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惯性呢还是毛病呢?(三章)
    作为一个铁粉,是要坚决维护偶像的形象的,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敢侮辱我的偶像,我的朋友,我就让你没有好下场。

    山炮不是炮见过的狠人多了去了,可以说死在他手下的很茬子没有五十也有四十八,对于一个人,他一眼就能看穿你的本质,就像他能够通过叶飞的眼睛一眼看穿叶飞的内心一样,这家伙的眼睫毛都是空的,眼神犀利的变太。

    他刚刚一进来就看出来这个叫章阁的家伙不是个好货,坐在那里大爷一样,还抽着雪茄,你妹,这里是维修区,到处都是汽油机油,你就不怕着火了?

    还有刚才他一脸鄙视的踢方小虎,更让他确定了这个家伙不是个好货。

    其实这些他都可以无视,因为这些和他没关系,和叶飞也没关系。

    但是当这货点指着叶飞说出那几句话的时候,他就不能忍了。

    p的,你算哪根葱啊?你竟然敢这么说人家,还人家忽悠人,把那些傻不拉几的观众给忽悠的东西南北都找不到了。

    你是个猪吗?

    你知道那些人都是什么人吗?你既然认识叶飞,你就应该看过他的节目,你看过他的节目难道就没有看到过那些直播嘉宾?那可都是全国数得着的牛人啊,别说是你一个鸟都不知道的章阁了,就算是很多省份一把手,甚至是国家的大佬,和这些人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啊,你倒好,直接说这些人是傻不拉几的。

    他们傻?

    你丫更是傻的你爹妈都不认识你了。

    再到后面,他看到这货竟然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点指着叶飞,就好像一个很牛的人点指着一个乞丐一样,你丫这是什么态度?

    山炮不是炮气就不打一处来,所以毫不犹豫的冲过来,直接就将章阁的大拇指给掰断了。

    对于这种人,压根就没必要客气!

    十指连心,人的十根手指头别说被掰断了,就算是拿根针刺一下都能疼半天,这也是为什么古人会发明一种刑法,叫刺竹签的原因,因为竹签刺在人的手指甲缝里面,真的是变太疼啊,再坚强的人有些都顶不住。

    章阁握着自己断了大拇指的手,这货疼的都差一点尿。

    好半天,才满头冷汗的吼道:“你知道是谁吗?”

    卧槽,又见这么没有水准的威胁。

    这一套对于那些胆小的人多少还有点威胁,对于山炮不是炮压根就没用。

    这货也是给章阁来了个反问句:“你知道我是谁吗?”

    章阁疼的都快哭了,脸蛋子哆嗦着,道:“看清楚我的脸!老子叫章阁,银州市警察局长是我姐夫!你你..你死定了我告诉你!”

    山炮不是炮差一点笑喷,艾玛,我还以为你有多牛逼的后台呢,搞半天就是银州市警察局的局长是你姐夫而已。

    “是吗?银州市警察局的局长是你姐夫?艾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章先生是吗?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子里有泡尿,你放过我吧。”

    说着,这货还朝着章阁抱了抱拳。

    叶飞在一旁一听,就知道这章阁要倒霉,不仅仅是他要倒霉,就连他姐夫也要跟着挂,因为他看出来了,山炮这货的道歉压根就是开玩笑的。

    章阁也看出来掰自己手指的这家伙是逗自己的了,要不然他不可能说宰相肚子里有泡尿这样的话,那是能盛船好不好,什么时候船变成骚臭之物了呢?这尼玛不是埋汰自己的是什么?

    “你你.今天你必须给我完蛋,我告诉你,我不是说着玩呢,你今天要是能够走出这个破修理铺,老子就不叫章阁。”

    山炮不是炮彻底没兴趣了,因为他发现这人威胁的话说的太没水平了,跟小孩子一样,他都懒得和他动嘴皮子了。

    这货话也不说,直接来到叶飞后面,然后.然后他在后面推了推叶飞,将叶飞推到前面,才说道:“叶神,他说你呢。”

    叶飞:“..”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

    不要脸啊!

    你真的是超级不要脸啊!

    艾玛,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脸皮厚的人呢?

    人家那是说叶飞的吗?

    那是说你的好不好!

    你丫倒好,看到人家威胁你了,直接缩回来了,然后将叶飞给推了出去,靠,这个锅甩的华丽丽的让人眼晕啊。

    叶飞也是蛋疼的要命,靠了,山炮,你可真不是个好鸟啊,这事你也干得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空和山炮掰扯,因为他也知道山炮不是炮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所以叶飞只是苦笑了一下,然后看着章阁,道:“章先生,很抱歉,我朋友一时鲁莽,出手有点重。”

    有点重?

    听叶飞这么说,章阁的鼻子都差一点气歪了,你见过将人家的手指头掰断然后说出手有点重的吗?

    这尼玛是非常重好不好,现在老子都怀疑这手指头还能不能用,搞不好就是粉碎性骨折。

    “滚开!叶飞,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有多厉害,我也不管你的朋友到底是谁,今天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完蛋了,你们谁也跑不了!”

    说着,这货颤抖着手将手机拿了出来,就要打电话。

    叶飞身后那个脸上带疤的黑衣大汉往前一步冲了过来,结果被叶飞给拦住了。

    “让他打,我们有理。”

    带疤大汉:“..”

    我们有理?

    飞哥,先动手的可是我们啊,还把人家的手指头给弄断了,我们的理呢?在大平洋呢?

    这大汉一脸迷糊,不过叶飞既然不让他动,他也没去抢章阁的手机,而是又回到了叶飞的身后。

    章阁疼的脸上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都掉手机上了,这货也顾不了了,找到号码之后,直接拨通电话,哭喊道:“姐夫,是我,我是你弟啊,呜呜,姐夫,你一定要帮我做主啊,我被人打了,真的打了,这一次我真的没有骗你啊,我手指头都让人家给掰断了,现在搞不好就是粉碎性骨折,我不用手扶着它都能耷拉下去,我在我在金海路兄弟汽车维修.维修公司啊,对对对,它以前确实是个维修店,最近才改成公司的,什么?我不该到这里来?为什么啊?这是我一个手下叛逃出来开的违法的店啊,我过来找他谈谈而已,我..姐夫,姐夫。”

    这货说了一堆,最后众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章阁喊了几声姐夫,然后一脸我不懂的看着自己的手机。

    “章总,怎么样?”他的一个手下问道。

    章阁没有说话,又打电话。

    “姐啊,我是你弟啊,我受欺负了,我被人把手指头给掰断了,是啊,我给姐夫打电话了,他给我挂了,嗯嗯,你给我姐夫说说,我在金海路的兄弟汽车维修公司呢,这帮人非法营业,你给姐夫说一下,得封了他们的店啊,行行行,我等着。”

    这货说完之后,满脸狞笑的盯着叶飞,道:“你们给我等着,我要是不让你们进去,我就不叫章阁!”

    山炮不是炮实在看不下去了,道:“能不能换句台词?听的耳朵都起茧了。”

    章阁:“..”

    这货郁闷的吐血,气呼呼的坐在了椅子上,捂着自己的手,让他的两个手下盯着叶飞一帮人。

    这时,叶飞才问方小虎怎么回事。

    方小虎看了一眼章阁,道:“飞哥,这是我以前的老板,我出来单干之前就是在他那里干的,我以前不是给你说过吗?这人太小气了,过年别说红包了,礼品也没有,我就找你商量着咱们合作出来做,现在咱们做起来了,生意红火了,也不知道怎么让他知道了,他眼红,说我是在他那里学的手艺,他要分一份股份,你说这不是强词夺理吗?还把他的车开过来,说有问题,要让我修,刚才我看了,这车根本就没毛病,他就是没事找事呢,就是想从咱们这里分点股份。”

    叶飞的眉头一皱,卧槽,分钱呢?

    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

    虽然这维修店方小虎说给他股份,他不要,但是这也是自己兄弟辛辛苦苦搞起来的事业啊,你一根毛都没出的人过来一动嘴巴就说要分钱,凭什么啊,还有没有道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还人家在你那里学的技术,靠,方小虎五年前的技术就已经很牛逼了好不好,五年前他压根就没在你那里干!

    混蛋!

    这就是个混蛋啊!

    叶飞越想越气,问道:“他想分多少?”

    方小虎将油乎乎的右手伸了出来。

    叶飞一看,道:“百分之五?那也不多啊。”

    方小虎果断摇头,道:“什么百分之五啊,是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要分一半!”

    “他奶奶个腿儿的,这人是上天派下来的逗比吗?怎么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

    叶飞气的都骂人了。

    方小虎:“..”

    这货看了看叶飞,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他和叶飞认识也不短时间了,还是第一次听到叶飞骂人骂这么有才的。

    “所以我不能给他啊,他就找事了。”

    叶飞一回头,看着山炮不是炮,道:“有空没?”

    山炮不是炮:“.叶神,你问这个问题让我怎么回答?这不大把的空吗?要干吗?”

    叶飞突然一指章阁,吼道:“给我再把他另一只手的大拇指掰断!”

    叶飞真的恼火了,他相信世界上有很多坏人,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坏人,有些人甚至坏的都能够流脓,但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像章阁这么坏的离谱的家伙。

    这人简直就不是人啊,如果放在以前,你这就是强行霸占!你这和土匪没什么区别!

    对于这样的人,叶飞都恨不得亲自冲上去将他给弄死。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动手,因为自己如果真的动了章阁,这家伙肯定会咬住不放的,但是山炮不是炮不一样啊,这货的身份牛逼的别说银州市警察局长了,就是西川省的一把手见了他也得头疼。

    嗯,叶飞现在就是怂恿山炮不是炮做坏事。

    有时候做坏事就是做好事,要看你要对付的是什么样的人。

    叶飞嗷唠一嗓子,把所有人都吓一跳,谁也没想到这货会突然发飙,让人还要掰断章阁一根手指。

    你妹,还掰上瘾了是不是?

    章阁正坐在椅子上痛苦呢,冷不丁听到叶飞的话,这货反而气的乐了,将另一只手伸出来,道:“还掰?叶飞,真的不知道是谁给你这么大的勇气,我姐夫马上就过来,银州市的警察局局长,知道是什么级别吗?高官!”

    这货的话刚刚说完,方小虎赶忙补了一刀,给他纠正道:“章总,市级警察局局长是副厅级的,不是高官。”

    章阁:“.滚!你一会儿也别想跑。”

    结果这货的话刚刚说完,他就发现眼前一花,看到这一幕,章阁好悬没吓死,赶忙就把自己的手往回缩,结果还是晚了。

    然后.然后所有人就听到章阁狼一样的嚎叫声又传了过来。

    “嗷呜”

    咔吧

    这货另一只手的大拇指也被山炮不是炮给掰断了。

    这一下所有人全都傻了,沃日,这人要不要这么狠啊?人家都说明了,人家姐夫是银州市的警察局局长啊,你还掰?惯性呢还是毛病呢?

    两个黑衣大汉这一下是彻底的害怕了,两个人现在心里面真的是感到万幸啊,要不然.要不然跟这么狠的人作对,估计自己两个现在真的就躺尸了啊,警察局长的小舅子,就算是光头强过来也得服软,可是这位..咔吧咔吧两下,将人家的两个大拇指全都给弄断了,大哥,你是傻比吗?

    章阁真的是..真的是尿了。

    所有人都看到这货穿着的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裤腿中间湿了一片,然后一股尿骚味就冲了出来,叶飞一帮人赶忙把鼻子捂起来了。

    章阁的两个手下也想捂,结果手抬到一半就放下了,因为章阁已经要疯了,这货嚎道:“揍他!给我往死里揍他!”

    他的两个保镖:“..”

    这两个家伙看看对面一帮人,然后.然后他们就好像没听到章阁的命令一样,木头桩子一样的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开什么玩笑,明知山有虎,还让我们向虎山行,那不是送死是什么?你傻我们可不傻。..

    俩人站在那里鼻问嘴,嘴问心,就差闭目养神了。

    章阁见自己的两个手下不动,这货耷拉着两条胳膊,呵呵冷笑道:“你们也要造反吗?”

    一个保镖实在看不下去了,道:“章总,稍等片刻,我正在想怎么收拾他们。”

    另一个点点头,道:“没错,章总,给我们十分钟的时间。”

    章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