西……每次回来都半死不活。”

    秋明月握住了沈千柔颤抖的手:“娘,有我呢。我不会再让你受欺负了。”

    沈千柔渐渐平静下来,心情依旧低落:“这次进宫,她不知道怎么折磨我……”

    “娘,想报仇吗?”秋明月笑得天真无邪,眼睛里却是冷酷的杀意。

    “她是皇后,整个大岳最尊贵的女人,气境修士,身边高手如云,而我们母女俩势单力薄,怎么报仇?”

    “皇后又如何?娘,到时咱们入宫,陪皇后玩玩!”秋明月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这日子正好无趣,对方都找上门了,她哪里有退却的道理?

    这低等大陆的皇宫应该挺有趣的吧!

    “明月,到时到宫里不可冲动,娘知道你厉害,但是宫里高手如云,跟国公府不一样。”

    “娘,虽然揍人很爽,但是我不会硬揍,我还有脑子。”

    秋明月朝着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沈千柔被她逗得笑了,心里的烦闷也消散了很多。

    ……

    两日后。

    皇宫,花厅,赏花宴设宴之处。

    华灯初上,夜色曼妙。

    秋明月挽着沈千柔的手进了花厅。

    她们是准时来的,但是花厅里已经坐满了人,只剩下两个位置,一个是主位旁边的位置,一个是末位的位置。主位旁边坐的都是皇子公主,这样看来,末位就是他们的位置了。

    末位的位置只摆着一张简陋的椅子,秋明月眼尖,上面撒着一些黄色的粉末,那种粉末有毒,一坐上去,就会腐蚀衣物和皮肉,忍受了痛苦还要受屈辱……

    “宴会就要开始了,杵在这里干嘛?”有人大声呵斥道,“等皇后来了,怪罪下来,你们担待得起吗?”

    沈千柔拉着秋明月的手走过去,四周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幸灾乐祸,等着她出丑。

    “这不是国公夫人吗?快来坐,这可是我们特意留给你的位置哦。”

    “是啊是啊,这位置最好看风景。皇后娘娘真是用心良苦,怕你们突然到这样隆重的地方不习惯,挑了适合你们身份的椅子。”

    羞辱开始了……只要忍过去就好了……

    沈千柔咬了咬牙,就要坐下,秋明月却拉着她。

    “是啊,我们是得挑个符合我们身份的位置。”

    秋明月笑着道,拉着沈千柔的手,直接走到了主位旁边的位置,让沈千柔坐了下去。

    举众哗然!

    女眷们目瞪口呆!

    那个懦弱的沈千柔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

    “这可是丹阳公主的位置,沈千柔,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坐,是嫌自己命长找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