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超级无敌厚脸皮(四章,求订阅)
    世界上什么最难找?

    人才!

    世界上什么最难寻?

    机遇!

    现在,人才和机遇这两样都摆在了墨晴天的面前,可是他却抓瞎了,因为他发现这两样好像跟自己没啥关系,不,应该说这两样本来是可以和自己有关系的,而且是非常亲密的关系,可是让自己给折腾丢了。

    他看着扭动腰肢来到程明面前的绝代幺鸡,懊恼的简直想跳楼。

    “绝代幺鸡?她就是绝代幺鸡?”墨晴天不可思议的问道。

    他的赌场经理点点头,道:“墨董,没错,就是她,因为她在这一行真的太出名了,我看一眼就能认出来。”

    墨晴天眼睛转了转,吩咐道:“让豹子过来。”

    没一会儿,他的经理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领到了墨晴天面前。

    豹子道:“老板,什么事儿?”

    墨晴天悄悄指了指绝代幺鸡,吩咐道:“看到那个女的了吗?一会儿散场了帮忙请她去赌场坐一坐,如果她不去,绑也要绑过去。”

    豹子可是河州的一霸,在道上谁也不敢惹他,要不然墨晴天也不会请他去看场子。

    豹子看了一眼绝代幺鸡,这货顿时就来兴趣了,美女啊,而且是一个非常有味道的美女,尼玛,这要是弄到手,想一想就爽歪歪啊。

    “老板放心,这事..”

    他刚想说这事交给我了,可是他的眼睛就是一缩,因为他看到从门口进来一个大光头,这大光头威武雄壮,在光头的身后跟着四个同样五大三粗的保镖。

    看到这个光头,豹子差一点跪地上,也顾不得和墨晴天说话了,赶忙低头哈腰的就迎了上去。

    “霸天哥?哎呦,真的是你啊,什么风把你给吹这里来了?”

    食霸天斜眼看了一下豹子,哦了一声,道:“河州豹子?”

    豹子激动的不得了,食霸天是谁?那是西川道上的总瓢把子,没想到他竟然认识自己,这尼玛说出去脸上都是光啊,于是赶忙点头赔笑道:“霸天哥,是我,我是小豹。”

    “哦,知道了,闪开,别挡道。”食霸天一把将豹子给划拉到一旁,然后扭动着大屁股直奔叶飞和程明。

    豹子被食霸天扒拉的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地上,可是这家伙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很激动的跟着食霸天往这边走了过来。

    食霸天来到程明面前,哈哈笑道:“兄弟,恭喜恭喜啊。”

    说完,他一把将叶飞给抱住了,道:“老弟,想死哥哥我了。”

    叶飞知道食霸天是个性情中人,和他说了几句话。

    这时候绝代幺鸡很没节操的摸了摸食霸天的大光头,啧啧笑道:“老石,可以啊,脑袋越来越亮了,都开始反光了。”

    食霸天也没有生气,自己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笑道:“佛光普照,佛光普照啊。”

    豹子正好在食霸天的身后跟过来,当看到绝代幺鸡竟然敢摸食霸天的脑袋,这货腿弯子一软,差一点趴地上。

    卧槽啊,好悬,好悬啊,刚才老板还想让自己绑这个女的呢,这你大爷的一个敢摸食霸天光头的女人,自己能绑?那可真是寿星老上吊嫌命长了,还好食霸天出现的及时啊,要不然自己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麻蛋的,好大的坑,差一点跳进去。

    墨晴天在后面更是抓狂,大爷的,这扯蛋的一天,估计什么事也办不成了,自己还想让豹子绑了那女的呢,现在看来,豹子不反水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赌场经理也是脸蛋子哆嗦成了一块儿,也是在心里庆幸,尼玛,不幸中的万幸,不幸中的万幸啊。

    “老板,还绑吗?”

    墨晴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绑?我绑你妹啊我,这尼玛还能绑吗?是你不想活了还是我不想活了?

    墨晴天今天是彻底的服了,他对自己这个姑爷是心服口服,一个能够和驰天下,张君威,绝代幺鸡以及食霸天都称兄道弟的人,你不服?敢吗?

    不行,这个姑爷绝对不能错过啊,如果错过了,估计自己能后悔一辈子。

    怎么办?该怎么办?

    墨晴天正在着急,门口还有人进来呢,这一次一下进来一堆,具体来说是一堆人跟着两个年轻人。

    看到这两个年轻人,墨晴天再也站不住了,腿一软,就要往地上坐,赌场经理赶忙扶住了他。

    “老板,怎么了?”

    墨晴天眼睛收缩着看着从自己面前走过的一群人,嘴唇哆嗦道:“松井长平?金竹贤?不可能,不可能啊,他们怎么也会来?这尼玛根本就没有一点儿道理啊这。”

    赌场经理一头雾水,什么松井长平金竹贤的,东日国的人?

    “老板,他们两个是..”

    墨晴天一脑袋都是汗,不过还是给自己的手下解释道:“松井长平,东日国松井集团的未来掌舵人,金竹贤,汉国四星集团的少东家。”

    “什么?卧槽,这么牛逼的人也来帮那个姓程的混蛋?”

    啪

    这家伙的话刚刚说完,墨晴天挥手就是一巴掌,吼道:“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谁是混蛋?你给我说清楚谁是混蛋?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程明,他是我女儿的男朋友,也就是我墨晴天未来的女婿,你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女婿是混蛋?你给我滚蛋,滚蛋!立刻马上滚!”

    赌场经理:“.”

    所有人:“.”

    我擦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墨晴天这是怎么了?脑袋又被驴踢了?要不然没道理啊,你将大家召集过来,就是要否定这个叫程明的年轻人的,可是现在..艾玛,你这思想跳跃的跨度也太大了,跟不上溜啊。

    赌场经理这个郁闷啊,我去你妹的,你想讨好人家也不能拿我当靶子啊,你都是叫人家混蛋,我说一句你怎么还打我了呢?

    “枪啊,老子今天突然就变成枪了啊。”

    赌场经理心里郁闷的想着,然后捂着脸就离开了。

    狠狠的瞪着赌场经理离开,墨晴天还生气呢,哼了一声,朝着赌场经理的背影吼道:“以后不要再让我再听到一句你说程明的坏话,要不然老子饶不了你!我墨晴天的姑爷是你能够随便说的吗?”

    众人:“”

    所有人是彻底的醉了,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墨晴天这是要玩大变脸啊,你妹,不过你这变脸变的可真不要脸啊,人家一无是处,你是极力反对,现在看到人家的人脉这么牛逼了,你又跳回来了,艾玛,这人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

    不过他们想一想也就明白了,毕竟今天来的这些人真的太强大了,可以说一个比一个牛叉,一个比一个强硬,当最后松井长平和金竹贤出现之后,这帮人是彻底的全都给跪了。

    现在他们虽然鄙视墨晴天,但是说实话,一个个的心里真的非常羡慕他,因为他的女儿找了一个最牛叉的潜力股!只要有这些人的帮衬,假以时日,甩你墨晴天八百里都不在话下。

    “呵呵,老墨今天可真是.哎,福祸相依啊。”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这个叫程明的年轻人竟然如此的厉害,他怎么会结交这么多的强人啊?不要说这一堆了,就算是能够和其中一个做朋友,那也是一种幸运啊。”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现在我真的太相信这句话了,有些事,有些人,真的不能光看表面。”

    “多么低调的一个小伙子啊。”

    这时,墨晴天的一个朋友来到墨晴天身边,小声道:“老墨,这个姑爷你到底要不要啊?你要是不要的话,我闺女还单着呢。”

    墨晴天浑身一哆嗦,扭头看了看自己这个朋友,虎着脸道:“老季,你想干什么?”

    老季咳嗽了一下,道:“我是说你要是不想要,我就把我闺女和他撮合撮合,咳咳。”

    “你敢!老季,不是我说,如果真这样的话,咱俩这朋友没法处了。”

    “不是,你你让我们过来不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要否定他吗?你现在怎么还”

    “我是这个意思吗?我什么时候是这个意思了?我以前之所以那样做,我完全是为了考验他,一个年轻人,如果连这一点考验都承受不住,我能放心的把我女儿交给他吗?”

    “不要脸!”老季低声嘀咕道。

    墨晴天也小声道:“不要脸就不要脸。”

    “”

    说完,墨晴天突然来到大厅中央,笑呵呵的朝着周围喊道:“各位,各位亲戚朋友,请听我说几句话。”

    大家一看墨晴天要说话,全都看着他,场面也安静了下来。..

    墨晴天咳嗽了一下,笑着说道:“各位,非常感谢各位今天能够百忙之中抽时间来参加我女儿和我姑爷的订婚典礼,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考察,我现在宣布,程明,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才,我把我女儿交给他,我.一百二十个放心。”

    众人:“”

    卧槽,这脸皮..艾玛,服啊!

    众人再次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墨晴天,可是墨晴天一点事儿都没有,他转过身,笑着来到程明和墨卿面前,一只手抓着程明的右手,一只手抓着他女儿的左手,然后亲自将墨卿的手放在程明的手中,拍了拍程明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程啊,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谢谢你能够承受住这段时间的考验,这才没有让我失去一个优秀的女婿,现在,我将我女儿当着亲戚朋友的面交给了你,你一定要让她幸福!”

    程明:“.”

    程明一脸懵逼,沃日,老丈人,你属孙猴子的吧?会七十二变?这也太快了。

    不过能够得到墨晴天的肯定,程明还是非常激动的,虽然他心里面很明白,墨晴天之所以态度转变这么快,是因为叶飞和这些帮助自己的人,但是,他还是很高兴。

    他紧紧的握着墨卿的手,狠狠的点点头,道:“墨先生,你放心,我会对墨卿好一辈子的。”

    墨晴天脸一沉,不乐意道:“还叫墨先生?”

    “我”

    我去,我不叫你墨先生叫什么啊?

    这时,墨卿的妈妈田玲笑着说道:“小程啊,你和墨卿算是订婚了,这也该改口了,改叫爸了,这是改口费哦。”

    说着,田玲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到了程明的手里,程明摸了一下,心里一跳,我靠,至少两万多啊。

    可是要是让他改口叫墨晴天爸,这尼玛别扭啊,昨天还恨不得打死自己呢,现在就让喊爸?这怎么喊得出来啊。

    人的心里都会有芥蒂,程明也不例外,他是真喊不出来这声爸。

    程明手里拿着红包,就是不叫,墨晴天和田玲就是站在一旁等着,场面有点尴尬。

    叶飞突然笑了,拍拍程明的肩膀,道:“今天可是你和墨卿小姐订婚的日子啊,订婚戒指不能少。”

    一说订婚戒指,程明的脸一红,刚想说我没买。

    就见叶飞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红色小盒子递了过来,道:“还不给人家戴上?”

    这个时候,程明除了感动还是感动,他没想到叶飞竟然为他的事情考虑的这么周到,所有的一切可能都想到了。

    他感激的看了一眼叶飞,接过小盒子,然后颤抖着打开,顿时,所有人就看到在这小盒子里面有一枚光灿灿的钻戒,这钻戒虽然不大,但是却做的非常漂亮。

    程明自己都有点眼晕,他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钻戒,他几乎是颤抖着手将钻戒拿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戴在了墨卿的左手中指上(戴戒指非常有讲究的,订婚戒指普遍是戴在女方的左手中指或者是无名指上,这代表着订婚,而且左手代表着上帝,戴在左手就预示着两个人的婚姻是得到上帝的眷顾和祝福的,以后找女朋友千万别给人家戴小拇指上,那是单身状态,出去一大堆人跟你抢)。

    墨卿激动的都哭了,她看了看程明,然后又看了看叶飞,道:“叶神,谢谢。”

    叶飞笑道:“不用谢我,这是程明买的,我暂时保管,现在物归原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叶飞不可能说戒指是自己买的,程明的面子往哪里放?

    程明真的是感激不尽,朝着叶飞狠狠的点了点头。

    墨晴天见程明不改口叫他,这人也是够圆滑的,一个哈哈打出来,笑道:“订婚了好啊,订婚了好,闺女,你终于有个伴了,我这心啊我.”

    说着,这家伙竟然很神奇的挤出来了两滴眼泪,别说别人了,他老婆田玲都好奇的不得了。

    古怪的看了一眼墨晴天,然后翻了翻白眼。

    这时,程明的父母也过来了,程明的母亲看着墨卿,眼睛红了,道:“闺女,辛苦你了。”

    墨卿摇了摇头,道:“伯母,不辛苦,跟着程明,我很幸福。”

    墨晴天赶忙提醒道:“这丫头,忒不懂事了,这戒指都戴上了,还不改口?”

    墨卿:“.妈。”

    哎我自己写着都很佩服墨晴天,真尼玛人才啊,我能写出来一个这样脸皮厚的人,我觉得我.我的脸皮也得到了很大的锻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