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我不杀你,怎么救你?(补二)
    对于叶飞的满嘴跑火车,所有人是彻底是无语了。

    尤其是山炮不是炮,他现在才真正的见识到,叶飞不仅仅是美食做的好,这嘴皮子也牛逼啊。

    这货一顿猛吹,直接将一群警察给吹的哭笑不得。

    但是不管怎么吹,山炮不是炮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叶飞这是在帮他推脱责任,在帮他推脱压力。

    从刚才叶飞说的那几句话,山炮不是炮总结出了这么两点。

    第一,叶飞说了,他是受害者,而对他行凶的人是那个卡车司机,没有自己。

    第二,自己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人。

    尤其是这第二点,说实话真的是让山炮不是炮挺感动的,这是想要把责任给自己彻底的全部推脱掉啊。

    “这人.真的不错。”山炮不是炮心里说道。

    而干局长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情听叶飞说这些,他只要保证叶飞没有事,他心里面的一块石头就算是彻底的落地了。

    如果这家伙有事了,那自己压根就没办法给姚厅长交代,到时候自己这顶乌纱帽能不能保住都在两回事。

    “叶先生,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那个什么..”说着,干局长往周围看了看,将肖队长给喊了过来。

    “这里现场都拍下照没有?”

    “局长,都拍照了。”

    “有没有什么发现?”

    “有,发现了一把枪。”

    “枪?”

    “是的,一把..?国进口的半自动手枪(虚构的,别当真)。”

    “嘶”..

    干厅长一听竟然发现了一把这样的手枪,这货只抽冷气,麻蛋的,先进武器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枪呢?这事情要是捅出去,绝对要起风波啊。

    “事情先不要往外说,等上面的通知。”

    既然出现了这种武器,他知道他压是根本压不住的,既然这样,就直接给姚厅长直接汇报,看他怎么办。

    安排好之后,干局长这才说道:“叶先生,要不.要不我们先去医院,你这脸摔的有点严重啊。”

    叶飞摆了摆手:“不用,皮外伤,过段时间就好了,现在我觉得你们最重要的就是破案,将想杀我的人给揪出来。”

    叶飞也来火了,他猜到了可能是谁,但是他不确定。

    但是不管是谁,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完!

    老子就是一个小主播而已,你大爷的,我是吃你家的了还是喝你家的了,至于这么狠吗?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如果我就这么忍过去了..尼玛,这能忍吗这?

    叶飞真的是怒火冲天,这件事情他一定要查到底,不管是谁都不行!

    他甚至有一种冲动,如果真的是自己想的那个人的话,他都想直接杀上门去将那货给弄死,太过分了,这真的太过分了,你说说你都难为我多少次了?

    干局长见叶飞不去医院,只能说道:“叶先生,既然这样,还要麻烦你们和我们回一趟警察局,我们具体了解一下情况,然后才好展开行动。”

    “可以!”

    说完,叶飞和山炮不是炮直接坐上了干局长的车,然后跟着他们回到了警察局。

    这个地方叶飞是第二次过来了,第一次是因为邱三的事情,不过那一次虽然人多,事情的性质和这次根本就没法比,因为那一次只是打架斗殴,而这一次却出了人命。

    到了警察局,干局长派了一个老干警向叶飞了解情况。

    叶飞说的还是那几句话,他是受害者,有人想要对他不利,在他的努力和山炮不是炮的帮助之下,脱离了危险。

    老干警将叶飞的话原原本本的记录了一下,然后山炮不是炮也说了一下情况,他得按着叶飞的话来说,意思都差不多。

    最后老干警道:“叶先生,卫先生(卫龙,山炮不是炮的名字,不是辣条!!!)你们说的情况我已经记录下来了,一会儿等到我们的同事回来之后,我们再核实一下,不过这段时间还要麻烦你们在这里委屈一下。”

    “没问题。”叶飞道。

    老干警给叶飞和卫龙端了杯水,然后出去了。

    这个时候,卫龙看了看没有人了,才说道:“叶神,你到底怎么得罪人家了?这都要玩命了。”

    叶飞撇了他一眼,不冷不热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咳咳,好吧,我知道一点点。”

    叶飞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山炮不是炮帮了他,但是他一想就明白了这绝对不是偶然的,要不然这家伙也不可能揣把枪到处乱跑,他有目的,而且看他出现的地点如此精确,那不是来杀人是干嘛的?

    至于杀谁的,这还用想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叶飞盯着山炮不是炮,问道。

    山炮不是炮笑了笑,道:“我不是给你说了吗?别人都叫我左手神枪。”

    “别扯那些没用的,什么左手神枪右手神枪的,我是说你的职业!”

    “我..我说了你还会不会让我做直播嘉宾?”

    叶飞:“..”

    “麻蛋啊,都玩出人命了,你还惦记着这一茬呢?”

    “你不让我做直播嘉宾,我不说。”山炮不是炮看了一眼叶飞,说道。

    叶飞:“我还有的选吗?说。”

    山炮不是炮道:“你是想知道我的表面身份还是隐藏的身份?”

    叶飞:“”

    于是叶飞就想跳起来揍他了,什么叫表面身份和隐藏身份?我肯定都要知道啊,要不然我还问个茄子啊。

    “都说。”

    “好,我的表面身份是一个一个杀手!”

    “就知道是这样的,不是杀手谁没事也不会拿枪玩的,那你隐藏的身份呢?”

    “我隐藏的身份.国家安全局a级安全员。”

    叶飞:“..”

    山炮不是炮的话刚刚说完,叶飞的眼珠子一下就瞪圆了,差一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什么玩意?国家安全局a级安全员?!!!”

    “嘘你小点声,已经退了。”

    山炮不是炮脑门上都冒汗了,赶忙说道。

    “退了还能有枪?你这是私藏枪支你知道不?”

    “靠,我有持枪证的,国家正规的持枪证啊,做我们这一行的,平常得罪的人也有点多,所以为了我们的安全,国家是允许我们有枪的,而且枪还是国家下发的呢。”

    “这么刁?”

    “..不是刁不刁的问题,是保护,保护啊。”

    山炮不是炮都要崩溃了,擦了,有枪就是刁啊?那人家有大炮的还不是要吊炸天了?

    “哦,那你能不能帮忙给我弄一把枪?”

    “..”

    “叶神,你要枪干什么?”

    “你也看到了,现在有人对我不利啊,我不得弄把枪防身?”

    “哎呦,我靠,这都哪跟哪啊?你不能有枪啊,国家不允许,再说了,我也没办法给你弄啊。”

    “切,小气鬼。”

    “..”

    “这根本就不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而是政策问题啊。”

    山炮不是炮都要哭了,这货抓狂的要命。

    就在这货抓狂的时候,突然叶飞一脸严肃的盯着他,问道:“谁让你来杀我的?”

    山炮不是炮:“”

    “什么?”

    “什么什么啊,谁让你来杀我的?不要告诉我没有人,也不要告诉你是正巧到那里,我告诉你,虽然说无巧不成书,但是咱们这不是写书呢,是玩真的呢,告诉我,是谁?”

    山炮不是炮看着叶飞的眼睛,然后慢慢的说道:“贺鹏。”

    “果然是他,你答应他了?”

    “答应了。”

    “为什么?”

    “因为不答应他,我就没法救你。”

    “”

    “叶神,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你不相信,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当我知道贺鹏要找我杀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危险了,虽然我不了解贺鹏,但是我知道他要想真的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绝对不会只放我一条线的,果然,还有另外的人。”

    “你和贺鹏认识?”

    “不认识,我和他的父亲认识,其实也不能说是认识,只是他知道我而已。”

    “一个国家安全局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杀手,你不觉得很扯蛋吗?”

    “不扯,做我们这一行的,总是要有些棘手的事情和人去处理掉,有的时候不方便明面上去做,只能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而为了能够更好更方便的接近目标,我们就要用另外一个身份来掩饰。”

    “有点牵强。”

    “可这是真的。”

    “你领导是谁?”

    “我.这个真的不能说,这是纪律,也是规矩。”

    “也就是说就算刚才我不说你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也有办法脱身?”

    “呃有吧。”

    “靠,我白忙了?”

    “也不是,至少我欠你一个人情。”

    “那行,既然这样,我要你现在就还,帮我处理掉贺鹏。”

    “.”

    “不行?”

    “行!其实处理掉贺鹏没问题,关键是他爸贺九州!”

    “贺鹏的爸是贺九州?!!!!!”

    “你也知道?”

    “废话,谁不知道贺九州?华夏的海王,可以说全华夏的海上运输除了国家的,其它的都让他爸给控制住了。”

    “是啊,所以说不能轻易的杀,另外我告诉你,贺九州也跳不了多长时间了,现在国家怀疑他通过海上线路走毒,正在暗中调查,只要证据确凿,贺九州根本就无处可逃,所以你也别着急,贺氏父子完蛋只是早晚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