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因为他是程明,我是墨卿(二章)
    算上程明的父母,总共六个人,酒店给安排了三间总统套房,本来是要给叶飞单独安排,结果叶飞给否了,他最后和金竹贤住一间,扑街大帝和程明一间,程明的父母一间。

    三间房紧挨着,另外叶飞告诉酒店经理,让他找个专门为程明的父母安排一个服务员,毕竟两个人第一次住这样的酒店,有些东西可能都用不利索,这就不得不说叶飞考虑的非常细腻。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接下来就是先要包装一下程明。

    虽然这都是小事,不过叶飞既然要打算帮助程明了,就要全套做到位。

    买衣服,鞋子,全都是名牌,等到他们收拾的差不多了,时间也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钟左右,直到这个时候,秦泽凯,杜国豪和陈子恒,驰天下,张君威和食霸天这些人也全都过来了,甚至让叶飞感到意外的是好几个没有表态的人也过来了,绝代幺鸡,甚至在银州市还没有离开的松井小宝宝这货也带着人过来了,这真的太出乎叶飞的意料了,不过来了也好,人多热闹。

    当程明看到这几个真正的大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之后,他更紧张了,他甚至都没敢把这几个人的身份告诉自己的父母,怕他们害怕。

    他现在整个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因为他做梦都梦不到自己的事情会一下牵扯到这么多牛叉的人,这太夸张了,这帮人如果说集体跺一下脚的话,估计整个华夏甚至连带着东日国和汉国的大地都要颤三颤啊,这…….这也太疯狂了。

    没错,程明现在感觉今天的事情绝对是自己这一辈子经历的最疯狂的事情。

    这些人虽然来的晚,不过一个个都很精神,丝毫看不出来一路的疲惫。

    九天阁最高档的包间里,秦泽凯让人准备了饭菜,一帮人一边吃喝一边说话。

    虽然程明的父母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是看这些人一个个的装束和举止言谈,他们也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们两个吃饭的时候都不敢说话,甚至饭都不敢吃,如果不是叶飞和程明坐在他们身边,他们两个在这里坐都不敢坐。

    等到饭菜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叶飞对程明道:“程明,这些人给你主持公道,可以吗?”

    程明激动的脸都红了,这货蹭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端起面前满满的一杯酒,双手都是哆嗦的,道:“我…….我真的十分感谢各位的帮忙,真的,我发自内心的感谢,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们会为了这样的小人物能够大驾光临,不要说你们这些人都过来了,就算是来其中一位,也是我们老程家祖坟上冒青烟了,我…….我……..”

    说着说着,程明眼泪都下来了,声音哽咽,再也说不出来话。

    叶飞拍了拍他,道:“别这么客气,其实他们也都是心底善良的人,一个心底善良的人,看到别人有困难,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驰天下哈哈笑道:“我说贱客……..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失口了啊,程明,叶神说的没错,我也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所以说你的事情就放心吧,有这些人在,你还怕办不好?”

    张君威也是笑道:“哎呀,我这人也是好久没有一下见到这么多企业家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我们说要帮你了,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好了。”

    程明端着一杯酒,眼圈红红的,狠狠地点点头,道:“我知道再多感谢的话说出来反而成了矫情,我谢谢各位,这杯酒我干了。”

    说完,一杯有二两多的白酒,程明一口喝了下去,结果还呛了一下,差一点喷出来。

    叶飞拍了一下他的背,道:“你今天还真要少喝点,明天的事情必须你出马,我们只能给你做后盾,打头阵的还得是你,对了,你今天和你未来的老丈人通话,他怎么说的?”

    程明一听叶飞说自己未来的老丈人,有点不好意思,道:“他说他会过来的,他说他要在所有人的面前让我知道,我和墨卿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就算我能够包下一个五星级酒店,也会倾尽家产的,他说……..他要让他所有的亲戚朋友认识我,以后在河州不可以让我去他们的企业上班,他………”

    这货的眼泪又下来了。

    有些时候不是喜欢哭,哭也并不是代表着懦弱,而是一种委屈,一种无处发泄的憋屈。

    程明现在就是这样。

    只是他突然抬起头,眼睛变得明亮了起来,甚至还用袖子抹了一下眼泪,道:“我还是那一句话,我程明始终相信,幸福就是靠双手打拼出来的,我是没有钱,没有势,我甚至连一个有钱有势的亲戚都没有,但是我有人,我程明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能够继续的为我的未来奋斗,事在人为,人定胜天!我想明白了,就算我不能和墨卿在一起,我也要好好的活着,努力的活着,勤奋的活着,我要成功,就算不为别的,我也要让墨晴天看看,他的眼光到底有多差!”

    程明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放光,情绪激动,甚至胸膛都在剧烈的起伏着。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个年轻人,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笑容。

    他们知道,这个年轻人此时此刻才算真正的活了过来,他能够想通这一点,就说明他的心已经经过了一次洗礼,这人清醒了。

    驰天下笑道:“你能这么想真的很好,说明我们帮你这一次是值得的,小伙子,我看好你,我有个企业正好缺人,如果你愿意,等到事情结束了跟我走,我不敢说在规定的时间内让你达到你老丈人说的那三个条件,毕竟就算是再好的平台,你也需要努力,但是至少不会很差。”

    张君威也笑道:“天下兄,你这是开始公开抢人了,程明,你是学医学的,我正好有几个生物科技公司,和你的专业也对口,跟我走,你的长处能够得到更好的发挥。”

    秦泽凯:“…………卧槽,兄弟,你进娱乐行业不?”

    程明:“…………”

    松井小宝宝:“朋友,你想出国吗?”

    程明:“…………”

    金竹贤:“.......靠,抢我台词,那个……..你喜欢吃泡菜吗?”

    程明:“………….”

    看着这些人抢自己,程明真的是幸福的想晕过去,这些人是什么人?一个个的全都是牛叉炸天的人啊。

    只是他虽然幸福的飘飘的,可他并没有糊涂,他知道,这些人之所以这么帮自己,全都是因为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个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叶飞!

    如果不是叶飞,自己又算哪根葱?

    这些人别说抢自己了,甚至自己找关系都不一定能够进人家的企业。

    他看了看叶飞,然后倒了杯酒,和叶飞面前的酒杯砰了一下,又喝下去了,一句话没说,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说再多的客气话也是没用的,自己报答叶飞的最好方式就是努力拼搏,好好的活。

    一顿饭吃完,各自回去睡觉。

    九天阁陷入了安静。

    河州福景别墅区,这是河州的一个富人区,全都是独院别墅。

    三十二号别墅,此时还亮着灯。

    墨晴天穿着睡衣躺在床上,他的身旁是他的老婆田玲。

    “哎,闺女今天又是一天没吃没喝,她刚刚把孩子打掉,你说这么下去怎么能行啊。”田玲愁眉苦脸道。

    墨晴天哼了一声,道:“不吃不喝是她的事,这件事情就算她再坚持也没有用,我不可能看着我墨晴天的女儿跟一个穷小子过日子的。”

    “晴天啊,要我说,程明那人还算可以,我让人暗中调查了一下,人品很端正,就是穷,要不让女儿跟着他,你帮他在企业里面找个活也行。”

    “不可能!一个连自己女人都养活不起的男人,他还算是男人吗?我告诉你,我墨晴天的女儿跟的人必须要有钱。”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是钱重要还是女儿的幸福重要?”

    “没有钱,哪来的幸福可言?”

    “你…….”

    “那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搞了点钱,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们明天去九天阁,说他已经包下了整个九天阁,呵呵,真是打肿脸充胖子,我明天就带着人过去,我要让他彻底的死心!想泡我墨晴天的女儿?也不看看他什么样。”

    “什么泡泡泡的?那是你女儿,说的那么难听。”

    “算了,不说了,我已经通知了亲戚,另外还有一些朋友,明天我就看看这小子给我搞什么鬼。”

    “还能搞什么鬼?他还不是想让我们高兴,答应他和墨卿的事儿。”

    “可能吗?你以为可能吗?呦,这都快十一点了,睡了睡了,这几天企业的几件事情也让我愁的够呛,天天晕头转向的。”

    “什么事情?”

    “哎,下面一个副食品公司,这不是想要将天下集团的一批订单给拿下来吗?这都跟了大半年了,一点儿进展没有,如果能够拿下来,今年的业绩应该能够再上一个台阶,还有医药公司的,追张氏集团的一个订单也追了差不多半年了,也是一点进展没有,就连两个赌场最近也不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混蛋,太厉害了,这几天赢走了几百万了,头疼。”

    “呵,天下集团和张氏集团的生意你以为那么好做啊?那都是行业的老大,你也不看看你的公司,就算给你订单,你能吃得下吗?”

    “只要有订单,我就可以买设备扩大生产,企业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不说了,睡觉睡觉,生意上的事情你也不懂。”

    墨晴天睡了。

    田玲悄悄起床,来到女儿的房间前,她知道女儿没有睡,她敲了敲门。

    房门打开,墨卿脸色很差的站在门口,一看是自己的老娘,直接转身往屋里走,闷闷不乐道:“你来干什么?”

    看着自己女儿现在的样子,田玲也是心疼,她跟了进来,道:“墨卿啊,你给妈说实话,除了程明,难道你就没有看上其他的人吗?”

    “没有。”

    “程明有什么好?一个穷光蛋,你跟着他只能受罪。”

    “我乐意。”

    “你……你这孩子,爸妈都是为了你好。”

    “你们是为了你们自己好,想让我找个有钱人家是吗?然后好借用人家的资产。”

    “你怎么能这么想你的父母?我们不缺钱,可是我们的年龄在一天天的变大,我们害怕等到我们百年之后,你受欺负,你受委屈。”

    “可能吗?你们了解程明这个人吗?你们知道他在学校时候的表现吗?他的每一门学科都是拔尖的,他组织了自己的医学兴趣小组,他勤工俭学,他心地善良,他所有的一切你们了解吗?我跟着一个这样的人,你们凭什么说我过不好?”

    “哎,算了,我看你也是着了魔了,也别生气了,今天早点睡觉,我告诉你一件事,程明答应了你爸的三个条件,明天我们带人会去九天阁,他说他将那里包了一天,如果你不想让他看到你这个样子,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精精神神的过去。”

    墨卿一听,身子一震,随即惊喜道:“妈,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么多天,田玲是第一次看到女儿笑,心里一疼,不过还是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笑道:“是真的,所以你也别生气了,明天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就会有一个结果,不管是好是坏,我希望你都能够接受。”

    “一定是好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是程明,我是墨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