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搭桥,开脑壳(三章)
    叶飞一句话,引爆整个会场!

    很多人都被叶飞给气乐了,一个个满脸冷笑的盯着台子上的叶飞,都想看看这这家伙的话说这么满,他怎么收场。

    “窦专家,考考他。”

    “就是,窦专家,你是心脑疾病方面的专家,而且听说你现在遇到了一种非常棘手的心脏病问题,就用这个问题考他,看他怎么说。”

    “对,听说你那个问题已经研究了五六年了,而且还请教了国内的很多专业人士,全都说不出一个具体的办法,看这家伙能说出什么来。”

    “啧啧,弓太满会断,钢太硬会折啊。”

    “坐等叶飞被打脸。”

    很多人都抱着看笑话的心理。

    窦海也被叶飞给气乐了,道:“好,很好!既然叶神医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厚着脸皮向你请教一下,我是一个心脑疾病方面的专家,现在我有个关于心脑疾病方面的问题想要请教一下。”

    “说。”叶飞不急不忙的道。

    见叶飞这个时候还如此的气定神闲,很多专家心里都有种隐隐不妙的感觉。

    窦海没管那么多,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

    “叶神医,冠心病我想你应该知道的,发病时会疼痛难忍,现在华夏受到这种疾病折磨的人有很多,但是医学界一直找不到一种理想的治疗方法,不满你说,我和我的团队已经针对这种疾病研究了五年零七个月了,还是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你有吗?”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整个会场就是一阵骚动。..

    冠心病,这个疾病在这个华夏还是一种非常棘手的问题,他们根本就没办法搞定,或者说治疗的不够理想。

    窦海和他的团队研究了将近六年的时间还没找到最好的办法,足以见这种疾病是多么的令人头疼。

    现在,叶飞说什么疾病都差不多能治,众人都想看看这家伙怎么治。

    张肃的眼睛也直直的盯着叶飞。

    现实中,电脑前的很多人也全都注视着叶飞。

    “冠心病?我叔叔就是这种病,太难治疗了,每次都是吃药后缓解一会儿,隔段时间又复发。”

    “我靠啊,冠心病好像被列入华夏医学难题之一了吧?据说很多专家研究了很多年也没什么进展。”

    “靠,这窦海可真够狠的,你丫研究快六年了还没搞定的问题,你现在问叶神,难道你还想让他三两下给你搞定不成?”

    “卑鄙,这货心毒啊。”

    窦海说完,满脸笑意的看着叶飞。

    而贺超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扶着桌子,眼睛死死的看着叶飞。

    所有人都在等着叶飞的回答。

    片刻后,叶飞还是笑了笑,将麦克风举到嘴前,只是问了一个问题:“你搭桥了吗?”

    哈?

    叶飞的这句话甩出来,现场的所有人全都懵逼了,电视电脑前的所有人也全都迷糊了。

    搭桥?

    你大爷的,问你冠心病怎么治呢,你搭桥个毛线!

    搭什么桥?

    你以为过河呢?

    窦海满脸我不懂的看着叶飞,问道:“叶神医,搭桥?打什么桥?”

    叶飞道:“搭桥你都不知道?”

    窦海脸色一红,不过这货很快的就淡定了下来,心说你妹啊,别说我不知道,在场的所有人,甚至是全国的专家都不知道啊,搭桥?我搭你大爷的桥啊,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用得着忽悠我们吗?

    “我真不知道。”

    “哦,难怪你研究了五六年还研究不出来结果,搭桥这种办法都不会。”

    “我咳咳咳,叶神医,愿闻其详。”

    “哎其实也没什么,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是冠状动脉血管发生动脉粥样硬化病变而引起血管腔狭窄或阻塞,造成心肌缺血、缺氧或坏死而导致的心脏病,你搞清楚了,这种疾病之所以出现,归根结底是因为心脏血管腔狭窄或者阻塞而心肌缺血,缺氧或者坏死而导致的心脏病,既然心脏血管腔狭窄了,阻塞呢,那么你搭一座桥,重新让它通顺不就可以了吗?”

    窦海:“”

    所有专家:“”

    所有看直播的观众:“.”

    “尼玛啊,心血管腔狭窄了,阻塞了,还能重新搞一个?”

    “咦这种办法很新奇耶。”

    “靠,叶神不会是瞎胡说的吧?他就知道窦海他们搞不定,所以才这么说?”

    “不可能,叶神说话从来没有乱说的,肯定有他的道理。”

    “看看这些专家怎么说。”

    叶飞的话虽然说的很短,但是在说完之后,整个会场一会儿就安静了。

    尤其是一些心脑血管疾病方面的专家,一个个全都皱着眉头想了起来。

    窦海也是低着头,嘴里面不停的嘀咕道:“搭桥,搭桥?重新建造一个通道?咦卧槽,卧槽卧槽..”

    这货说着说着,突然抬起头,眼睛放光的看着叶飞,兴奋道:“叶神医,你是说为心脏在冠状动脉狭窄的近端和远端之间通过嫁接另一段动脉,使其血液可以流通,从而达到供应心脏活动的手术?”

    叶飞满意的点点头,道:“窦专家果然是名不虚传,没错,我说的就是这种办法,既然心脏血管狭窄了,阻塞了,那么就不用了嘛,重新搭建一个就可以了,不过我有个建议,如果是上了年纪的人,也就是说**十岁的老人,建议用静脉搭建,而如果是年轻人或者是八十岁以下的人,可以选择动脉搭建,乳内动脉,腹内下动脉或者是胃网膜动脉都可以,你觉得如何?”

    窦海现在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了,道:“好,非常好,真的太好了,叶神医,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虽然你说的这种办法还没有经过临床实践,但是这种办法绝对可行,而且如果我猜不错的话,这种手术方法绝对是目前治疗冠心病的最佳办法,你你.我服啊!这个优秀医师奖就应该是你的,真的,谁拿我都不服气,唯独是你拿,我窦海现在是举双手赞成啊!”

    这货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又跳又笑,就差手舞足蹈了。

    不仅窦海反应过来了,在场的很多心脑血管疾病的专家全都反应过来了,此时,他们看着叶飞,除了震撼还是震撼,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尼玛,什么是变/态?

    这就是变/态啊!

    人家五六年找不到头绪的疾病,你丫三言两语就给解决了,要不要这么强啊?!会打击死人的好不好!

    如果这种办法临床实践之后确定可行的话,那么叶飞绝对是首功一件啊,到时候别说什么优秀医师奖了,就算是颁发诺贝贝医学奖,他们也要第一个举双手赞成,这成就太伟大了。

    贺超见到这么多心脑血管疾病的专家兴奋,就知道叶飞说的办法可行。

    而且他也对心脑血管疾病有点研究,考虑了一下叶飞的办法,最后他竟然悲催的发现,这办法简直就尼玛是现在最刁最理想的治疗办法。

    扑通

    贺超坐在了椅子上,两眼无神,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司徒南兴奋的都要跳桌子了,这一次,他是第一个鼓掌的,玩了命的拍。

    他的掌声响起,随即整个会场四面八方的掌声如同潮水一样的就涌了出来。

    哗哗哗

    所有人都兴奋的要疯掉了。

    他们兴奋。

    他们激动。

    他们疯狂。

    因为他们今天亲眼见证了一个年轻人为心脑血管疾病指明了一条前所未有的光明大道,这条大道让成千上万,不,好几十万的冠心病患者能够得到最彻底的治疗。

    就连张肃都站了起来,他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叶飞说的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叶飞说的办法绝对很牛逼,没看到自己身旁的所有专家都站起来鼓掌了吗?

    “叶神医,我是癫痫病方面的医生,据我研究所知,目前针对癫痫病还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请问你有什么见解吗?”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专家看着叶飞,两眼放光的问道。

    叶飞想了想,道:“开颅诊治!”

    “我..卧槽啊,开颅?你是说把脑壳砸开?”这老专家差一点跪地上,赶忙稳住,问道。

    叶飞点点头,笑道:“开颅并不是把脑壳砸开,而是通过工具将颅骨打开,然后对大脑进行非常规治疗的一种办法,因为你不打开颅骨,有很多情况你是不能够了解的,只有看到了,才能够彻底的治疗。”

    “可是打开脑壳会不会死人?”

    老专家都要尿了,他帮人治疗了大半辈子的癫痫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强悍的治疗办法呢,尼玛,开脑壳,搞不好会挂的。

    叶飞笑道:“只要操作得当,手术过程中做好必要的措施,病人不可能会死掉的。”

    “靠,我还是有点发毛。”

    “哈哈,我的建议就是这样,采纳不采纳就看你们了。”

    叶飞说完,突然从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声大喊声:“我们用!”

    众人看,就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专家兴奋道:“叶神医,你说的没错,要想治疗癫痫病,开颅非常有必要,我们以前就是局限于用药物调理,效果根本不明显,也只有亲眼看到了病人的病源,才能够更加彻底的治疗,谢谢,真的太感谢了。”

    “不用,不过我还是那一句话,手术的时候必要的措施一定要做到位,免得出现意外。”

    “明白!”

    见又一种疾病的专家接受了叶飞的意见,其它的人更兴奋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问。

    最后叶飞实在是回答不过来了,赶忙向张肃求救。

    张肃现在比这些专家还要高兴呢,因为叶飞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大的他都有点晕,不过他终究是顾全大局的人,赶忙说道:“各位专家,现在是颁奖现场,大家不要激动,如果大家有问题需要向叶飞请教,我们颁奖典礼过后可以安排一场讨论会,到时候大家畅所欲言,现在咳咳,能不能先让叶飞回去歇一会儿?”

    众人见局长都说话了,一个个坐了下来,但是谁也没心情看其它的了,全都看着叶飞。

    叶飞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将奖杯放在了桌子上,悄悄抹了一把汗,心说太疯狂了,这帮人真的太疯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