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你怎么能坐起来呢?你应该躺着才对啊!(二章)
    &bp;&bp;&bp;&bp;叶飞在快要睡着的时候,接到了陆芷君的电话,结果刚刚接通,那边陆芷君就激动的叫了起来。

    &bp;&bp;&bp;&bp;“叶飞,我外婆能吃东西了。”

    &bp;&bp;&bp;&bp;叶飞哦了一声,似乎这事情就在他意料之中一样,道:“那就好,她现在身体弱,不能吃太多,我那一份是两个人的,你让你外婆吃一半,剩下的你也可以吃。”

    &bp;&bp;&bp;&bp;“好的好的,叶飞,真的太谢谢你了。”

    &bp;&bp;&bp;&bp;“得,这一天你都将这几个字挂在嘴边了,说好几次了啊。”

    &bp;&bp;&bp;&bp;“可是每一次都是真心实意的啊。”

    &bp;&bp;&bp;&bp;“哈哈,我知道了,对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bp;&bp;&bp;&bp;“我.暂时没有了..喂喂,你们干什么?放下,快点放下!”

    &bp;&bp;&bp;&bp;叶飞一愣,这又搞什么飞机呢?

    &bp;&bp;&bp;&bp;他没有吭声,而是仔细的听着对面的声音,他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这声音他还挺熟悉的,就是那个叫钮河的医生。

    &bp;&bp;&bp;&bp;“你们要搞什么?不是给你们说了吗?病人现在不适合吃东西,谁让你们让她吃的?这里是医院,一切都要听从医生的安排,你们这样不配合治疗,让我们还怎么给你外婆治病?”

    &bp;&bp;&bp;&bp;“我.叶飞,我先不和你说了,一会儿再打给你,这边有点事。”

    &bp;&bp;&bp;&bp;说完,也没等叶飞说话,陆芷君将电话挂了。

    &bp;&bp;&bp;&bp;医院,病房。

    &bp;&bp;&bp;&bp;陆芷君收起电话,然后冲过去就将钮河手中的保温盒给抢了过来。

    &bp;&bp;&bp;&bp;这时,朱朝阳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情况之后,赶忙跑了过来,道:“怎么回事?”

    &bp;&bp;&bp;&bp;陆芷君道:“他抢我的保温盒。”

    &bp;&bp;&bp;&bp;钮河道:“给你们说过多少次了?病人现在身体虚弱,尤其是胃部,更不合适吃东西,你看看你们,现在一下就让她吃了这么多,这样只能增加胃的负担,对她的病情一点好处都没有。”

    &bp;&bp;&bp;&bp;朱朝阳看了看陆芷君手里的保温盒,然后看向病床上的老娘,突然惊喜道:“妈,你醒了?”

    &bp;&bp;&bp;&bp;他从到医院还没有见自己老娘醒来过呢,现在看到自己老娘醒了,非常开心。

    &bp;&bp;&bp;&bp;陆芷君的外婆张了张嘴,想要说话。

    &bp;&bp;&bp;&bp;朱朝阳赶忙跑了过去,附身将耳朵凑到老太太嘴边,道:“妈,你想说什么?”

    &bp;&bp;&bp;&bp;结果就见老太太努力的抬起手,指着陆芷君手的保温盒,然后不停的说着一个字——粥,粥,粥。

    &bp;&bp;&bp;&bp;朱朝阳:“”

    &bp;&bp;&bp;&bp;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老娘竟然是想要喝粥。

    &bp;&bp;&bp;&bp;不过一想到刚才医生的叮嘱,道:“妈,刚才医生说你现在胃不舒服,不适合多吃,等你好了,我给你做好不好?”

    &bp;&bp;&bp;&bp;老太太的手还在指着保温盒,都已经有些颤抖了。

    &bp;&bp;&bp;&bp;陆芷君也跑了过来,将保温盒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道:“外婆,你还想喝叶大哥煲的粥是吗?”

    &bp;&bp;&bp;&bp;老太太脸上努力的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我刚才迷迷糊糊的,我觉得我都要去另一边了,就在我感觉我的灵魂都要飞起的时候,突然我闻到了一种香气,这种香气真的太让人留恋了,太让人不舍得离开这个世界了,尤其是刚才小君喂我吃的时候,我才知道是这种粥散发出来的香气,我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美味的粥啊,我现在感觉自己的胃都在剧烈的活动着,它比我还要渴望喝到这份粥。”

    &bp;&bp;&bp;&bp;陆芷君:“..”

    &bp;&bp;&bp;&bp;朱朝阳:“.”

    &bp;&bp;&bp;&bp;“妈,真的假的啊?这也行啊?你说你不是被治醒的,是叶飞做的这份粥的香气将你给诱惑醒的?”

    &bp;&bp;&bp;&bp;朱朝阳心头真的是一万头草泥马狂奔了,这事要不要这么奇葩啊,一个病人昏迷着送到了医院,医生又是给吃药又是挂点滴的,病人一点反应没有,结果拿出来一份粥就将自己老娘给诱惑醒了,这也太扯了吧?

    &bp;&bp;&bp;&bp;别说是他,陆芷君都有点不敢相信。

    &bp;&bp;&bp;&bp;“外婆,你说是叶大哥煲的粥的香气让你醒过来的?”

    &bp;&bp;&bp;&bp;她也不相信啊!

    &bp;&bp;&bp;&bp;老太太道:“小君,还有粥吗?”

    &bp;&bp;&bp;&bp;“外婆,你还想吃吗?我喂你。”

    &bp;&bp;&bp;&bp;说着,陆芷君用小勺子挖了一点点粥,然后送到外婆的嘴边。

    &bp;&bp;&bp;&bp;钮河一看,赶忙说道:“你们这样..都看到了,大家都看到了啊,这并不是我们医院不负责任,而是病人和病人家属不听医生劝导,不配合治疗,这样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大家一定要给我们作证。”

    &bp;&bp;&bp;&bp;说完,这货扭头就走,心说眼不见为净,既然你们不听劝,我还能怎么样?

    &bp;&bp;&bp;&bp;陆芷君一小勺一小勺的将叶飞煲的粥喂进外婆的嘴里,每一勺都非常小心。

    &bp;&bp;&bp;&bp;陆芷君的外婆吃的非常香,不仅表现的吃的香,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这粥是她活了八十多年吃的最香的一次。

    &bp;&bp;&bp;&bp;一口气吃了一半,陆芷君的外婆还想吃,结果陆芷君不喂了,道:“外婆,叶大哥说这粥你现在只能吃一半,你的胃还是有些虚弱,不能吃太多。”

    &bp;&bp;&bp;&bp;老太太点点头,轻声道:“小君啊,我现在感觉胃里面暖暖的,浑身也有点了力气,你扶我坐起来,我这躺的后背都疼了。”

    &bp;&bp;&bp;&bp;陆芷君:“..”

    &bp;&bp;&bp;&bp;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外婆,然后掏了掏耳朵,她都怀疑刚才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外婆竟然要坐起来?

    &bp;&bp;&bp;&bp;上帝啊,这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外婆不是身体虚弱吗?刚才不是还人事不省的吗?这怎么吃了点粥就有力气了呢?

    &bp;&bp;&bp;&bp;想到粥,陆芷君赶忙低头看还剩下的半份,就见这粥煲的黏稠糯烂,在里面还有几块白嫩的像虾肉一样的东西,然后还有星星点点的翠绿色的东西,另外还有两颗枸杞和一颗大红枣。

    &bp;&bp;&bp;&bp;看到这些,陆芷君顿时就明白了,叶飞给她外婆煲的这份粥绝对非同寻常,不仅味道极其鲜美,而且对胃也是非常好啊。

    &bp;&bp;&bp;&bp;“叶大哥..”

    &bp;&bp;&bp;&bp;陆芷君几乎是不知不觉的就叫起了叶飞的名字,然后赶忙将保温盒放在小桌子上,掏出电话拨通了叶飞的手机号码。

    &bp;&bp;&bp;&bp;叶飞正在床上等着结果呢,见到陆芷君的电话又打过来了,接通笑道:“效果怎么样?”

    &bp;&bp;&bp;&bp;陆芷君:“.”

    &bp;&bp;&bp;&bp;“叶大哥,你知道这粥对我外婆有好处,你这是为她煲的药膳粥?”

    &bp;&bp;&bp;&bp;“算是吧,这粥主要就是补气养胃解毒的,你外婆的病主要也就是胃上的问题,这份药膳粥可以帮她暖一下胃,另外就是暂时将毒素排出一些,这就是华夏医学中所谓的食疗。”

    &bp;&bp;&bp;&bp;“真的吗?太神奇了,我外婆刚才吃了半份粥,她竟然有力气坐起来了,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bp;&bp;&bp;&bp;“呵呵,这就好,不过食疗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治疗过程,不像西医可以随治随走,一份粥根本不可能痊愈,以你外婆的病情,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才可以完全康复。”

    &bp;&bp;&bp;&bp;“三天?!!”

    &bp;&bp;&bp;&bp;饶是陆芷君对叶飞的医术有点相信了,可是当她听到三天的时间自己外婆就能够康复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惊叫了起来。

    &bp;&bp;&bp;&bp;三天啊!

    &bp;&bp;&bp;&bp;现在医院的医生还没有研究出来到底是什么问题呢,结果叶飞这边就已经给出痊愈的时限了,我靠,要不要这么神啊?这到底谁才是专家啊?

    &bp;&bp;&bp;&bp;叶飞听到陆芷君惊呼,还以为自己说的时限长了呢,道:“三天是最长时间了,如果病人以前的体质好一点的话,两天就应该差不多了。”

    &bp;&bp;&bp;&bp;“什么?!!两天?!!!”

    &bp;&bp;&bp;&bp;陆芷君再也淡定不下来了,这一次她几乎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尖锐的声音使得整个病房里面的人都能够听到了,很多家属全都朝着她瞪眼睛,那样子是说吵吵什么吵吵,死丫头。

    &bp;&bp;&bp;&bp;可是陆芷君根本就不在乎,她现在满心满肺的都是不敢相信,全国的医生都酥手无策甚至连什么病都还没搞清楚的时候,叶飞这边两天就可以让患者痊愈了,尼玛啊,你是上帝派下来的医圣吗?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bp;&bp;&bp;&bp;陆芷君一惊一乍的,一个小护士从外面跑了进来,道:“这里的病房,请注意你的个人行为,不要大声.啊啊啊,你们干什么?怎么让病人坐起来了?快点躺下去,快点躺下去啊啊啊啊,你你.你怎么能坐起来了?”

    &bp;&bp;&bp;&bp;这小护士见到陆芷君的外婆竟然坐起来的时候,表现的比陆芷君还夸张呢,站在门口甩着手,跺着脚,直接开始飚起了女高音。

    &bp;&bp;&bp;&bp;她这一喊,很多护士都过来了,甚至最后钮河和两个主治医生也过来了。

    &bp;&bp;&bp;&bp;当他们知道小护士尖叫的原因,然后又看到屋里的情况之后,一帮人全都懵逼了,尤其是钮河和两个主治医生,恨不得将眼珠子抠出来放洗洁精里面仔仔细细的洗三遍再装上看一样,那样才能看的更清楚。

    &bp;&bp;&bp;&bp;“卧槽,这怎么回事这?”

    &bp;&bp;&bp;&bp;“上帝,这老太太的病情可是最严重的啊,送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这这.这怎么突然坐起来了?”

    &bp;&bp;&bp;&bp;钮河更是崩溃,这货快步冲了进来,朝着老太太喊道:“你你你怎么能坐起来呢?你应该躺着才对啊,快点躺下去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