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翠花……是个好名字(四)
    面对贺鹏,叶飞终于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真的是很纯很小白,很天真很懵懂无知的一个大好人啊。

    没错,比起贺鹏,自己真的是太好太好了,好的自己都有点骄傲了。

    你说说世界上咋还会有贺鹏这样的极品存在,明明自己坏的都快生蛆了,现在竟然站在自己的面前,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坏的流脓。

    你妹,我流脓咋了?

    那叫排毒!

    不懂瞎叫唤个啥,我都不惜的理你。

    叶飞站起身,狠狠的盯着贺鹏,然后伸出手,“气的”哆嗦着点指着贺鹏:“你你.你丧良心不?”

    说完,叶飞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满脸委屈,跟个被暴风雨蹂躏了三年的小媳妇一样,样子楚楚可怜。

    马青云:“”

    山炮不是炮:“..”

    所有人:“”

    看到叶飞这幅样子,所有人都无语了,艾玛,你是个大老爷们好不好,咱别玩这么矫情的场面啊,好尴尬的。

    还别说,叶飞这一招还真有用,人群中的几个女人受不了了。

    “哎呦呦,我的叶神啊,你看看都被这混蛋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混蛋,你就是个混蛋,不许欺负我的叶神。”

    “叶神,不要怕,躲在我宽厚的肩膀后面,我替你遮风挡雨。”

    轰隆

    一个能有两百斤的身强体壮的女人直接站在了叶飞的面前,一双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贺鹏,大脸蛋子气的嘟嘟乱颤,双手一掐要,朝着贺鹏吼道:“小兔崽子,马上给叶神赔礼道歉!叶神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们还不清楚吗?那是全天下第一的好人,不是我说你们,在做的各位,你们加在一起也没有叶神一根毛好。”

    贺鹏:“.”

    叶飞:“.”

    所有人再次:“”

    沃日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们就是来看看热闹而已,怎么还躺枪了呢?

    躺枪我们也认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

    什么叫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还没叶飞一根毛好呢?叶飞一根毛..飞一根毛..一根毛.毛..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一帮人真的是要气爆炸了,一个个不仅仅是生这个壮硕女人的气,还生贺鹏的气。

    要不是你这混蛋在这里折腾,我们也不会过来看,我们不过来看,也就不可能让这女人给说的一无是处,你这不是害人吗?

    你瞅瞅,要想讨厌一个人,理由怎么都可以找到。

    贺鹏有点冒汗,虽然他是男的,但是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壮硕的女人真的有点发怵,因为这女人比他能高半头,比他能重一倍都不止,尤其是这段时间,自己动不动就老吐血,体重是严重下降,现在一直在一百斤左右飘来飘去的。

    这货咽了口口水,腿肚子有点哆嗦,道:“我我知道你,银州市彩虹造纸厂的何翠花!”

    何翠花一瞪眼:“就是老娘,咋地?不服放马过来!”

    “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整个银州市商界谁不知道你最不讲理,我给你说.诶诶诶,你怎么打人呢?”

    贺鹏这家伙也是气晕了,竟然当着何翠花的面说她不讲理,何翠花直接就发飙了,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厚大的巴掌直接拍在了贺鹏的脑袋上。

    一边打,何翠花还说道:“行,小兔崽子,说老娘不讲理是吧?老娘今天就不讲理给你看,我抽不死你我。”

    啪

    又一下。

    贺鹏没想到何翠花说动手就动手,一点招呼都不打,这货根本就没来及躲,两巴掌结结实实的给他拍上了,拍的这家伙脑袋嗡嗡的,好像被牛踢了一样。

    他身后的两个壮汉赶忙过来,一个护住贺鹏,一个将何翠花拦住了。

    徐路远气的都要冒泡了,嘉士伯拍卖行在银州市开分行也有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拍卖会没开始就开始打架的呢,而且还是一个彪悍的女人打男人的。

    更让他感到好奇的是,这个叫叶飞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有这么多人出来帮他抱打不平,难道贺鹏这货说的并不是真的?

    他以前对叶飞根本就没有关注过,他也不看网络直播,所以对叶飞他是一无所知,他还是从贺鹏的口中知道了有叶飞这么一号人呢,贺鹏的片面之词让他对叶飞的印象也不是很好,可是现在看来,事情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

    何翠花是谁?

    那是银州市彩虹造纸的老板,性格火爆的要命,很多人都不敢惹她,当然,能够被她看在眼里的人也没几个,但是现在她竟然能够为了叶飞揍贺鹏,这里面绝对有文章啊。

    他赶忙来到两人中间,道:“何大姐,息怒,息怒啊,大家过来都是来卖好东西的,犯不着打人是不是?贺鹏刚才的话确实有点不妥,我帮他给你,给..给叶先生道歉,大家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

    徐路远的名头这些人都知道,更知道他老爸是徐万文,在华夏也算是一号人物,所以面子是一定要给的。

    何翠花哼了一声,指着贺鹏说道:“小兔崽子,要不是看在徐少的面子上,老娘今天就抽的你老妈都不认识你。”

    贺鹏:“.彪妇!”

    这货嘟囔了一句,也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了,直接去一旁的一个桌子坐下。

    见贺鹏跑了,人们也全都散去,当然,叶飞这边还是有很多人的,很多..很多女人。

    这些女人都是事业有成的富婆,一个个年纪都是三四十岁,围着叶飞叽叽喳喳,更有好几个还伸手摸来摸去的。

    叶飞:“”

    这货被摸的浑身发毛,赶忙道:“姐,各位姐,谢谢了,刚才真的谢谢了..大姐,这里不能摸。”

    叶飞一伸手,挡住了一只胖乎乎的正要往他裤裆里抓的手,看着面前一个笑嘻嘻的富婆,说道。

    这女人更乐了,结果还没等她乐完呢,何翠花过来了,一下将她给挤走了。

    叶飞对面前这个壮硕的女人真的很有好感,这人的性格非常耿直,是个非常直爽的人。

    “大姐,刚才真的谢谢了。”

    何翠花一摆手,大大咧咧道:“都是小事情,那种小瘪三看着就让人讨厌,叶神,你别跟这种人生气啊,划不来,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的铁粉,你每一期的节目我都看的,我就是这银州市本地人,我叫何翠花。”

    叶飞:“..”

    这货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壮硕的女人,脑袋里面一百万头草泥马来回撒欢的狂奔了起来。

    何翠花?

    马翠花?

    我去,现在这年代怎么了?怎么都喜欢翠花这个名字啊?

    “翠花是个好名字!”

    叶飞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能这么说。

    何翠花哈哈大笑起来,完全没有顾忌一点形象。

    “我也觉得翠花是个好名字,叶神,昨天知道你今天开播的时间因为有事情会变动,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事,今天能够在这里看到你,比在直播间看到还要高兴。”

    “谢谢何姐。”

    “那行,我不打扰你了,看你有点拘束,在直播间的那种虎劲儿跑哪里去了?”

    叶飞:“.”

    我去,我虎吗我?

    我不虎啊,只是有点闷骚而已,但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何翠花离开了,一帮女人也离开了,叶飞长长的出了口气,这货后背都有点冒汗了。

    山炮不是炮在一旁都快笑岔气了。

    叶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郁闷道:“很好笑吗?”

    山炮不是炮赶忙点头:“太好笑了,哈哈哈嗝咳咳咳”

    这货笑的太欢了,一口唾沫卡在了喉咙里面,咳嗽了半天。

    叶飞也没有再理他,而是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五十了,他发现有些人已经开始起身进场。

    叶飞道:“马伯父,我们也该进场了吧?”

    马青云将杯子放在桌子上,站起身,道:“进场吧,今天,我要让你看一场好戏!”

    “什么好戏?”

    叶飞对马青云口中的好戏真的很感兴趣,因为当初他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就这么说,可是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所谓的好戏是什么。

    马青云摇摇头,道:“现在还不能说,让人知道了就不好了。”

    “呃那行,我就看看什么好戏吧。”

    三个人跟着人群进场。

    嘉士伯拍卖行有专门的拍卖场地,比这个大厅还要大,能有两三百个平方,装修的富丽堂皇,逼格非常高,最前面是一个红木台子,上面是一个拍卖桌,桌子上放着拍卖槌。

    下方是一排排真皮沙发的座椅,全都是红色的,看着特喜庆,叶飞看了一下,大概能有好几百把。

    这一次过来的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所以也没有按着顺序坐,几个对脾气的坐在一起也行,单独坐在那里也可以。

    叶飞和马青云以及山炮不是炮他们坐在了中间的位置,等到他们坐好,叶飞身旁的位置很快就被一帮女人给占领了。

    山炮不是炮低声的凑到叶飞的耳边,道:“叶神,我发现你就是一个妇女之友啊,这么多妇女喜欢你。”

    叶飞一巴掌将山炮给推开,这货简直恼的咬牙切齿。

    你才妇女之友呢,你全家都是妇女之友,哥这叫魅力,懂不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