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撞车(三章)
    金毛寻回犬,这种犬类的身份就注定了它们以前的生活不会太平凡。

    叶飞将做好的花生猪脚汤放在地上,金毛犬最后终于慢慢的来到汤碗前,低头喝了起来。

    它喝过太多太多的好汤了,什么银耳汤,蛋花汤,甚至是燕窝汤和鹿茸汤它曾经也喝过,那是一种非常让人..让狗难忘的味道。

    可是就在此时,金毛犬却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另一种汤比那些它以前喝的燕窝鹿茸汤还要好喝百倍,就是眼前的这碗汤。

    这简直就是一种世间难有的极品汤,味道是如此的浓郁,喝到嘴里面,不管是花生的香气还是猪脚的香气,全都是那么的让狗难忘,更加难得的是,当这两种香气融合在一起在嘴里面爆发的时候,金毛犬竟然有一种口水狂分泌的感觉。

    它刚开始只是用舌头舔,因为这是狗吃东西最常用的方式,可是后来它发现,眼前的这份汤自己用舌头舔根本就无法满足自己内心的需要了,它必须喝,用嘴喝。

    于是,叶飞就看到了极其奇葩的一幕,就见这只金毛犬突然将头埋在了大碗里面,嘴巴全部的探入了汤里面,直接开始用嘴吸。

    没错,金毛犬已经不再用舌头甜食汤汁了,而是用嘴喝,是真正的喝。

    叶飞:“..”

    “卧槽,这也行?”

    小皮也是看的好奇的不得了,它也是狗,它当然知道狗是怎么吃东西的,都是用舌头舔啊,什么时候见过直接用嘴吸的啊,这尼玛是猪的吃法好不好。

    这货还颠颠的来到金毛犬的身旁,用脑袋拱了拱,呜呜叫了两声,用狗的语言问道:“婆娘,矜持,矜持。”

    金毛犬将脑袋抬起来,看了一眼小皮,呲牙呜呜道:“矜持你妹,要是让你一口气生五个娃再碰到这么美味的汤,你比我还不矜持。”

    呜呜完,金毛犬又开始低头喝了起来。

    小皮整个人..整个狗都不好了,他蹲在一旁,就那么瞪着俩眼看着金毛犬狼吞虎咽的喝汤。

    看狗吃东西不是叶飞的爱好,他见金毛犬喝汤了,也就是说这狗死不了了,顶多也就是身体虚弱几天,慢慢就恢复了。

    他蹲下身子,用手又摸了摸金毛犬的脑袋,笑道:“慢慢喝,我先回去了。”

    说完,叶飞站起身就往回走。

    金毛犬正喝着汤呢,突然间叶飞离开了,它也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叶飞的背影,汪汪汪的有气无力的叫了两声,然后又开始喝。

    叶飞也不知道金毛犬是什么意思,他回到屋里面,又做了点东西填了下肚子,直接回二楼将被子什么的换了一下,倒头就睡。

    这一下叶飞直接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十分才爬起来,然后他洗漱了一下,做了点早餐,自己吃了一些,将两笼包子给那只金毛犬送了过去,然后直接叫了一辆车离开了农家乐。

    他和宝钻4s店的人员说好的,今天上午要去取车的。

    告诉出租车司机地址,让他直接开到地方。

    叶飞下了车,来到4s店,就看到自己的黑色宝钻已经恢复了原貌,不仅如此,店里面的人还把自己的车给洗了一遍,跟新的一样.好吧,叶飞承认自己的车就是新的,自从买了这辆车,他前前后后没有开两天,其它的时间光在这4s店里面维修了。

    “叶先生,你的车钥匙。”4s店的负责人过来,将叶飞的车钥匙递给他。

    现在这家伙对叶飞是真的太熟悉了,因为这是常客啊,新买一辆车,没事天天和人家撞着玩,撞了之后就拉过来维修了。

    叶飞接过车钥匙,又看了看旁边的一辆红色的宝钻,道:“陆小姐的车还没有修好?”

    负责人道:“陆小姐的车明天才可以修好,我听我们的员工说你和陆小姐是好朋友,你可以告诉她,明天就可以过来取车了。”

    叶飞心说我会告诉她的,三天之后,她就会过来取车。

    既然车修好了,叶飞也没有在这里停留,坐上去之后,直接发动车子离开了维修点。

    一直等到车子上了大路,叶飞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后面没车跟着自己,他这才松口气,然后一踩油门,宝钻车嗡的一声,朝着前方就冲了过去,好像一头愤怒的黑色野牛。

    此时路上的车并不多,叶飞开车的速度也非常快。

    没多长时间,叶飞就进入了环城大道。

    这是银州市一条非常繁华的大道,车辆也多了起来,叶飞的速度开始放慢。

    而就在叶飞上了环城大道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卡车载满了货物,从一个路口也上了环城大道。

    老七坐在驾驶位上,今天他穿了一身蓝色的新衣服,他喜欢蓝色,他感觉蓝色和天空的颜色一样,很自由的一种颜色。

    他的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在他的前方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宝钻正在随着车流往前开。

    “我不认识你,我却要杀你,不是我狠,是我也身不由己。”老七心里默默的说着,脚一踩油门,大货车的速度更快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看了看号码,然后按了接听键。

    “贺少。”

    “老七,怎么样?”

    “还好,前方三百米,叶飞!”

    “很好,为了万无一失,我已经让左手神枪也过去了,他开着一辆红色的陆宴,他会和你配合的。”

    “贺少,只是撞死一个人而已,根本用不着别人帮忙,我能行。”

    “不,这件事情关系非常大,只能成功,不准失败,所以你们必须要配合,彻底的将叶飞给我留在路上。”

    “..我明白。”

    “还有,这件事情万一失败了,你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不认识你,从来都不认识你,我们只是陌生人。”

    “很好!”

    挂了电话,老七将手机直接从车窗扔了出去,后面正好有一辆车经过,将手机压的粉碎。

    老七的双手再次放在了方向盘上,眼睛盯着前方的黑色宝钻。

    他再次换挡,脚踩油门,大货车如同一辆高速火车在公路上奔驰一样,直接朝着前方的黑色宝钻就撞了过去。

    叶飞今天的心情很不错,他救了一窝的小狗,这是好事,虽然为狗做营养汤花了不少钱,不过几万块钱叶飞还是能够承受得起的。

    他眼睛盯着前方,一边开车,一边拿出手机给方小虎打电话。

    “小虎,在店里吗?”

    电话对面方小虎的声音很兴奋,道:“飞哥,我在店里啊,你要过来吗?”

    叶飞笑了笑,这是他很好的朋友,可以说是知己。

    “是啊,刚刚把车取回来,我一会儿就到了。”

    “啊?你又修车去了?”

    叶飞:“啊。”

    方小虎哈哈大笑道:“飞哥,你这车.哎呦,以后也别让4s店修了,直接送咱们这里好了,放心吧,咱们的技术不比他们差,如果你还不放心,我直接给你改装一下,谁撞你让谁倒霉。”

    叶飞也是哈哈笑道:“那行,以后要是再被撞了,就不让4s店的人修了,你直接给我改装一下,其它的都不用动,就把外壳换一下就行,嗯就换哪种七八厘米厚的钢板,撞山头上都不会变形的那种。”

    方小虎:“.装甲车啊?”

    “不可以吗?”

    “可以,哈哈。”

    两个人正在说着,叶飞突然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后面一辆红色的大货车嗡嗡嗡的超前冲了过来。

    叶飞心里还纳闷呢,心说这条路上现在这么多车,你开这么快不怕出事啊?

    此时,红色的大货车离他的宝钻越来越近了,叶飞往旁边打了下方向盘,让了一下。

    可是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虽然往旁边躲闪了,但是这大货车也往旁边冲了过来。

    “靠,神经病啊,这么宽的路,你跟着我干什么?”

    大货车离叶飞的宝钻还有五十米!

    叶飞有点慌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采取措施的话,估计这车会撞上自己,这大早上的,要是被车撞了真就够悲催的。

    他再次打方向盘,往另一边躲了过去。

    可是他却愤怒的发现后面的大货车也跟着改变了方向。

    “卧槽,有问题!”

    如果这个时候叶飞还不知道后面的大货车有问题,那他就真的傻了。

    “这尼玛是谁?!”

    叶飞愤怒的想,可是他就是想不出来。

    其实也不是他想不出来,而是他想到了一个人,但是他并不相信,毕竟这可是要杀人啊,自己和对方根本就没有必死的大仇大恨,不至于啊。

    他正在想着呢,后面红色的大货车已经离他还有二十米左右了。

    这么一点儿距离,可以说踩一下油门就到。

    “艹尼玛啊!”叶飞都破口骂起来了。

    赶忙手再次打方向盘,突然转向,轮胎在马路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紧接着几团烟雾从车轮下面出现,然后才是一阵阵恶臭的橡胶味道。

    叶飞脑门上的汗都下来了,他看的出来,后面虽然是大货车,但是这个开大货车的司机的技术却非常的高超,不管自己怎么拐,他都能够及时的追上来。

    “我日啊,到底怎么回事?”..

    叶飞都要疯了,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会遇上这样的危险,要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来取车啊。

    嗡

    叶飞一踩油门,黑色的宝钻如同一道黑色的幽灵,在马路上愤怒往前冲了过去。

    可是刚跑了没一百米,叶飞的心就凉了,因为前面是红灯,有很多车挡住的路。

    “滚开!滚开啊!”叶飞的嗓子都要喊破了,可是前面的车压根就是纹丝不动。

    他不得不将车速放慢。

    可是他的车速放慢了,后面的大卡车的速度不仅没有放慢,还在一直的往上加!

    嗡嗡嗡

    就好像一只失去理智的巨大野兽,愤怒的吼叫着朝着自己就冲了过来。

    叶飞真的怕了,他看了看前面的车,然后想也不想,打开车门就要从车里面跳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辆黑色的陆宴出现。

    在黑色的陆宴里面,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当他看到卡车离叶飞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叶飞已经打开了车门,这是要往下跳。

    就见他直接在方向盘上的一个蓝色的按钮上点了一下,就见这黑色的陆宴顶棚突然往后退缩,片刻后,黑色的陆宴变成了一辆敞篷跑车。

    戴眼镜的中年轻看着叶飞,冷笑了一声,然后用带着白色手套的左手,从腰里掏出了一把枪。

    这把枪非常黑,非常亮,非常冷,也非常的好看。

    戴眼镜的中年轻人掏出枪,车子一加速,然后微微笑了一下,直接快速的将手里的枪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