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三章 叶神,换勺子(三章)
    盐水鸭征服了南江一老翁洪天雄,馋猫鸭舌征服了驰天下。

    而如果说叶飞做的这九道美食中,真正的走浓香味道的一道菜,绝对非沙茶板栗焖鸭块莫属。

    因为这道菜中所用到的几种材料,不管是沙茶酱或者是板栗,又或者是鸭肉块,绝对都是浓香型的食材。

    沙茶酱可能很少有人吃,但是板栗绝大多数人都吃过,别说是叶飞用的这种极品板栗了,就是我们平常的那种板栗,在炒的时候大老远也能闻到浓郁的几乎化不开的香气,而鸭肉和鸡肉相比起来之所以会更香一些,是因为鸭肉中的脂肪含量是比鸡肉要多很多。

    现在,这三种极品的食材在叶飞绝妙的操作之下冲在了一起,直接撞击出了无以伦比的美味。

    我是吃货张君威用筷子夹起了一块鸭肉,这块鸭肉外面整体被沙茶酱薄薄的均匀的包裹着,同时这上面还有两小块板栗丁。

    当张君威将这块鸭肉连同两小块板栗丁放入嘴里面之后,他的眼睛直接就瞪圆了。

    “至极香气,无以伦比!”

    他只用了八个字来形容自己对这道美食的第一印象,而这八个字也是顶天的八个字!

    紧接着张君威的嘴轻轻的嚼动,将鸭肉块连同一颗板栗丁一起咬破,顿时,鸭肉中涌出来一道道热气,这热气中夹杂着浓郁无比的香气,同时,板栗丁中的板栗香气也冲了出来,连同沙茶酱的鲜美气息一起出现,三种绝妙的香气突然混合在了一起,在张君威的口腔里面好像掀起了一阵冲天风暴一样,瞬间席卷了他的所有味蕾,直接以最大的力度撞击着他的味觉神经系统。

    轰~~~~

    又好像一颗用香气做成的原子弹一样,在张君威的嘴里面爆炸,将他的大脑神经都给震的一阵迷乱。

    “漂亮!”

    谁也没想到,张君威在嚼着嘴里的美食的时候,突然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将他面前的一盘红烧鸭胰都给震的跳动了一下。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张君威,他们没有想到,张君威在此时此刻,在吃到叶飞做的美食的这一瞬间,竟然会出现失控的情形,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张君威啊那可是,张氏集团的掌舵人,资产不知道有多少亿,可以说大风大浪见多了去了,平常就算是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都不为过,可是现在他竟然让叶飞的一道美食给整的凌乱了,可见这盘美食对于张君威的冲击性是多么的大。

    院子里面有三张桌子,可以说每一张桌子上的赞叹声都是此起彼伏,从开始吃压根就没有停止过。

    尤其是光头强这货,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叶飞做的美食是多么的逆天,是多么的好吃,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帮大佬这帮土豪那么的维护叶飞,不仅仅是叶飞这个人值得维护,关键是叶飞做的美食更值得维护啊。

    这尼玛老子都活了小半辈子了,从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这才叫美食!

    这才叫享受!

    “呜呜~~~~”

    突然,光头强嘴里嚼着一块鸭胗,裂开嘴哭了起来。

    这一哭,将所有人都给哭麻爪了。

    “卧槽,怎么回事?”

    “这兄弟……..够极品的啊。”

    “噗~~~跪了跪了,我还以为只有在直播的时候叶神的美食能吃哭人呢,没想到这一大帮人也有人哭。”

    “咳咳,这位……这位光头强朋友,别哭了,再哭美食就没了。”

    光头强:“…………”

    这货赶忙擦了把眼泪,然后一下夹起一根鸭腿,狠狠的塞在了嘴里面。

    食霸天对于自己的这个小弟也是挺佩服的,麻蛋的,你去一边哭去吧,正好能少一个人争抢美食,你你……你丫又夹走一条鸭腿,回头再和你算账。

    废物武天章坐在第三张桌子旁,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不停的夹菜,然后狠狠的吃,看那样子都恨不得一口将桌子上的九道美食全都给吃下去一样。

    在他的身旁是绝代幺鸡,这女人天生就是一个尤/物,不管是一笑一颦还是吃东西,简直诱惑的令人发指。

    就见她轻轻的夹起一根鸭舌,然后放在性感的小嘴里面,慢慢的嚼动着,嚼几下,然后猩红肉/感的小舌头在嘴唇上舔一下,将性感的嘴唇给舔的油亮亮的,看着更加迷人了。

    他身旁是陈子恒带着两个朋友,他们没有和秦泽凯坐在一起,按他们的话说就是——吃美食远离秦泽凯,要不然你毛都吃不上。

    结果现在他们后悔了,具体来说他们好痛苦,他们几个也没有做过叶飞的直播嘉宾,全都想着今天要吃个天翻地覆呢,结果他们看到坐在他们旁边的绝代幺鸡吃东西时候诱人的姿态,几个小年轻人全都崩溃了。

    一个叫花非叶的年轻人凑到陈子恒的耳边,小声道:“子恒,我好痛苦。”

    陈子恒:“…………”

    这货看了一眼花非叶,小声问道:“怎么了?”

    花非叶悄悄的指了一下绝代幺鸡,道:“极品,极品啊,我有点顶不住了,我能不能和鸡姐要一下联系方式,以后要是万一能够一亲芳泽呢?你说行不行?”

    陈子恒:“……….”

    这货见自己的兄弟竟然打起了绝代幺鸡的主意,这货的身子一椅,差一点从塑料凳子上掉下去,狠狠的瞪了一眼花非叶,小声而又抓狂道:“采花贼,我告诉你,你给我放老实点,你去祸害其他的女孩子我无话可说,但是你要是敢打鸡姐的主意……..你你……你丫想死别连累我啊我给你说。”

    陈子恒吓的脑门都冒汗了。

    心说你个作死的家伙啊,你这眼睛长的是出气的吗?竟然想打绝代幺鸡的主意,尼玛,你不好好打听一下这女人的背景,人家的老公可是西川省的警察厅长,那是副省级的存在啊,你丫家底再牛逼,人家想要收拾你也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再说了,就算绝代幺鸡的老公是个饭桶,可是人家绝代幺鸡本身就牛逼的一塌糊涂好不好,那在道上可是人人尊称一声鸡姐的存在,一句话找人灭了你全家都不媳,你小子到底长了几个脑袋啊?竟然能想出这么极品的事情?

    所以陈子恒害怕啊,他在下面狠狠的掐了一下花非叶,小声训斥道:“你再敢有这种想法,我可是告诉禽兽和豪猪他们了啊,到时候看看他们怎么收拾你的,听我的,将你这个想法马上给我扔到九霄云外去,以后不能再想,一次也不行!”

    花非叶郁闷的点点头,然后又偷偷看了一眼绝代幺鸡,却发现绝代幺鸡一边吃着鸭舌,突然看向了他,紧接着俏皮的眨巴了一下右眼,猩红的肉感的小舌头又在嘴唇上轻柔的环绕着舔了一圈。

    花非叶:“……….”

    艾玛,受不了了,好想死啊!

    其实压根就没有人知道,绝代幺鸡现在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要崩溃啊。

    她可真的是一个吃货啊,但是现在面对这么多人,她可真的不敢动粗,当初和食霸天一起做叶飞的直播嘉宾的时候,那敢抢东西吃,那是因为她和食霸天熟悉,但是现在不行,现在这些人一个个都不是善茬子,虽然她很厉害,可是她觉得自己在这些人面前还是要保持风范的。

    所以,绝代幺鸡现在简直是极力的在保持着自己的淑女形象,只不过这种做法所付出的代价就是面对着一大堆叶飞做的美食,只能细水长流的一点一点的品尝。

    而为了能够将这种让人发疯的情绪给转椅走,她就开始打身边这几个年轻人的主意了,这一下可真的是害惨了花非叶。

    不过这家伙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听人劝,有道是听人劝,吃饱饭,所以他为了不被绝代幺鸡给勾走了魂,这货赶忙低头猛吃。

    每一桌上九道美食,每一道美食都是精粹之品,吃到嘴里让人回味无穷。

    尤其是几个外国人,这一次是彻底的大开眼界。

    因为动物内脏这些东西,外国人很少吃的,但是今天不行了,自从吃了一块红烧鸭胰之后,丁丁哥这货是彻底的刹不住车了,只不过这货也郁闷,他用筷子不在行,拿筷子夹东西就好像在夹一颗地雷一样,很多时候晃半天还加不起来一块儿呢,气的这货都恨不得把筷子扔了下手抓。

    同样是外国观众,人家松井小宝宝和金竹贤就把筷子用的6的飞起,这两个国家本身就是华夏的后裔,用筷子也有很久的历史了,所以俩人用的得心应手,嘣,一块鸭肉,嘣,一根鸭舌,嘣,又一块鸭胗,吃的那个香啊,把丁丁哥给看的眼睛都红了。

    最后这货实在受不了了,朝着叶飞喊道:“叶森,帮个忙可以吗?”

    叶飞笑道:“怎么了?”

    丁丁哥举了举自己的筷子,道:“我觉得这非常不公平,我不会用筷子,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小勺子?”

    叶飞:“………”

    这货把这茬给忘了,赶忙跑到操作台,给丁丁哥拿了一个小勺子。

    丁丁哥在接过小勺子的一瞬间,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精神焕发,意气飞扬,就差背后火光冲天了。

    勺子在手,天下我有!

    就见这货对着沙茶板栗焖鸭块一勺子就下去了,挖走了五分之一。

    达哈来:“………..”

    阿拉索:“……….”

    甚至松井长平和金竹贤:“………”

    几个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看看把一大勺子沙茶板栗焖鸭块送进嘴里大吃特吃的丁丁哥,几个家伙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将手里的筷子举了起来,喊道:“叶神,换勺子。”

    所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