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我煲了份粥(一章)
    &bp;&bp;&bp;&bp;叶飞想不到回去的路上竟然会碰到撞车小皇后陆芷君,而这闺女也确实对得起这个称号,在红绿灯路口将人家新买的一辆进口迈霸赫给的后尾箱又给撞了。

    &bp;&bp;&bp;&bp;不过这一次叶飞也没时间调侃她,抓紧时间将她外婆先送医院再说,毕竟这才是大事。

    &bp;&bp;&bp;&bp;帮陆芷君先垫付了八万华夏币,然后将陆芷君的外婆扶上车,直接来往银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bp;&bp;&bp;&bp;可是等到了医院之后,叶飞才发现事情远比自己想像的要严重的多,因为医院里面已经有几十人得同一种比病了,那就是腹泻,发烧,有的还呕吐不止。

    &bp;&bp;&bp;&bp;将陆芷君的外婆安排好,叶飞看着急急忙忙来来往往的医生和护士,他知道这绝对不像表面上说的食物中毒那么简单,因为食物中毒一般都是区域性的,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吃了相同的食物之后引起的不适。

    &bp;&bp;&bp;&bp;而眼前的情况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不仅银州市有这样的病人,九阳市也有。

    &bp;&bp;&bp;&bp;叶飞想到了什么,赶忙拿出手机看了看新闻,果然,新闻报道其它省事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甚至有一条新闻还将出现病情的省份和地区做了统计。

    &bp;&bp;&bp;&bp;叶飞滑动屏幕看了看,就是一愣,因为他发现其它的省份几乎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这种病人出现,而唯独三个省份很少。

    &bp;&bp;&bp;&bp;粤东省!

    &bp;&bp;&bp;&bp;闽南省!

    &bp;&bp;&bp;&bp;江浙省!

    &bp;&bp;&bp;&bp;这三个省份也有此类病人出现,但是并不多,统计显示粤东省只有五例,闽南省五例,江浙省六例。

    &bp;&bp;&bp;&bp;这个数字相对于其它省份来说就要少很多,可以说在控制范围之内,引不起大的恐慌。

    &bp;&bp;&bp;&bp;“为什么会这样?”叶飞心里嘀咕。

    &bp;&bp;&bp;&bp;华夏人体质差不多,不可能其它省份疾病泛滥,而粤东省例,江浙省和闽南省例外,有原因,绝对有原因啊。

    &bp;&bp;&bp;&bp;叶飞想了一会儿,一转身来到病房。

    &bp;&bp;&bp;&bp;此时,陆芷君坐在病床前,双手抓着外婆的手,眼泪汪汪的。

    &bp;&bp;&bp;&bp;见叶飞进来了,陆芷君赶忙站起来:“叶飞,今天真的太谢谢了,回头我就将钱还给你。”

    &bp;&bp;&bp;&bp;叶飞摆摆手:“这个回头再说,不急,对了,你外婆今天吃了什么食物?为什么会这样?”

    &bp;&bp;&bp;&bp;陆芷君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我正在上班,接外婆的电话就赶快回来了,结果回到家发现我外婆都躺在地上了,捂着肚子非常痛苦。”

    &bp;&bp;&bp;&bp;“捂着肚子?”

    &bp;&bp;&bp;&bp;“是的。”

    &bp;&bp;&bp;&bp;“我能不能帮老人家把把脉?”

    &bp;&bp;&bp;&bp;“哈?”

    &bp;&bp;&bp;&bp;陆芷君直接被叶飞的话给弄懵了,这思维跳跃的也太快了,刚才还在问吃什么呢,下一句就要把脉,再说了,你把脉有什么用?你会吗?

    &bp;&bp;&bp;&bp;在陆芷君看来,叶飞就是一个厨师,你做饭确实很牛,甚至我都没见过比你再厉害的厨师,可是这看病你也会?

    &bp;&bp;&bp;&bp;见陆芷君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叶飞道:“其实我也会点华夏医术。”

    &bp;&bp;&bp;&bp;“哦。”

    &bp;&bp;&bp;&bp;陆芷君见叶飞不像开玩笑,道:“那你帮我外婆看看情况。”

    &bp;&bp;&bp;&bp;说着,让开身子。

    &bp;&bp;&bp;&bp;叶飞在病床前的小凳子上坐下,然后抓住陆芷君外婆的手腕,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放在她的脉搏上。

    &bp;&bp;&bp;&bp;他就感觉陆芷君外婆的脉搏跳动很慢,很弱,而且有时候还有点乱,再结合陆芷君说的她外婆捂着肚子,说明胃部有问题,又想到这种病的病人上吐下泻,那就更加能够肯定是肠胃问题了。

    &bp;&bp;&bp;&bp;可是肠胃问题按理说不应该这么难治啊,为什么这么多人送到医院,已经经过医生的诊治,病情还没有好转呢?

    &bp;&bp;&bp;&bp;就在叶飞抓着陆芷君外婆的手腕号脉的时候,一个护士和一个戴眼镜的医生过来了。

    &bp;&bp;&bp;&bp;两个人看到叶飞这个动作,几乎同时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bp;&bp;&bp;&bp;叶飞已经号脉结束,站起身道:“哦,我帮病人号号脉。”

    &bp;&bp;&bp;&bp;小护士直接将叶飞挤到了一旁,满脸不乐意道:“号脉?先生,我们医院以西医为主,而且很多都是专家,所以不麻烦你了。”

    &bp;&bp;&bp;&bp;小护士的话说的虽然不轻不重,但是能够听出来完全是瞧不起的味道。

    &bp;&bp;&bp;&bp;而中年医生更是直接:“先生,这都什么年代了?你看看全世界还有几个人会用华夏医术看病的?西医才是王道,治疗迅速,甚至可以随治随走,再说了,这里是医院,如果你乱来,病人有个三长两短,算谁的责任?”

    &bp;&bp;&bp;&bp;叶飞看了看眼镜医生胸口的牌子,写着主任医师钮河,突然呲牙笑了一下,很认真道:“钮河医生,你是西方人还是华夏人?”

    &bp;&bp;&bp;&bp;钮河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华夏人。”

    &bp;&bp;&bp;&bp;“一个华夏医生,却对西医如此崇拜而忘记了华夏老祖宗为我们留下的好医术,很光荣吗?”叶飞嗤之以鼻道。

    &bp;&bp;&bp;&bp;钮河一愣,紧接着愤怒道:“你怎么说话呢?你是做什么的?你对医学这一行了解吗?是你知道的多还是我知道的多?”

    &bp;&bp;&bp;&bp;叶飞道:“我是一个厨师,如果说医学方面的东西,当然是你知道的多”

    &bp;&bp;&bp;&bp;“厨师”

    &bp;&bp;&bp;&bp;钮河顿时就凌乱了,尼玛啊,老子弄半天还以为你是行家呢,没想到原来是在和一个厨师讨论医学,要不要这么蛋疼啊?这和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

    &bp;&bp;&bp;&bp;“你是一个厨师,我懒得跟你讲医学方面的东西,请你离开,病人需要救治。”

    &bp;&bp;&bp;&bp;叶飞也懒得和他再扯,让到一旁。

    &bp;&bp;&bp;&bp;陆芷君赶忙问道:“医生,我外婆怎么样?到底是什么病啊?”

    &bp;&bp;&bp;&bp;钮河叹了口气,面对美女,他还是很有风度的,道:“陆小姐,别着急,这种病是突然发生的,现在全国大面积出现,具体是怎么回事,还没有一个确论,现在我们医院甚至是全国各大医院,已经在组织专家会诊,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目前我们只能先用常规手段暂时稳住病人的病情,其它的要到过两天才能知道。”

    &bp;&bp;&bp;&bp;“过两天?你刚才不是说西医很神奇吗?不是可以随治随走吗?为什么要过两天?”

    &bp;&bp;&bp;&bp;“我陆小姐,别激动,虽然我那么说,但是也至少要知道病人的病情才可以啊,你看看这房间里面,六个病人,全都是这种疾病,说实话病因还不清楚,我们要耐心等待。”

    &bp;&bp;&bp;&bp;“耐心等待?你们说的轻巧,可是我外婆她都她都八十多了,怎么等?”

    &bp;&bp;&bp;&bp;“你这样说我也没办法,不是我们不治,而是我们也要对病人负责。”

    &bp;&bp;&bp;&bp;陆芷君还要说什么,叶飞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人家说的没错,别着急,会有办法的。”

    &bp;&bp;&bp;&bp;陆芷君点点头,突然又抬起头,看着叶飞,道:“叶飞,你能不能治疗我外婆的病?你不是会华夏医术吗?”

    &bp;&bp;&bp;&bp;叶飞笑了笑,然后朝着钮河努了努嘴:“人家有办法。”

    &bp;&bp;&bp;&bp;钮河哼了一声,道:“病人需要安静的环境休息,陆小姐,还有这位厨师先生,麻烦你们安静一下。”

    &bp;&bp;&bp;&bp;叶飞没有理他,而是对陆芷君说道:“这边如果没有什么要帮忙的,我就先回去了,有事你再给我打电话。”

    &bp;&bp;&bp;&bp;陆芷君真的是非常感激叶飞,因为要不是叶飞,今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bp;&bp;&bp;&bp;“叶飞,谢谢你。”陆芷君盯着叶飞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bp;&bp;&bp;&bp;叶飞笑道:“你都说过好几次了,行了,你先照看着你外婆,我先回去了。”

    &bp;&bp;&bp;&bp;“路上小心。”

    &bp;&bp;&bp;&bp;离开医院,叶飞直接开车回到了农家乐,然后这货什么事情也没干,来到操作台前,直接在心里面向系统买食材。

    &bp;&bp;&bp;&bp;没多久,叶飞拿出一个保温盒,然后将做好的东西装起来,开车直接往医院来。

    &bp;&bp;&bp;&bp;这前前后后差不多能有三个多小时,等到叶飞到医院的时候,发现除了陆芷君意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

    &bp;&bp;&bp;&bp;这男子穿着一身名牌,打扮的很精神,头发梳的油光闪亮。

    &bp;&bp;&bp;&bp;陆芷君也没想到叶飞竟然又回来了,惊喜道:“你你怎么又过来了?”

    &bp;&bp;&bp;&bp;叶飞扬了扬手中的保温盒,道:“我刚才熬了一点儿粥,我想你外婆应该喜欢吃。”

    &bp;&bp;&bp;&bp;陆芷君可是知道叶飞的厨艺是多么的逆天,所以当她听说叶飞为她外婆熬了一份粥带过来的时候,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bp;&bp;&bp;&bp;“如果我外婆身体还好的话,一定很喜欢你煲的粥的,可是现在..自从她病倒之后,滴水未进呢,我想这粥她也吃不下去。”

    &bp;&bp;&bp;&bp;这时,中年男子过来了,看了看叶飞,问陆芷君:“丫头,这人是”

    &bp;&bp;&bp;&bp;陆芷君赶忙介绍道:“二舅,这就是今天帮了我们大忙的叶飞,叶大哥。”

    &bp;&bp;&bp;&bp;中年男子一听,赶忙伸出手,道:“原来是叶兄弟啊,今天的事情真的太感谢了,我是芷君的二舅,朱朝阳。”

    &bp;&bp;&bp;&bp;一激动这称呼也整乱了,陆芷君见叶飞叶大哥,朱朝阳喊叶飞兄弟。

    &bp;&bp;&bp;&bp;叶飞也没在意,和朱朝阳握了握手,道:“你就是她那个开驾校的舅舅吧?陆小姐提起过你,很高兴见到你。”

    &bp;&bp;&bp;&bp;陆芷君的二舅啊,叶飞太知道了,陆芷君就是跟他学的车,结果那技术练的跟开碰碰车一样,逮谁撞谁,这么大名鼎鼎的人物,叶飞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bp;&bp;&bp;&bp;朱朝阳又和叶飞寒暄了几句,指着叶飞拎着的保温盒,道:“你这是.”

    &bp;&bp;&bp;&bp;“一点稀饭,我煲的,我想老人家病了这么久了,也应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免得饿着。”

    &bp;&bp;&bp;&bp;朱朝阳叹了口气,道:“叶兄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可是我老娘现在这样子.再说了,她现在也没胃口,吃不了啊。”

    &bp;&bp;&bp;&bp;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钮河又过来了,看到叶飞,这家伙就有点不开心。

    &bp;&bp;&bp;&bp;“我说你这人怎么又来了?病人现在需要休息,你在这里吵吵闹闹的,耽误了病人怎么办?哎呦你这饭盒里面是什么?”

    &bp;&bp;&bp;&bp;“稀饭。”

    &bp;&bp;&bp;&bp;“你这人有没有搞错?你懂不懂一点儿医学常识啊?病人现在别说吃稀饭了,她喝水都困难啊,现在只能先用针剂来给她补充营养,而且现在病人的胃不好,根本不适合吃东西。”

    &bp;&bp;&bp;&bp;叶飞根本就没有理他,而是将保温盒递给陆芷君,道:“既然这样,那我把饭先放在这里,一会儿如果你外婆醒了,想吃的话再吃,如果她不想吃,你吃掉也行,味道很不错的。”

    &bp;&bp;&bp;&bp;陆芷君赶忙点头,反正这份粥她是绝对不舍得扔掉的,不说是叶飞辛辛苦苦做好送过来的吧,单单是叶飞做美食的厨艺,她就不舍得扔。

    &bp;&bp;&bp;&bp;叶飞将保温盒递给陆芷君,然后直接就回来了。

    &bp;&bp;&bp;&bp;回到家里,又在网上逛了一会儿,直接上楼躺在床上休息。

    &bp;&bp;&bp;&bp;这一天折腾的也够劲了,叶飞躺下没多久,迷迷糊糊的竟然要睡着了。

    &bp;&bp;&bp;&bp;可就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bp;&bp;&bp;&bp;拿过手机,叶飞见是陆芷君的电话号码,接通含糊不清道:“喂,怎么了?”

    &bp;&bp;&bp;&bp;谁知道陆芷君见叶飞接通电话之后,直接就尖叫了起来。

    &bp;&bp;&bp;&bp;“啊啊啊,叶飞,叶飞,我外婆能吃东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