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破台词说的耳朵都快怀孕了,能不能换句新鲜的?(一章)
    保镖指的是贴身保护政治人物、政府高官、企业家、艺人以及证人等重要人物,以防止其遭暗杀、绑架、攻击、骚扰及外泄机密等的人。

    这是千度网上对保镖的定义。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保镖,主要职责就是对受保护人的人身安全负责,遇到危险了你得往前冲,遇到枪林弹雨了你得跑到受保护人的前面。

    章阁的这两个保镖也是他花重金请来的,每一个手脚上的功夫都不得了。

    但是高手并不等于傻子,相反,这两个家伙还非常聪明,从刚才那个人闪电般出手掰断章阁的两根手指,他们就知道就算他们两个联手也不可能打得过人家,因为人家是怎么掰断章阁手指的他们都没看清楚。

    高手!

    对面那个动不动就喜欢掰人家手指头的家伙才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面对这样的高手,别说去和人家比试了,甚至连反抗一下的想法都没有。

    现在章阁让他们去揍死人家,你他大爷的开什么鬼玩笑,我们上去还不一定谁揍死谁呢。

    你花钱雇我们来了是没错,可是你那点钱也不够买我们两个人性命的啊。

    所以这两个家伙在章阁要他们出手的时候,很果断的动也没动。

    最后看到章阁抓狂的眼神,一个家伙实在受不住了,才说道:“章总,稍等片刻,我正在想怎么对付他们。”

    另一个也是赶忙点头:“没错,章总,给我们十分钟的时间。”

    他们是在等,等章阁的姐夫银州市警察局局长的到来。

    听到这两个保镖的话,章阁差一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尼玛啊,你们确定你们真的是保镖吗?保镖没这么说话的啊,更没这么办事的。

    你在想怎么对付他们?

    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

    卧槽,等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你们想好怎么对付别人了,估计老子也挂了。

    章阁简直都要气晕了,双手也不敢扶椅子,就那么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一句话也不说,一双眼睛只是狠狠地盯着山炮不是炮和叶飞一帮人。

    山炮不是炮将章阁的另一手的大拇指掰断之后,这货很麻溜的又躲叶飞身后去了。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无语了。

    拜托了大哥,你可是个高手啊,刚才看你掰人家手指头那劲头,可是一个狠人啊,可是现在你这表现.你丫对得起高手两个字吗?你就一缩头乌龟好不好。

    面对众人的眼神,山炮不是炮就当没看到一样,该干嘛还是干嘛。

    “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我,从来没有一个!今天,你们牛逼,你们真的很厉害啊,我的两根手指头,我会让你们用两条胳膊来偿还!”

    章阁实在憋屈的没办法了,突然冷哼哼的说道。

    叶飞往身后看了看,然后将两个黑衣大汉给喊了过来。

    “飞哥,要我们做什么?”刀疤脸问道。

    现在他们两个对叶飞那是仰慕的不得了,一个出出进进身边跟着一个带枪保镖的人,这跟着也是威风的啊,甚至比跟着光头强还要威风的多。

    所以,现在叶飞让他们干什么,两个人简直无条件的去做,非但如此,做的时候还挺激动。

    叶飞指了指章阁,道:“屋里空间太小了,装不下这位大神仙,麻烦请他出去。”

    两个人当即就明白叶飞的意思了,二话不说,迈大步来到了章阁面前。

    章阁一看,顿时就慌了,这货往椅子上一缩,惊恐道:“干什么?你们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姐夫可是银州市的警察局局长,你们今天敢再动我一根汗毛,我让你们.我靠,你们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快点救命啊,杀人了,这帮人要杀我了。”

    扑通

    嗷呜

    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包括章阁的两个保镖,现在这俩人不仅看着山炮不是炮有点发怵,看着两个黑衣大汉也有点咽唾沫。

    没办法,就在他们两个人的眼皮子底线,这两个黑衣大汉根本就不给章阁反抗的机会,直接连人带椅子给抬起来,来到门口,双手一使劲,将这货连同椅子全都给扔外边去了。

    两个黑衣大汉的力气可不小,将章阁和椅子拋起来有两米多高,就这么吧唧一下摔地上了。

    章阁被摔的嗝的一声,差一点背过气去。

    可就算是这样,这家伙在地上趴了半天也没起来,光在那里呼呼呼的喘粗气了。

    好长时间,章阁才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这货慢慢的转过身,盯着所有的人,包括他的两个保镖,咬牙切齿道:“此仇不报非卧槽,别打了啊,我我我就是说说而已,住手,住手!”

    这家伙刚爬起来还想说两句狠话呢,结果他的话根本就没说完,两个黑衣大汉过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将章阁又给干趴下了。

    章阁这个抓狂啊,尼玛,老子才是坏人好不好,怎么到你们这里老子就变成小白羊了呢?你们一个个的全都是大灰狼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一次,章阁很干脆,直接趴地上不起来了,也不说话了,只是呼呼的喘气。

    一帮人看着趴在地上鼻青脸肿的章阁,有些人都不忍心看了,太惨了,这人被揍的真的太惨了,刚才还光鲜照人呢,现在跟一从泥巴里面爬出来的乞丐一样,就差一件乞丐服了。

    这时,方小虎实在看不下去了,来到叶飞旁边,小声道:“飞哥,算了,这家伙真的是银州市警察局干局长的小舅子,县官不如现管,如果他姐夫真的要追究起来,眼下吃亏的还是我们。”

    叶飞点点头,让两个黑衣人回来,这才对章阁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的后台是谁,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是我的人打的,是我让他们打的,因为你做错了事,你就算是一个坏人,你去祸害别人,我无话可说,但是你来这里闹事,我就不能饶了你,现在,睁开你的狗眼给我看清楚了,兄弟汽车维修公司,这是我的兄弟方小虎开的,如果你再敢来捣乱一次,我绝对让你后悔一辈子!干局长是你姐夫是吗?我叶飞现在就在这里等他,我看看他过来了能给我说什么?!”

    话不多,但是却句句在点子上。

    叶飞的几句话将一旁的黑衣人给听的热血沸腾的,看到没有,你们都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大哥,不管你的后台是谁,只要你欺负了我的兄弟,我就抽你,根本就不会顾及什么,根本就不会跟你讲什么情面。

    所有的人都看着叶飞,他们的眼光全都发生了变化。

    甚至就连山炮不是炮也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叶飞,到了他这个年龄,到了他这个地位,可以说早就过了冲冠一怒不要命的年纪,他们遇到事情都已经会冷静的分析了,冷静的思考了,要考虑到自己做这件事情之后方方面面的后果。

    说句最彻底的话,他们变的稳重了。

    可就算是这样,山炮不是炮也被叶飞的几句话给撩拨的热血沸腾,他也曾经年轻过,他也曾经豪情万丈过,他也曾经路见一声吼过。

    这些曾经的一切,曾经的年少轻狂的火焰,被叶飞是彻底的给点燃了起来。

    但是,他还是有些理智的,拍了拍叶飞的肩膀,道:“放心吧,没事。”

    叶飞点点头,道:“谢谢。”

    “不用,都是自家兄弟,说那么多客套话干什么。”

    两个人正在说着呢,就听到远处有警笛的响声传了过来,警车来了。

    刚刚听到警笛声,众人就见到刚才还在地上装死的章阁,咻的一下从地上就跳了起来,然后这货疯子一样的盯着还在他身边的两个黑衣人,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两个耳光。

    抽完之后,章阁哈哈大笑道:“打啊,打啊!你们md倒是打我啊!”

    砰

    他刚刚说完,就看到眼前人影一晃,然后然后这货整个人又飞了出去。

    山炮不是炮站在章阁刚才的位置,点指着他,冷声道:“恶人!老子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恶人!你找打是吗?我成全你!”

    山炮这家伙也来火了,说完,追上章阁,咣咣咣又是两脚。

    章阁整个人都被踹懵逼了。

    麻蛋,不对啊,这剧本有问题啊,警察已经来了,我姐夫来了啊,你丫还敢打我?

    “你.你还打?”这货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指着山炮不是炮说道。

    结果说完,这家伙赶忙又把手缩回去了,他现在心里有阴影,老害怕眼前的这个变太再掰自己的手指头。

    山炮不是炮哼了一声道:“在场的众人都听到了,是你让我们打的。”

    “.”

    “我m让你打你就打啊?”

    “恭敬不如从命。”

    “你.你有种!你给我等着!”

    “哎破台词说的耳朵都快怀孕了,能不能换句新鲜的?”

    “.”

    章阁也不跟山炮不是炮扯嘴皮子了。

    此时,两辆警车从远处飞驰而来,刚刚到方小虎的维修店前面,直接刹车,然后从上面下来七八个警察,为首的一位,有四十多岁,正是银州市的警察局干局长!

    章阁看到自己姐夫亲自过来了,这货的胆子彻底的大了。

    赶忙冲到干局长面前,一把抓住了干局长的手,哭喊道:“姐夫,姐夫,你终于来了,你看看我,我都快被人打死了啊,是他,还有他,还有这两个,还有他们所有人,他们所有人都打我啊,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就真的被他们打死了,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将他们全都抓起来,一个都不能放走啊。”

    这货正说着呢,他没注意到他姐夫的眼神。

    可以说干局长现在的眼神都想杀人,杀了他这个不成才的小舅子,你姐的,打死你活该,让你天天没事光给我惹事。

    嗯

    干局长闷闷的出了口气,根本没理章阁。

    章阁继续说道:“姐夫,我刚才给我姐打电话了,他说你一定会帮我出气的,他说你一定会将这些没有枉法的家伙全都扣留起来的,是不是?姐夫,姐”

    啪

    这货还想继续说呢,突然就看到干局长头也不回,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将章阁给抽的原地转了三圈才停下来。

    这一巴掌太有力道了,太清脆了,直接将章阁的半边脸都给抽肿了,嘴角的血水瞬间就流了出来。

    所有人:“”

    章阁:“”

    “姐夫,我是受害者,你为什么打我?”

    “姐你妈个头!老子打的就是你,我都恨不得打死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