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你让全华夏的医生还怎么有脸活啊(三章)
    &bp;&bp;&bp;&bp;钮河真的是被眼前的情况给弄的大脑混乱小脑抽筋了,这货对着老太太就喊了起来。

    &bp;&bp;&bp;&bp;“你不应该坐起来啊,你应该躺着才对啊,快点躺下。”

    &bp;&bp;&bp;&bp;所有人:“”

    &bp;&bp;&bp;&bp;这一次包括门口是一帮护士和两个医生,全都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钮河,心说这丫这是要搞哪一出啊?什么叫病人不应该坐起来,应该躺下啊?你这是咒病人起不来呢是不是?

    &bp;&bp;&bp;&bp;朱朝阳真的是被钮河的话给气坏了,这货蹭的一下站起来,一把就抓住了钮河的衣服领子,瞪着眼睛道:“你刚才说什么?我老娘不能坐着吗?按你这说法,我老娘就应该一辈子躺着是吗?”

    &bp;&bp;&bp;&bp;钮河:“..”

    &bp;&bp;&bp;&bp;等明白过来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之后,钮河都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麻蛋,刚才自己是怎么了?怎么能说出那种话呢。

    &bp;&bp;&bp;&bp;“大哥,大哥,你先放手,我刚才.我刚才看到老太太坐起来了,也是太激动了啊,病人能够好转,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情况啊。”

    &bp;&bp;&bp;&bp;朱朝阳冷冷哼了一声,往前一推,差一点将钮河给推的坐地上。

    &bp;&bp;&bp;&bp;不过这家伙也算是个人物,现在他已经从刚才的情绪中平复了下来,他的眼睛就转了起来。

    &bp;&bp;&bp;&bp;“大哥,陆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哦,我知道了,一定是我们医院为阿姨配的药起作用了是不是?要不然怎么会这样呢?”

    &bp;&bp;&bp;&bp;这货现在内心真的很激动啊,现在病人的病情有所好转,如果能够知道原因,那么他就可以凭借着这一次的事情一举成名啊。

    &bp;&bp;&bp;&bp;可是陆芷君压根就不理他。

    &bp;&bp;&bp;&bp;朱朝阳撇撇嘴,道:“你们配的药起作用了?你少给你们医院脸上贴金了,我老娘从进来到现在都打了四瓶吊针了,如果起作用,早就起了,看清楚了,这是你们的药起作用了吗?这是今天那个叶兄弟为我老娘熬的一碗粥起作用了,我老娘吃了半份粥之后就感觉身体好多了。”

    &bp;&bp;&bp;&bp;“哈?”

    &bp;&bp;&bp;&bp;钮河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他眨巴眨巴眼睛,然后挠挠头,看了看老太太,看了看陆芷君和朱朝阳,最后看了看放在床头小桌子上的半份粥,突然苦笑了起来。

    &bp;&bp;&bp;&bp;“朱先生,医学是非常严谨的,这玩笑可开不得,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有很多病人都和阿姨得的是一样的病,既然阿姨有办法好转,你们将办法说出来,将好处和大家分享了,也让他们少受罪是不是?这是积德行善啊。”

    &bp;&bp;&bp;&bp;钮河还是不死心,他必须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bp;&bp;&bp;&bp;你不要告诉我是一碗粥就让老太太好转了,我md不是三岁小孩子,你骗不到我的我给你说。

    &bp;&bp;&bp;&bp;朱朝阳无奈的摇摇头,道:“我已经说了实情,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bp;&bp;&bp;&bp;陆芷君也说道:“你让我们说,我们也告诉你们了,结果你们又不相信,那你还问什么?”

    &bp;&bp;&bp;&bp;钮河:“..可是一碗粥..它怎么可能就让全国专家都束手无策的疑难病症好转呢?陆小姐,如果你是医生,你遇到这种事情,你相信吗?”

    &bp;&bp;&bp;&bp;陆芷君小脸一扬,傲然道:“我相信。”

    &bp;&bp;&bp;&bp;“..”

    &bp;&bp;&bp;&bp;“陆小姐,别闹了,这事情已经不是你们一家人的事情了,而是全国上千患者的事情啊,如果你们说出来,那就是拯救了上千人,拯救了上千个家庭啊。”

    &bp;&bp;&bp;&bp;“可是我们已经说了啊,就是叶大哥煲的一份粥。”

    &bp;&bp;&bp;&bp;“#¥%不可能!那个厨师你以为是厨神啊?煲的一份粥就能够让病人好转?要是这样,他还做什么厨师啊?直接去做医生不就可以了吗?”

    &bp;&bp;&bp;&bp;钮河是真的郁闷了,见陆芷君和朱朝阳死活不说原因,说话就有点冲了。

    &bp;&bp;&bp;&bp;可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里的一个病人家属说话了。

    &bp;&bp;&bp;&bp;“医生,他们说的没错,这老太太就是吃了半份粥之后好转的,我刚才在这里伺候我老头子呢,我亲眼看到的。”

    &bp;&bp;&bp;&bp;这人说完,然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陆芷君外婆病床头小桌子上的半份粥,突然笑道:“小姑娘,这半份粥你们还喝吗?”

    &bp;&bp;&bp;&bp;陆芷君看了看自己的外婆,想起了叶飞的话,只能吃半份,剩下的半份随便处理,自己吃了也可以。

    &bp;&bp;&bp;&bp;想到这里,陆芷君笑了笑,然后将半份粥递给了这个女人,道:“不吃了,如果你想吃,就给你,不过一会儿你帮我洗一下保温盒就可以了。”

    &bp;&bp;&bp;&bp;这女人赶忙接过半份粥,然后千恩万谢,也根本没有理钮河,而是直接来到病床边,一小勺一小勺的开始喂自己的老伴儿。

    &bp;&bp;&bp;&bp;钮河:“..”

    &bp;&bp;&bp;&bp;尼玛啊,这社会到底怎么了啊?难道真的是这半份粥让这老太太的病情好转了吗?不行,不行啊,老子不信,打死老子老子也不信啊,全国专家都没办法治疗的疾病,竟然败给了半碗粥?靠靠靠,你让全华夏的医生还怎么有脸活啊?

    &bp;&bp;&bp;&bp;这一次,看着病房的女人喂自己老伴儿粥吃,他没有阻止,这家伙心里也嘀咕,他倒要看看是不是这半份粥的作用。

    &bp;&bp;&bp;&bp;这女人老伴儿的病情还没有陆芷君外婆的严重呢,至少他没有昏迷。

    &bp;&bp;&bp;&bp;吃了一口老伴儿喂的粥,这老头忍不住的赞道:“老伴儿,你也尝一口,这粥真的太好喝了,可以说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粥。”

    &bp;&bp;&bp;&bp;结果他老伴儿一瞪眼,道:“比我煲的还好喝吗?”

    &bp;&bp;&bp;&bp;老头:“确实比你煲的好喝,哎哎,老婆子,比别走啊,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尝一下。”

    &bp;&bp;&bp;&bp;女人也没客气,舀了一勺吃了一口,结果眼睛就瞪圆了,然后又坐回床边,笑骂道:“算你没说瞎话。”

    &bp;&bp;&bp;&bp;没办法,当她尝了一口粥之后,她就算不想承认这粥比她煲的好喝都不行,因为真的太极品了,太香了。

    &bp;&bp;&bp;&bp;洁白的大米在嘴里有一种糯软黏稠的感觉,在这种感觉里面又有一股浓浓的海鲜香气,然后还有一种香芹的味道,最后是枸杞和大红枣的甜香味道。

    &bp;&bp;&bp;&bp;几种味道混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气息。

    &bp;&bp;&bp;&bp;虽然粥很好喝,但是女人只是尝了一口,然后将剩下的全都喂给自己老伴儿吃了。

    &bp;&bp;&bp;&bp;老头吃完粥,就感觉自己的胃部有一种灼热的感觉,然后这种灼热的感觉以胃部为中心,开始朝着自己的身体各部位跑了过去,紧接着是四肢。

    &bp;&bp;&bp;&bp;没多久,就见这老头脑门上出汗了,然后是脸上,脖子里,片刻后全都变的汗渍渍的。

    &bp;&bp;&bp;&bp;女人见老头这模样,有点担心,道:“老头子,你怎么样了?怎么出这么多汗?”

    &bp;&bp;&bp;&bp;她刚刚问完,就见这老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竟然用胳膊肘支撑着床,然后.然后他自己竟然吭哧吭哧的坐起来了。

    &bp;&bp;&bp;&bp;所有护士:“.”

    &bp;&bp;&bp;&bp;两个主治医生:“.”

    &bp;&bp;&bp;&bp;钮河:“”

    &bp;&bp;&bp;&bp;尼玛炸了啊,这这真是的啊,原来这粥对病人的病情真的有治疗作用啊,而且这作用也太他娘的神奇了吧?

    &bp;&bp;&bp;&bp;所有的护士和医生的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作为医护人员,他们见过的奇怪事情太多了,可是眼前这件事情给他们的冲击力简直比以前的都要大,全国专家都没办法的疾病啊,结果半碗粥给干好了,这他妹的你让全国医生的脸面往哪里搁啊?

    &bp;&bp;&bp;&bp;见到自己家老伴儿坐起来,女人整个人也是傻眼了,她激动的身子都是颤抖的,伸出双手,慢慢的扶着自己的老伴儿坐起来,眼泪都出来了。

    &bp;&bp;&bp;&bp;“太神奇了,真的太神奇了,老头子,你感觉怎么样?”

    &bp;&bp;&bp;&bp;老头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道:“比刚才好了一些,不过胳膊还是有点酸。”

    &bp;&bp;&bp;&bp;女人简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突然回过身,给陆芷君和朱朝阳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谢谢,谢谢,真的太感谢你们了。”

    &bp;&bp;&bp;&bp;陆芷君赶忙摆手,心说你谢我们什么呀,这粥又不是我们煲的,是叶大哥好不好。

    &bp;&bp;&bp;&bp;朱朝阳小声的问陆芷君,道:“丫头,你什么时候谈了个这么神奇的男朋友啊?也不说带回家让大家看看?”

    &bp;&bp;&bp;&bp;陆芷君:“”

    &bp;&bp;&bp;&bp;“二舅,我又撞人家的后尾箱了。”

    &bp;&bp;&bp;&bp;朱朝阳:“..咳咳,丫头,饿不饿?”

    &bp;&bp;&bp;&bp;他们两人小声的说话,一群护士和几个医生彻底的无语了。

    &bp;&bp;&bp;&bp;他们看着坐在床上已经开始活动胳膊的老头,然后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出现了一副相同的画面,那就是一个炉灶上放着一个锅,锅里面是一锅粥,然后在咕嘟咕嘟冒白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