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卑鄙无耻不要脸
    不管任何一种行业的决赛,都注定是这一行里面最精英人员的游戏。

    亚洲赌王总决赛也是一样,能够从淘汰赛的几十人中杀出重围,然后又跨过半决赛的火并,最终成为决赛中的四人之一,绝对是赌界中成了精的人物。

    而这四个精英人物,就是叶飞,马九州,宋天河,和莫云龙。

    当四个人在几百人的注视下走进决赛场地的时候,四周响起了潮水一般的掌声。

    这掌声是给强者的,是给胜利者的。

    叶飞虽然以前没有玩过决赛,但是他通过淘汰赛和半决赛的热身之后,他对这决赛也没什么好奇的了,就是和别人打牌而已,不管对手是谁,都一样。

    他往周围看了看,然后报以微笑,

    马九州长的确实很像马,这家伙的脸很长,而且皮肤很黑,满脸的坑坑洼洼,粗糙的皮肤毛孔很大,其它的都不说,光凭这张脸,这货半夜走路上都能把鬼给吓晕过去。

    宋天河长的相对来说很白净,皮肤也很细,唇红齿白的,一看就是经常保养的人。

    对这两个人,可以说在场的很多人都很熟悉了,因为他们两个在赌界是成名已久,反而是莫云龙和叶飞,众人知道的并不多,因为这两个人都是这一届赌王大赛杀出来的黑马。

    莫云龙,身高能有一米八,长的非常俊俏,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西服,表情冷淡,就算是周围掌声如潮,他表现的也是漠不关心,这个人往那里一站,就好像一节漆黑的寒冰一样,给人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一张巨大的桌子摆在赛场的最中央位置,这张桌子比前面比赛用桌子能够大三倍都不止,四边是四张高大的沙发靠椅。

    四个人落座。

    叶飞的左边是马九州,右边是宋天河,莫云龙坐在他的对面。

    解说员此时兴奋的开始介绍四个人。

    直到这个时候,叶飞才知道为什么莫云龙不喜欢说话,因为这人竟然是个东日国的选手,他的华夏语说的并不流利,听起来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四个人坐定之后,没多长时间,走过来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无比的金发女人,从外形看,这应该是个欧美女子,穿着一身职业装。

    来到桌前,金发牌女从马甲口袋里面拿出一副崭新的扑克牌,然后往两旁展示了一下,道:“马九州先生,你需不需要验牌?”

    马九州又长又黑的脸上露出了一副难看的笑容,沙着嗓音道:“不用,我相信你。”

    金发牌女又奖牌对着莫云龙,道:“莫云龙先生,你需不需要验牌?”

    莫云龙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冷冷的用生硬的华夏语道:“不用,我相信你。”

    然后金发牌女又将牌对着宋天河,道:“宋天河先生,你需不需要验牌?”

    宋天河笑起来眼睛都看不到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相信你的。”

    最后金发牌女将牌对着叶飞,还没有说话呢,叶飞直接说道:“请开始吧。”

    金发牌女面无表情,将牌拆封,然后从中将大小王拿出来之后,开始洗牌。

    这女人一出手就知道是个高手,因为她洗牌的手法不仅仅是好看,而且还非常快。

    最后,金发牌女将牌洗好后放在桌子上,抬了一下点,往周围展示了一下,是个方块八,应该从宋天河那里发牌。

    “宋先生,需不需要切牌?”

    宋天河摇头道:“不用那么麻烦,直接开始就行。”

    然后金发牌女将最上方一张牌盖起来给了宋天河,紧接着是叶飞,马九州,莫云龙。

    等到四个人的暗牌全都到手之后,紧接着是第一张明牌。

    金发牌女的动作根本就没有停,在暗牌发完之后,直接就给了宋天河一张明牌。

    只是看到这张明牌之后,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因为宋天河的第一张明牌竟然是一个黑桃a。

    在决赛中出现a,这可不是一个小牌啊,而是最大的一张牌。

    叶飞也得到了自己的明牌,同样是一张a,只不过是一张方块a。

    然后马九州得到了一章梅花a,莫云龙的是红桃a!

    第一张明牌发完,这个场面直接就炸了。

    为什么?

    因为这牌真的太奇怪了,在决赛中的第一张明牌,四个人竟然每人一张a,这你妹的是要闹哪样?难道刚才这牌女没有将牌洗开吗?

    “四张a全出来了?”

    “我靠,这是要搞什么?我刚才明明看着她洗的牌啊,为什么四张a还能在一起?”

    “有什么嘛大惊小怪的,高手洗牌,想给你什么牌就能给你洗出来什么牌。”

    “不可能,这是全亚洲赌王大赛,如果这牌女敢在这种比赛中玩花样的话,我可以说她根本就活不到明天早上。”

    “这四个人的运气可真都不错啊,四条a,这一下应该有的看了。”

    而作为参赛的几个人,除了叶飞以外,不管是老辣的马九州和宋天河,还是让人捉摸不透的莫云龙,全都愣了一下。

    不过愣过之后,宋天河和马九州的脸色有点难看,而莫云龙则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好意思各位,虽然我们都是a,不过红黑梅方,我的好像是最大,我先说话。”

    说着,他用手拿起一打筹码,然后哗啦啦的又放下,道:“叶先生,我非常佩服你刚才的勇气,听说你用一个梅华三就敢和别人一局定输赢,真的了不起,怎么样?我们再来一次?”

    叶飞一皱眉,他没想到一上来这个叫莫云龙的家伙竟然会针对自己,不过不管是一局定输赢还是三局定输赢,对于他来说都一个样,于是耸了耸肩,道:“我随便。”

    莫云龙又看了看宋天河和马九州,道:“二位呢?”

    马九州哈哈大笑,道:“我喜欢这种方式,简单粗暴,速战速决!”

    宋天河的眉头也是皱了皱,不过最后也说道:“那就开始吧。”

    观众一听决赛也要一局定输赢,全都兴奋了,一个个嗷嗷叫。

    “卧槽卧槽,不会吧?决赛也要一局定输赢吗?”

    “麻蛋的,今天这个比赛真的是来对了,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一次比赛竟然会在半决赛和总决赛中全都出现一局定输赢的情况的,一般都是三局两胜。”

    “一局定输赢好啊,这样才刺激,一步到位,我喜欢。”

    “赌场上追求的就是一个刺激,这才真正的能够阐释赌的含义,老子支持一局定输赢。”

    “我也支持!”

    “一局定输赢。”

    “一局定输赢。”

    “……..”

    没多久,整个场面就想起了统一的口号,全都要看一局定输赢。

    莫云龙拿起一打筹码,直接扔在了大桌子的中央,道:“既然一局定输赢,那么就玩大点吧,五百万!”

    五百万!

    谁也没想到莫云龙竟然这么强悍,虽然是一局定输赢,但是这丫一出手也太恐怖了吧,五百万!那就是淘汰赛的时候一个参赛选手的所有赌注!

    “年轻人,够狂啊。”宋天河眯着眼睛,再次打量莫云龙。

    马九州只是笑了笑。

    叶飞心中也是很震惊的,五百万,对于他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了,那可是将近一百七十艘航空母舰!

    “尼玛,这帮人真是不把钱当钱看啊,不过我喜欢你们多扔点,你们扔的多,老子就收的多。”

    莫云龙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道:“宋先生,人不猖狂枉少年,怎么?难道宋先生承认自己老了不成?”

    “小子,怎么说话呢?”

    莫云龙的话刚刚说完,宋天河就炸毛了,这尼玛会不会说话啊?你这是要挑事啊。

    不仅是宋天河,马九州也是一愣,他的眼光再次落在莫云龙身上,暗道这家伙来者不善啊。

    叶飞也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莫云龙,他有一种感觉,这家伙绝对不仅仅是为了亚洲赌王这个称号而来的。

    莫云龙冷笑道:“难道我说的不是吗?如果倒退十年,那是你和马先生的天下,但是现在你们已经过时了,现在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而且我们东日国的年轻人更是优秀,以后亚洲的赌界中,我们东日国的后起之秀必定会独占鳌头!”

    哗~~~~

    莫云龙的话刚刚说完,整个比赛场地中就如同被这家伙点爆了一颗炸弹一样,直接就轰炸开了。

    不管怎么说,不管这一次亚洲赌王大赛来参赛的外国人有多少,可终究是在华夏的粤门举办的,华夏人还是占大部分的,就像决赛一样,四个人里面有三个是华夏人。

    可是这个东日国的莫云龙他就是这么狂,一个人直接猛怼一群华夏人,这让这帮华夏人全都受不了了。

    “东日国的混蛋,你丫确定你是来比赛而不是来找死的吗?”

    “这小小弹丸国家的人真尼玛太恶心了,长的跟变/态一样,还天天自我感觉良好,谁给他们的信心啊?”

    “还以后他们东日国的年轻人要在亚洲赌界独占鳌头,你他娘的独占鬼头还差不多,一帮就知道拍毛毛/片的混蛋货。”

    “这家伙在这个时候挑衅所有的华夏人,他就不怕被人打死吗?”

    “自古以来在赌界,华夏人和东日国的人就是水火不容的,记得在很久以前,东日国的第一赌圣来华夏挑战赌王百里登云,两个人比赛骰子,最后东日国的赌圣被百里登云直接给赢的只剩一条内裤滚蛋了,从那以后,好像两国在赌界中就开始较劲了,东日国的年轻人总是时不时的抬下头,嗷嗷叫两嗓子,不过全都被华夏的高手给干趴下了,现在又跳出来一个,这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卧槽,还是小心为妙啊,这混蛋既然能够冲进总决赛,说明个还是有很强的实力的,没有三把刷子,他也不敢乱来,看看情况先。”

    虽然赌场里面都是一些赌徒,但是这些人在大是大非面前表现的还是非常热血的,现在竟然出奇的统一了起来,所有的枪口全都一致对外,怼莫云龙。

    对于众人的反应,莫云龙看都没看,而是眼睛直直的盯着宋天河。

    宋天河的火气也上来了,直接抓起一把筹码扔了出来,道:“跟五百万。”

    叶飞一句话没说,只是默默的放出来五百万的筹码,跟着水就下来了。

    马九州也是气的腮帮子哆嗦,他的脸本来就难看,结果被莫云龙一气,更难看了。

    “五百万,小子,今天你最好能赢,要不然你能不能离开粤门还是两说啊。”

    “哦?是吗?那都是以后的事情,我们还是管好眼前的事情吧,发牌。”

    第二章明牌发下来,让所有人无语的是这一次的牌,四个人的竟然又是一样。

    莫云龙的是红桃k,宋天河的是黑桃k叶飞的方块k,马九州的是梅花k。

    看到出了四条a之后,又出现了四条k,所有人都知道了,今天这决赛有意思了。

    明牌还是莫云龙的大,这货这一次更疯狂,直接扔出来了一千万的筹码,也就是说比第一张明牌加倍。

    宋天河和马九州也是被莫云龙给气到了,两个人无条件猛跟。

    叶飞则是挂在后面也慢慢的往外出。

    第三张明牌更让人无语了,因为是四条q。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就明白了,这女人压根就没有洗牌,虽然看着他将一桌牌折腾的眼花缭乱的,但是折腾半天,可以说牌还是原来拆封时候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散开。

    “卧槽,有鬼啊,这女人不会也是东日国的吧?”

    “兄弟,别闹,一看这妞就是大洋马,不可能是东日国的。”

    “要是混的呢?”

    “呃~~~可能。”

    “一个发牌做手脚,一个在场上配合,沃日了,今天这决赛还搞个屁啊?马九州,宋天河和叶飞必输无疑啊,人家是里应外合的。”

    “靠,评委,我们强烈建议更换发牌人,这女人和这男的有猫腻。”

    “对,换人啊,要是这么下去,我们根本没有赢的希望。”

    众人全都疯了,没想到最后的决赛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简直让人措手不及啊。

    这时,一个分量很重的评委道:“各位,这发牌女我可作证,她绝对不会偏袒着任何一方,为了让大家放心,我们从拉斯维嘎斯请来了海威尔小姐,她在拉斯维嘎斯也是著名的发牌手,所以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

    “啊?从拉斯维嘎斯请来的啊?麻蛋,那就搞不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女人发牌真心让人不爽。”

    “接着往下看吧,如果赌王真的让这个东日国的混蛋弄走了,老子出门就弄死他。”

    “我已经给我的兄弟们说了,就等着这家伙呢。”

    此时,四张明牌已经全部发完,让所有人崩溃的是他们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因为四个人的牌全都是akqj,不同的是莫云龙的是红桃最大。

    莫云龙此时终于露出了笑容,只是这家伙的笑容让人看着非常讨厌。

    “三位,还有什么好说的?赌王的名号我可就当仁不让了。”

    宋天河不耐烦道:“还有暗牌,你急什么?”

    马九州狠狠的吐了口口水,道:“以这种手段赢的第一,你不觉得脸红吗?”

    “哈哈,这有什么脸红不脸红的,战术而已,成王败寇,只要能够赢,其它的无所谓。”

    “呵呵,你就这么确定你能赢?”

    “当然,难道你们还没看出来什么情况吗?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的暗牌是红桃……十!”

    听莫云龙这么说,宋天河和马九州全都不说话了,因为他们早就看出了情况,这发牌女肯定是早就被莫云龙给收买了,两人在搞双簧。

    “一切都结束了。”莫云龙冷笑着,然后拿起自己的暗牌,直接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

    “让你们死个明白!”

    只是他的话刚刚说完,这货身子一摇晃,然后扑通一声就摔地上了,可是他根本就顾不得其它,从地上爬起来,赶忙扒开自己的牌,哀嚎道:“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我的底牌明明是红桃十,为什么成红桃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