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叶神,你没事吧?(二章)
    叶飞从医院出来,没有先回农家乐,而是驱车赶向方小虎的修车铺,只是在离修车铺还有二百米左右的时候,叶飞就看到铺子门前的空地上有很多人,甚至有些人手里面还拿着棍棒。

    看到这种情况,他就知道铺子出事了。

    再也没想很多,叶飞一踩油门,二百米的距离眨眼就到。

    将车子在路边停住,直接推车门从车上下来了,刚一下来,叶飞就大声吼道:“你们干什么?”

    方小虎是自己的朋友,而且是非常铁的一个朋友,在自己最困难的那段时期,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方小虎接济自己的,要不然方小虎一说开修车铺,自己也不会这么上心。

    就因为方小虎对自己很铁。

    你对我铁,我就能为你出血!

    这就是叶飞交朋友的原则。

    所以看到有人来方小虎的修车铺闹事,叶飞哪还管那么多啊,从车上跳下来,嗷唠一嗓子就冲过去。

    等到了近前,叶飞才发现前来闹事的人可真不少,能有十多人,一个个都是年轻人,还有些年轻人胳膊上纹着纹身。

    叶飞冲到最前面,就看到方小虎的修车铺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了,小办公室乱七八糟,碎玻璃一地,以前喝茶的小玻璃桌只剩下四条腿了,一个小办公桌也少了条腿,斜躺在地上。

    而另一旁的修车房,里面的工具乱糟糟的被扔了一地,机油在地上到处流,而方小虎则是坐在机油里面,用右手捂着脑袋,还有血水顺着他的手指缝往外流呢。

    光头强派过来的两个黑衣大汉,此时也全都躺在了地上呻吟着,一个个的脑袋流着血,但是他们根本就顾不了脑袋,而是用手捂着自己的一条胳膊,看样子骨头可能出问题了。

    大事!

    看到这种情况,叶飞第一时间就判断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打架斗殴。

    不过不管你到底是过来干什么的,既然你们都欺负到头上来了,那咱就不能怕!

    打人?

    是要付出代价的!

    叶飞的宗旨就是这样的,我不惹事,但是如果是事惹到我了,我也不会认怂。

    所以看清眼前的情况,叶飞的火气蹭一下就冲了起来,恨不得将房子都给点着了。

    他蹲下身子,拿开方小虎的手,就看到方小虎的脑袋上有个伤口,血水不停的往外流。

    “怎么回事?”

    方小虎见叶飞来了,赶忙推了他一把,呲牙咧嘴道:“赶紧走,他们是来找麻烦的。”

    叶飞被方小虎推的往后一撤,结果脚下的机油一滑,一屁股坐在了油里面。

    但是他一点儿也没有生气,他知道方小虎是不想让他也挨打,这是在关心自己呢。

    叶飞心里感叹,是兄弟的,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欺负而落荒而逃呢?不就是打架吗?老子有经验好不好,早就说过,我在当少先队员以前也是能够把隔壁村的小胖子打的哭着回家找妈妈的存在。

    不过叶飞并没有冲动,到了这个时候,他反而冷静了下来。

    没有理会方小虎一直催自己赶紧走,叶飞站起来,来到门口,看着门外的一群人,最前头是三个年轻人,每个人有二十五六岁左右,全都纹着身,耳朵上打着耳钉,头发染的像雨后彩虹,两个人拎着棒球棍,中间穿红衣服的年轻人的手里则是拎了一根钢管。

    在叶飞看这三人的时候,这三人也在看叶飞。

    “啧啧,来帮手了?不过你是不是也太不把我们银州三雄给放在眼里了?就你一个人,都不够我自己动手的。”

    叶飞冷笑了一声,道:“说吧,是谁让你们来的。”

    左边拎着棒球棍的年轻人嘿嘿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没人让我们来,我们看这个铺子不顺眼,想过来就过来喽,怎么?你有意见?”

    “是的,我有点意见,这个铺子也有我的一份,既然你们给砸了,咱们就要好好的说道说道。”

    “啧啧,说道说道?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敢和我们银州三雄说理?你信不信现在我就将你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摇摇头,很自信的说道:“你不敢。”

    “卧槽!敢挑衅我,你找死!”

    这年轻人说着,冲过来,抡起手里的棒球棍,朝着叶飞就砸了过来。

    这边闹哄哄的,外面有很多人都在看热闹,有些人更是朝着这边指指点点的,不过也有好心人已经拨打了急救电话和报警电话。

    年轻人的棍子刚刚抡起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警报的声音,这货的棍子抡了两下没敢砸下来。

    最后狠狠的指了指叶飞,道:“小子,算你运气好。”

    叶飞笑道:“不是我运气好,而是你的运气太糟糕了。”

    “什么意思?”

    “一会儿你就知道。”

    警车来的非常快,警报声刚刚传来没多久,警方人员就已经来到了现场。

    总共来了五名警察,不过这五名警察看到现场情况之后,直接又打电话喊了帮手,因为人太多了。

    这五名警察刚一过来,从腰里将警棍拿了出来,喊道:“别动,都别动!”

    混混再横,也怕警察,这就像老鼠天生怕猫是一样的道理。

    虽然这帮人比较多,但是他们也不敢对警察动手,如果一动手,那么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所以在警察让他们别动这后,这些人还真就怪怪的站在那里不动了,不过领头的三个年轻人看到警察来,一脸的不以为然,相反,中间的年轻人赶忙将手里的钢管扔了,朝着带队警察道:“肖队,好久不见啊。”

    看得出来,这家伙和这些警察认识,怪不得听到警车过来他们不跑,原来是熟人。

    要是换做别的时候,这小混混和肖队打招呼,肖队还会回他两句,可是今天不同,看到这年轻人之后,肖队二话不说,冲过去抡起手里的警棍,朝着这货的后背就是一下。

    是真砸啊,咣的一声,差一点将这小混混给砸趴下。

    “老实点,肖队肖队,肖队也是你叫的?我和你很熟吗?”

    小混混:“”

    这货用手不停的够到背后,揉了揉被砸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他就知道这肖队这一下是真的一点儿也没有留情啊,这货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他突然预感到好像事情有点不对头。

    “麻蛋,怎么回事?”这货心里还嘀咕呢。

    “肖队,我们是无辜的,我们只是刚刚路过这里而已,这事和我们没关系。”小混混也是个聪明人,感觉到事情不对劲,赶忙调转风头,开始推脱。

    肖队冷哼了一声,道:“路过?没关系?那你们一个个手里的棍子怎么解释?难道你们溜街还拿着这东西?邱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人,现在我话也给你说明白,不管你以前怎么混蛋,那都是以前,但是今天你惹这事,就是你姐夫安队长也救不了你!”

    邱三听肖警官说这话,这货的脑袋直接就懵了。

    自己的姐夫都救不了自己?

    我靠,我姐夫可是银州市缉毒大队的队长啊,在银州市警察局也是有实权的人物好不好,他都救不了自己?沃日啊,自己今天到底砸了什么人的摊子啊这,来的时候徐宏那家伙也没给说这铺子有什么背景啊,怎么还搞出麻烦来了呢?

    这货看了看肖队,然后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声音的三个人,最后他看了看叶飞,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眼前的这个人有点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货满脑袋问号的时候,姓肖的警察首先让几个三个手下三角形将这帮闹事的给围在了中间,让另一个人去看伤号,而他则是赶忙来到叶飞面前,道:“叶神,你你没事吧?”

    “叶神?你没事吧?”

    看到肖队竟然对眼前的年轻人如此客气,邱三的眼珠子差一点掉出来。

    我擦,踩地雷了。

    这货再也不敢吭声了,站在一旁头上直冒冷汗。

    叶飞看了看眼前的警察,好奇道:“你认识我?”

    肖队笑道:“叶神,你现在可是名人,一份粥救助全华夏所有的病人,这事不仅在医生之间传开了,在我们警察系统也早就传开了,所以我认识你,不仅如此,这一次过来我可是奉命来的。”

    叶飞更迷糊了。

    奉命来的?

    奉谁的命令?

    自己上头好像没人啊,谁会帮自己?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赶忙拿出手机看了看,结果自己都有点无语了。

    叶飞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并不是他真的不怕挨打,而是他在进来之前已经发了一条信息,本来是打算发给食霸天的,让食霸天再帮一下忙,将光头强找过来解决一下,没想到怎么就发给绝代幺鸡了。

    想起绝代幺鸡,叶飞的表情就精彩了,因为他想了另一个人,绝代幺鸡的丈夫——姚建设!

    早在直播间里他就知道姚建设是一个警务人员,只不过在他脑海中姚建设也仅仅是个普通警察而已,可是如果这事情和姚建设真的有关系的话,那丫就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普通警察啊。

    不过想想也是了,以绝代幺鸡那种女人,一个普通刑警也不可能镇得住她,这样推理下来,姚建设的身份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这货绝对在警察局有相当的话语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