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这还比什么?人家的直播都影响到城市未来的发展了(三章)
    &bp;&bp;&bp;&bp;叶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悄无声息的又创造了一个记录,而且是一个吊炸天的记录——公款打赏!

    &bp;&bp;&bp;&bp;而且这个打赏还是有银州市的市高官亲自下达的命令,让财政部特意拨款出来打赏的。

    &bp;&bp;&bp;&bp;此时,窦小海都要激动的跳起来了,拿着手机的手都是颤抖的。

    &bp;&bp;&bp;&bp;这货跑到叶飞的直播间瞬间就活跃了起来,狂发消息道:“有没有人在,大家快出来看上帝!”

    &bp;&bp;&bp;&bp;所有人:“”

    &bp;&bp;&bp;&bp;“卧槽,这是哪里来的一个疯子?”

    &bp;&bp;&bp;&bp;“看上帝?上帝有菩萨好看吗?”

    &bp;&bp;&bp;&bp;“这货绝对二百五,大家忽略。”

    &bp;&bp;&bp;&bp;“小海豆?这名字一看就是小孩子,又在这里发疯呢。”

    &bp;&bp;&bp;&bp;窦小海发了一堆抓狂的表情,道:“我可真的没有乱说啊,你们知道吗?就在刚才,是不是一个叫费大成的观众给叶神打赏了二十艘宇宙飞船?知道那是什么打赏吗?费大成是银州市招商局的局长,他打赏叶神的二十艘宇宙飞船,也就是六十万华夏币,那可是市政府特意让财政局拨款出来打赏的啊,你们说,你们全都给我响亮的回答,这是不是上帝?”

    &bp;&bp;&bp;&bp;“”

    &bp;&bp;&bp;&bp;“我靠,真的假的啊?”

    &bp;&bp;&bp;&bp;“尼玛啊,越说越没边了,还市政府拨款来打赏叶神,你他娘怎么不说国家拨款呢?”

    &bp;&bp;&bp;&bp;“咦等等,费大成?我知道这人啊,他真的是银州市招商局的局长啊,刚才那个也确实是费大成,麻蛋,难道真的是一个人?”

    &bp;&bp;&bp;&bp;“我去,要不要这么玩啊?难道银州市政府真的拨款给叶神打赏了吗?这也太夸张了吧!”

    &bp;&bp;&bp;&bp;“靠靠靠靠,政府拨款特意打赏叶神啊,这这.你妹的,主播做到这个份上,我就问还有谁?”

    &bp;&bp;&bp;&bp;“又来了又来了,还有谁?你问这不是废话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叶神是八百年来独一份啊!”

    &bp;&bp;&bp;&bp;“哈哈哈,牛逼了啊,我的叶神,政府拨款打赏啊,我真是醉了,这也太强悍了吧?”

    &bp;&bp;&bp;&bp;“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为什么政府会拨款给叶神打赏?小海豆,你知道吗?”

    &bp;&bp;&bp;&bp;窦小海激动的都不行了,这货打字打了半天才发出一条信息,道:“很简单啊,就在刚才,东日国松井集团,印国阿拉基团,阿拉国穆罕默德阿拉索家族等等,足足有二十多个国际性大集团要来银州市投资建厂,目的就是为了要见叶神一面啊,说白了,银州市这一次之所以能够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国际大型集团,全都是叶神的功劳啊,所以市政府就拨款给叶神打赏了。”

    &bp;&bp;&bp;&bp;“..”

    &bp;&bp;&bp;&bp;直播间的所有人都懵逼了,现实中,很多人都在不停的使劲的揉着自己的脸蛋,恨不得揉脱皮。

    &bp;&bp;&bp;&bp;“不是吧?这也可以啊?”

    &bp;&bp;&bp;&bp;“叶神叶神搞个直播,竟然还为银州市招商引资了?”

    &bp;&bp;&bp;&bp;“噗醉了醉了,这可真是这个世纪最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啊,一个主播竟然帮一座城市带来了如此多的大型集团投资,这是要上天啊。”

    &bp;&bp;&bp;&bp;“叶神一直在天上飞呢,压根就没下来过,不过这一次是又往上飞了两百米啊。”

    &bp;&bp;&bp;&bp;“麻蛋的,老子现在都还不相信呢好不好,这是真的?”

    &bp;&bp;&bp;&bp;就在众人怀疑的时候,突然松井小宝宝发消息道:“没错,我已经得到消息,我们松井集团已经打算在银州市建立分厂,设分部。”

    &bp;&bp;&bp;&bp;一个印国人也说道:“我们哆啦集团也已经做出了决定,会尽快将资金落实到位,在银州市开设分部。”

    &bp;&bp;&bp;&bp;阿拉国人道:“我们阿隆索家族经过商讨,一致认为银州市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都市,所以我们很有必要抢先拿下这个市场,我们家族决定在银州市投资八十三亿,设立分部。”

    &bp;&bp;&bp;&bp;..

    &bp;&bp;&bp;&bp;下面又有很多外国观众开始回应,虽然大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看这些人说的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一个个的全都凌乱了。

    &bp;&bp;&bp;&bp;“尼玛,是真的啊?

    &bp;&bp;&bp;&bp;“真他大爷的我去啊,还有这种事情?”

    &bp;&bp;&bp;&bp;“哈哈哈,叶神啊叶神,你不去招商局上班真是白瞎了你的才华了啊。”

    &bp;&bp;&bp;&bp;“我觉得叶神如果去招商局上班的话,局长妥妥的是他的。”

    &bp;&bp;&bp;&bp;银星主播群。

    &bp;&bp;&bp;&bp;此时一群银星主播全都要爆炸了。

    &bp;&bp;&bp;&bp;“有没有搞错?有没有搞错?还有这种事情?”

    &bp;&bp;&bp;&bp;“好像是真的耶,这些人刚才都打赏叶飞很多奢侈道具了,这出手的豪气程度,应该是有钱人,他们搞不好真的是这些大企业的负责人。”

    &bp;&bp;&bp;&bp;“啊啊啊啊,我要疯了,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叶飞.叶飞就是一个络主播啊?咋他娘的还能招商引资了呢?”

    &bp;&bp;&bp;&bp;“蛋疼,胃疼,肾疼,老子浑身都疼啊,这事来的太突然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啊。”

    &bp;&bp;&bp;&bp;“哈哈哈,你准备个屁啊,又不是你。”

    &bp;&bp;&bp;&bp;段子王发了一串省略号,这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bp;&bp;&bp;&bp;“段子王,说个段子,就拿叶飞这事。”

    &bp;&bp;&bp;&bp;段子王发了个抓狂的表情,道:“我说个茄子啊,这事老子压根就整不出来段子啊,太奇葩了,它本身就是个段子好不好。”

    &bp;&bp;&bp;&bp;而此时,这群里面已经有很多从那边回来的银星主播重新加入了。

    &bp;&bp;&bp;&bp;这些人看到这个消息,一个个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他们的心里全都有个共同的想法,就是庆幸。

    &bp;&bp;&bp;&bp;“老子从过来就正确了。”

    &bp;&bp;&bp;&bp;“废话,能不正确吗?丘丘这边只要有叶飞,铁定了不会倒掉了,尼玛政府都拨公款打赏了,只要丘丘这边不犯什么组织性的错误,谁敢动它啊?”

    &bp;&bp;&bp;&bp;“就是,平台再牛逼,他们的主播有人得到政府的拨款打赏吗?别说市政府了,乡政府有没有?!”

    &bp;&bp;&bp;&bp;“服了,我是彻底服了叶飞这家伙了,这是越折腾越上天啊,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就是美食做的好而已,现在.现在这你妹的何止是美食做到好啊,都已经好到能够影响国际财团的投资意向的地步了啊,这也太强悍了吧?”

    &bp;&bp;&bp;&bp;丘丘美食版块以前的大神味不可挡此时跳了出来,道:“我是彻底给这家伙跪了,说实话,回来我还是有点私心的,我就是想要挑战一下这家伙,我要看看到底是我味不可挡在美食版块影响力大,还是他叶飞在这里的影响力强,可是现在尼玛啊,这还比个锤子啊,人家的影响力不仅仅是在平台爆棚了,直接都影响到整个城市的未来发展了好不好,这给人的压力也太大了吧?好想死。”

    &bp;&bp;&bp;&bp;见味不可挡这么说,有人发了个图片,配文道:“轻抚楼上狗头,以表安慰。”

    &bp;&bp;&bp;&bp;楼下紧接着跟上:“摸狗头加一。”

    &bp;&bp;&bp;&bp;“摸狗头加二。”

    &bp;&bp;&bp;&bp;..

    &bp;&bp;&bp;&bp;味不可挡:“”

    &bp;&bp;&bp;&bp;丘丘后台,可以说整个公司的所有人全都爆炸了。

    &bp;&bp;&bp;&bp;“我看到了什么?谁能告诉我我看到了什么?!!!”

    &bp;&bp;&bp;&bp;“我了个大草啊,市政府特意拨款打赏叶飞六十万?扯什犊子啊这是,要不要这么劲爆啊?”

    &bp;&bp;&bp;&bp;“卧槽卧槽,今天这事太提气了啊,咱们这阵子被他们打压的也太憋屈了,今天就这一件事,可以说我所有的闷气全都烟消云散,我可真想仰天大笑三声,然后告诉所有的同行,我们平台的主播连政府都轰动了!”

    &bp;&bp;&bp;&bp;“我也说啊,我靠,真的太不容易了,想想突然好想哭。”

    &bp;&bp;&bp;&bp;“叶飞他就是个神啊,谢天谢地,还好他在我们平台,这真不是一般的福气。”

    &bp;&bp;&bp;&bp;“一个主播,竟然能够给我们平台带来一天双喜,太疯狂了。”

    &bp;&bp;&bp;&bp;“双喜?”

    &bp;&bp;&bp;&bp;“对啊,我们平台因为叶飞,将要晋级超级平台,我们平台因为叶飞,现在都得到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了,这不是双喜是什么?”

    &bp;&bp;&bp;&bp;“错,是大四喜啊。”

    &bp;&bp;&bp;&bp;“为什么这么说?”

    &bp;&bp;&bp;&bp;“你们看看叶飞的打赏就知道,这货今天的打赏绝对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还有就是他直播间的国外观众数量,现在已经突破三百了!”

    &bp;&bp;&bp;&bp;众人赶忙组团又去了叶飞的直播间,结果看到直播间的情况之后,所有人全都无语了。

    &bp;&bp;&bp;&bp;此时,叶飞的三吃鹅已经做好,他将盛着三吃鹅的大盘子端到竹桌上,然后给达哈来和子弟兵没人一双筷子,自己手里也有一双。

    &bp;&bp;&bp;&bp;他用筷子指了指盘子,笑道:“尝尝。”

    &bp;&bp;&bp;&bp;子弟兵早就按捺不住了,这可是他家乡的美食,而他自从当兵之后,就很少吃过这么极品的金刚鹅了,所以在叶飞发话之后,他首先就夹了一块酥软的鹅肉放进了嘴里,这块鹅肉是叶飞最先做好的。

    &bp;&bp;&bp;&bp;此时,子弟兵就感觉鹅肉入口之后,满嘴都是浓郁的化不开的鹅肉香气,那香气就好像三月花香,又好像九月九的酒香,让人彻底迷失。

    &bp;&bp;&bp;&bp;尤其是叶飞用的食材还是他们星星湖的野生金刚鹅,那味道更是普通人工饲养的金刚鹅不能比拟的。

    &bp;&bp;&bp;&bp;子弟兵轻轻的咬了一口嘴里的鹅肉,他就感觉随着自己的牙齿将鹅肉咬破,一团更加浓烈的香气从鹅肉里面冲了出来,然后在自己的嘴里面肆意的奔腾着,就好像万里草原上奔腾的野马一样,是那样的霸烈,是那样的桀骜不驯。

    &bp;&bp;&bp;&bp;香!

    &bp;&bp;&bp;&bp;这是鹅肉给子弟兵的第一感觉,也是最直接最让他无法忘怀的感觉。

    &bp;&bp;&bp;&bp;紧接着他就感觉虽然这鹅肉被叶飞已经做的糯软无比了,但是在嚼的时候竟然还有弱弱的弹性。

    &bp;&bp;&bp;&bp;“卧槽,极品果然是极品,肉烂而不散,弹性犹在,老子真的幸福的上天了!!”子弟兵的心中不停的大吼着,狂吼着。

    &bp;&bp;&bp;&bp;将嘴里的鹅肉咽下去,紧接着子弟兵夹了一块金色鹅皮,然后沾了一下小碟子里的调料,放入了嘴里。

    &bp;&bp;&bp;&bp;这一次味道再次改变,刚开始就是调料浓烈的香气,可是等到他的牙齿嚼到金色鹅皮的时候,他就感觉这鹅皮被炸的外焦里嫩,酥脆中又带有让人无法忘怀的绵软感觉,同时,鹅皮的脆香味道也在他的嘴里爆开,再一次将子弟兵的灵魂送入了太空。

    &bp;&bp;&bp;&bp;“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要失控了。”

    &bp;&bp;&bp;&bp;子弟兵吃完鹅皮,又夹了一块叶飞最后出锅的鹅肉。

    &bp;&bp;&bp;&bp;这一次的味道更加的让人心旷神怡,因为这些鹅肉里面不仅有香料的气息,而且还有辣椒的香辣气息,几种香气混合在一起,最后再完美的融入了鹅肉里面。

    &bp;&bp;&bp;&bp;子弟兵只是吃了一块,这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铮铮钢铁汉子,突然当着几百万人的面,往地上一蹲,呜呜的哭了起来。

    &bp;&bp;&bp;&bp;叶飞:“..”

    &bp;&bp;&bp;&bp;卧槽,今天这直播有意思,两道菜弄哭两个嘉宾,你们要不要这样煽情啊?

    &bp;&bp;&bp;&bp;东方军区,第三十二团十五营,副司令部。

    &bp;&bp;&bp;&bp;副司令侯天勇看着视频中自己的儿子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他也忍不住的眼睛红了,笑骂道:“臭小子,一个华夏军人,当着几百万人的面竟然给老子哭鼻子,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bp;&bp;&bp;&bp;侯天勇身后的一个将军赶忙说道:“司令,我想叶神做的这道菜可能真正的触碰到了孩子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了,这孩子失控了。”

    &bp;&bp;&bp;&bp;另一个将军也说道:“司令,孩子不容易,你就别怪他了。”

    &bp;&bp;&bp;&bp;其实侯天勇根本就没有怪侯平,侯平是怎么长大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小时候虽然自己在部队,但是侯平和自己的老婆却在老家种地养鹅,孩子最喜欢吃的就是自己妻子做的海镇金刚鹅。

    &bp;&bp;&bp;&bp;今天,肯定是叶神做的金刚鹅让他想起了已经去世的妈妈,这才忍不住的哭起来了。

    &bp;&bp;&bp;&bp;“哎”侯天勇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道:“关了吧,三道美食已经做完了,别看了。”

    &bp;&bp;&bp;&bp;“司令,那我们..”

    &bp;&bp;&bp;&bp;侯天勇摆摆手,道:“叶飞不适合军队生活,还是让他就这样生活吧,不过适当的时候可以派人去和他学学厨艺,老何,这个你来安排一下吧,毕竟这家伙的厨艺太高超了,每道美食做的都是那样的极致,如果能够将他五分之一的厨艺带到军营,对于我们的战士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很有帮助的事情,民以食为天,军人同样也要营养跟得上啊。”

    &bp;&bp;&bp;&bp;说完,侯天勇离开了。

    &bp;&bp;&bp;&bp;子弟兵蹲在地上哭,哭了一会儿,这货站起来,擦了擦眼泪,一下夹起一大块鹅肉,直接塞嘴里了,然后狠狠的嚼,狠狠的咽下去。

    &bp;&bp;&bp;&bp;达哈来:“”

    &bp;&bp;&bp;&bp;“你妹,你太狡猾了,刚才为什么哭?”

    &bp;&bp;&bp;&bp;“我想起了我的妈妈。”

    &bp;&bp;&bp;&bp;达哈来眨巴眨巴眼睛,然后也夹起一大块鹅肉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道:“我也想起了我的妈妈。”

    &bp;&bp;&bp;&bp;子弟兵侯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